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二章酸溜溜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当宁月璟带着林芳、李思恬等人走进屋中时,挤兑讽刺宁月璟的那几名女生站在距离别墅不远处看着那早已重新紧闭的别墅大门,一阵静默不语。

    其他的同学都已经跟着宁月璟进去了,就只有她们几个落在外面。

    一阵沉默之后,几个人不由相视一眼,其中一名女生忍不住开口说道:“我们,现在怎么办?其他人都进去了,我们就在这里等着其他人?还是直接去清平山里?”

    听到这名女生的询问,另外几人沉默了好一会儿才终于有人开口,“我看我们还是去清平山吧,在这等着多丢脸啊。要是让宁月璟知道我们站在这门口等着,还指不定心里怎么笑话、嘲讽我们呢!”

    “是啊,走吧,既然其他人都进去了,我们还在这里等什么?大不了我们自己去玩就是!”

    “没错,咱们走!家里有钱又怎么样,家里有钱就了不起吗?哼,我就是看不惯她那副高高在上,装得要死的样子。”

    “就是。不就是家里有钱吗,装什么装!还在学校里装低调深沉,摆出一副高冷的样子,嘁,虚伪做作!”

    “她以为所有人就该围着她转吗?我就偏看不惯她!走,咱们自己玩去,谁稀罕理她呢!”

    几个人满是一副不屑一顾,轻蔑鄙夷的样子说着。只不过任谁都能听得出她们语气中的那股浓浓地酸味,典型的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指不定心里是多么的羡慕嫉妒宁月璟的家世,甚至幻想着如果能跟宁月璟打好关系的话,那就好了……

    只不过当着其他人的面,她们表面上自然是要装出一副‘同仇敌忾’,对宁月璟不屑一顾的姿态来抱团取暖。

    唐婉等几人离开了。朝着清平山那边走去。

    只不过她们在走过别墅大门口时,却是不由自主的纷纷朝那紧闭的大门和高高的围墙羡慕不已的看了几眼,甚至在走出不远后,还装出一副不经意的回头,满是艳羡和哀叹的偷偷瞥两眼……

    这几人本就虚荣心比较重,否则之前秦峰开着那辆车子在学校出现时她们也不会那么觍着脸围在秦峰旁边转了。

    如今看到宁月璟家里住的居然是这样的豪宅别墅。心里要是不各种羡慕嫉妒恨那才是咄咄怪事!

    只不过她们几个人如何,现在已经没有人在乎,甚至都没有人想到她们几个人被落下在了外面,或者想到了,但也没谁在意。

    此时所有人都已经被别墅里那看似简单,实则处处透着‘逼格’,显示着高雅品位的内部装饰惊呆,一个个举目张望着,嘴里情不自禁的发出一声声惊叹。

    “这就是上亿的豪宅吗?这装修设计还有布置真的是太漂亮太有档次了!”

    “没想到我也有一天能站在过亿的豪宅别墅里。感觉就好像是在做梦一样……”

    “以后跟人吹牛逼的时候我也可以拍着胸脯说哥们可是进过亿元豪宅的人!”

    听着那些同学们艳羡不已的惊叹,宁月璟微微笑了笑,旋即招呼道:“大家自己随便坐吧。我也有半个多月没有回来这边了,家里也没什么东西,大家不要见怪。”

    平日里绿萝小蛮它们大多还是吃尹修留下的灵果,普通的水果基本没谁吃,饮料什么的也没谁喝,加上平常家里也基本没什么客人来。自然的就不会备着普通的水果、饮料这些。

    听到宁月璟的话,众人纷纷摆手说着不用客气。接着三三两两的随意坐了下来。不过他们的目光显然还在打量着这宽敞的别墅各处的装饰和设计。

    那样子的确是跟刘姥姥进大观园有得一比。

    林芳和李思恬两人的眼中也满满的是惊叹之色。她们与宁月璟也算是挺熟了,却也从来不知道原来宁月璟居然家世这么了不得。

    心里也不禁一阵感叹,传说中的超级‘富家千金’,真正的‘白富美’原来就在自己身边!

    偌大的客厅里坐了十几个人,一下子就显得格外的热闹。

    所有人都在相互的说笑议论着,唯独秦峰始终一脸沉默。从头到尾都没有一句话,也没有任何的表情。

    宁月璟让大家在家里坐了大概一个小时左右,便礼貌的请众人离开了,只是留住了关系比较好的林芳和李思恬二人。

    原先她本来也就只是想请林芳和李思恬进来坐坐而已。只不过当时其他人都跟着在旁边,倒也不好不请其他人一起进来坐一下。

    请其他人离开。宁月璟也是用他们去清平山里烧烤郊游的事情暗示了一下,那么多人里总归会有几个明白人的,一听宁月璟的话,自然就知道什么意思。

    对于他们来说今天能够到宁月璟家中来见识一下已经是很难得的经历。在从宁月璟家里出来后,一行人还在兴致勃勃的聊着。

    很多人也纷纷猜测宁月璟家里到底是做什么的,居然能住得起这么豪华的别墅。

    也有人感叹宁月璟平日里可真是够低调的,有这么牛逼的家世居然一点儿也没有显露出来。看上去就跟一个很普通家庭出身的人一样。真是应了那句话,越是有钱的人就越是低调……

    这一番感慨本是无心之言,不过落在秦峰耳中却显得格外的刺耳。

    越是有钱的人越低调……他一直以来在班级里就表现得很高调,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家里有钱似的,就连买了辆五十来万的车子都可劲儿的炫耀装逼。

    这么一对比这句话,立即就给他感觉像是在骂他一样。

    不过心里纵然不快,但这会儿他也不好说什么,主要是没那个心思去计较了。现在他心里更多的还是吃惊于宁月璟这惊人的家世,觉得很不敢置信。

    原本他是下定了决心,无论如何也一定要把宁月璟追到手的。虽然这将近一年来他屡屡受挫,但却始终没有放弃,屡败屡战,也一直都对自己有信心。

    他的底气很大一部分就是来源于他的家世!

    可是现在,他的那点家世在宁月璟面前,显然根本就不值一提。一时间,他的信心难免就会感到受挫和动摇。

    那一点原本以为在宁月璟面前很有优越感的家世条件,一下子就彻底荡然无存,甚至显得格外的滑稽可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