第七百章纪姑娘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嘶呼!”

    尹修猛地长吸了一口气,意识突然间清醒了过来,身体本能的随着猛烈的吸气动作而上扬弓起,眼睛也猛然睁开。w?

    然而,还未等他看清楚周围的环境,就立刻感觉到左臂上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那份痛感几乎让尹修感到一窒,眼前一阵黑。好在稍过了一会儿后,便渐渐缓了过来……

    “这……又是哪里?”

    尹修带着一丝茫然和恍惚的望着周围。

    现自己正在一间稍显有些破旧的小屋里,看那墙壁,显然是土坯房,有好几处地方甚至可以看到缝隙透光。

    屋内的布置也十分的简陋,除了他此刻躺着的那张硬实的木板床外,就只有一张有些破旧的矮桌和几个小板凳。

    一侧角落里就是‘厨房’,简陋的灶台上搁着两口一大一小的锅,其中那口小锅似乎正在熬煮着东西,下面的炉灶里燃着柴火,小锅里面汩汩的响着,冒着一缕缕蒸汽,粥米的淡淡清香悄然的飘来……

    这间小屋确实是非常的简陋。

    尹修在迅的打量了一番后,顿时陷入了沉默当中。

    他的目光先是看了眼自己剧痛难当的左臂,那里被布条绑着,有些鼓鼓的,里面伤口处应该是敷了草药。??.??`

    布条上微微渗着些许嫣红的血迹,不过都已经干涸。

    除此之外,尹修还现自己手臂的皮肤是年轻人的那种紧致光滑,而非老迈后的松弛褶皱,布着老人斑……

    这时,尹修忽然心中一动。立即试着感应了一下体内,猛然现他的身体中有一股并不强大的真气在缓缓游走。

    这让尹修精神微振,眼中不自觉的流露出一抹异色。

    只不过马上他就现自己现如今的修为也就是相当于练气初期。而且还受了不轻的伤势,不仅仅是左臂的外伤,体内经脉也有震伤。

    大体清楚了自身的情况后,尹修陷入了沉思之中。他的脑海里还不自觉的闪过之前的那些画面。

    与他一起生活了几十年的妻子‘宁月璟’。还有他们的儿子尹弘宣,以及那几十年平凡生活的一幕幕……

    一直到‘宁月璟’亡故,以及他自己生命走到终点的那一刻……

    就在尹修静静沉思的时候,一道倩丽的身影忽然从屋外快步走了进来。

    她似乎并没有第一时间现躺在床上的尹修已经醒来。??.??`径直走到了角落的灶台前,手里提着一个小篮子,里面有一些青菜,看样子她似乎是要做饭。

    “姑娘,这是什么地方?”

    尹修也是被走进来的女子惊动。猛然从沉思中惊醒过来,抬头看了眼正站在灶台前,那名女子的背影后,顿时不禁开口问道。

    突然听到身后传来的声音,那名女子似乎有些吓了一跳,连手中提着的篮子都差点被打翻。

    接着才反应过来,连忙回过头看着床上的尹修,带着几分惊喜的叫道:“你醒啦?”

    说完话,女子便忙将篮子放在灶台上,而后快步朝尹修走了过去。

    只是。当尹修看到这名女子的面容时,心头却是忍不住大震,“你、你……”

    尹修费了好大的劲才忍住心中的震惊,生生把到嘴边的话给咽了回去。只是他脸上仍然难掩那副惊容,喉间都不自觉的滚动了一下。

    “怎么了?公子,你……你还好吧?”

    那名女子带着几分狐疑的看着尹修,有些小心翼翼的问道。

    尹修深吸了口气,强自平复着内心的震动,过了好半晌,才对面前的女子露出一个还算温和的笑容。缓缓道:“我刚醒来,脑子有点乱。你,你能跟我说一下关于我的事情吗?”

    说话间,尹修脑海中情不自禁的闪过自己坐在喜房中。面对着盖着红盖头的‘宁月璟’时的情景……

    听到尹修的询问,那名女子似乎不疑有他,对着尹修甜甜一笑,很自然的应道:“哦,这样啊。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昨天下午我去山上采药的时候恰好看见你受了伤倒在坡下。见你还有气息,于是就想办法把你背了回来。”

    “你现在感觉还好吧?”

    女子关切的看了看尹修绑着布条的左臂。

    尹修暗暗松了口气,对着面前的女子微笑了一下,道:“没什么大碍了。谢谢你救了我。”

    听到尹修的回答,女子似乎同样松了口气,神色放轻松了一些,脸上露出一抹笑容,对尹修道:“不用客气,你没什么大碍了就好。”

    “对了,你是怎么受伤的?我之前给你清理伤口的时候,看你左臂上的伤口好像是刀伤?难道是被仇家追杀?还是碰到了山匪劫道?”

    女子神色中露出几分好奇之色。

    尹修看着面前这熟悉的面庞,一些记忆顿时如潮水般涌现出来。只不过对比记忆中的人,面前的女孩显然像是个涉世未深的小姑娘,看上去十分的天真单纯。

    “我也记不太清楚了,脑子里还一阵混乱。”尹修抬手扶着额头,一副有些脑袋犯疼的样子。

    女子见状,连忙道:“既然记不清楚,那就别去想了。免得你想多了头疼。”

    “嗯。那就先不去想了。”

    尹修顺驴下坡的应道。旋即看了看女子,忽然问道:“对了,还不知道姑娘,该如何称呼?”

    女子对尹修的话并没有任何疑心,她确实是个很天真单纯的姑娘。

    听到尹修询问后,顿时弯了弯眉眼,一副娇俏可人的模样,带着微笑回答道:“我姓纪,不过闺名不能告诉你。我娘亲以前跟我说过,不能随便把自己的闺名告诉给别人知道。”

    尹修听到她的话,不禁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旋即说道:“那我就叫你纪姑娘吧。”

    “嗯,好呀!对了,你呢?公子你叫什么名字呢?”姓纪的女子俏生生的看着尹修,眨巴了一下眼睛,透着一丝丝的好奇。

    尹修微微一笑,道:“我姓尹,单名一个修字。”

    “尹修?”

    纪姑娘轻念了一声,旋即笑了起来,眼睛眯着像是两轮弯月似的,俏丽的脸蛋十分的红润,显得分外的明艳动人,她脑袋略歪着,瞅着尹修,带着一丝少女的娇憨说道:“你的名字挺好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