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二章被盯上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十月下旬的天气已经开始有些渐渐的转凉,没有了八、九月份时的那么酷热。○

    早晨七点多钟,宁月璟穿着一件米色的九分裤,青色的帆布鞋,上身是白色卡通图案的t恤,显得十分清爽的背着书包,走去银海大学上课。

    等她来到上课的教室时,距离上课时间还有那么五六分钟,于是宁月璟便找了个位置径自坐下,将课本从书包里拿了出来,放在桌上。

    此时教室里人还不是很多,不过陆陆续续的同学们都走了进来,准备上课。

    过了一会儿,林芳和李思恬还有另外两名与她们同宿舍的女生也都一起走了进来,看到宁月璟后,几个人不由得朝宁月璟走去。

    “小璟,什么时候来的?”

    林芳在宁月璟旁边的位置坐下,转过头随口向她问道。

    宁月璟轻应了声,道:“刚到一会儿。”

    这时,李思恬也坐了下来,随即对宁月璟道:“对了小璟,这个周五晚上有空吗?”

    “应该有空,怎么了?”宁月璟抬头看着李思恬,好奇的问道。

    李思恬道:“周五那天是我生日,所以我想请你一起去吃个饭,然后去ktv唱歌玩一下,不知道你到时候有没有时间。”

    “那天是你生日啊?嗯,行啊,那我到时候跟你们一起去给你庆祝一下生日。”宁月璟爽快的应道。

    她跟林芳和李思恬的关系确实还不错,既然人家过生日邀请自己,宁月璟自然不会拒绝。她确实也没什么事情。

    “好!那可就这么说定了。”李思恬高兴的应道。

    宁月璟微微笑了一下,轻点点头,“嗯,说定了。”

    聊了几句。很快上课铃声响起,老师也拿着课本走进了教室。

    ……

    转眼间,几天的时间过去,周五下午正好宁月璟她们有两节课。当下课后,也已经五点多钟,李思恬等人将课本拿回宿舍放着后。就马上重新出来了。

    宁月璟则干脆没有回去,背着书包就在女生宿舍那等着李思恬等人。

    宁月璟也没有等多久,大约十来分钟这样,李思恬和林芳等六七名女生就一起走了出来。

    “小璟,走吧。咱们到校门口去跟许成海他们汇合。”李思恬对宁月璟招呼道。她除了叫了玩得比较好的几名女生之外,还叫上了几名班上的男生。

    主要是上学期期末的时候,李思恬不知怎的就跟班上的一名男生勾搭到了一起,也就是那个叫许成海的,所以她叫的那几个男生基本上都是跟她男朋友玩得比较好的同学。

    “好。走吧!”

    宁月璟应了声,马上跟着李思恬等人一起朝校门口走去。

    几分钟后,一行人来到校门口,班上的那几名男生已经等候在那。看到李思恬等人走来,其中一名男生连忙走了上前,“思恬,人都到齐了吧?”

    开口的男生自然就是李思恬的男朋友许成海。

    “到齐了!先去吃饭吧。”李思恬应道。

    “行,那咱们走吧。是在‘紫竹轩’那。我之前已经打diàn huà定好包厢了。等吃过饭后,咱们再去‘音乐会’ktv唱歌……”

    许成海其他人道。女友生日,作为男友的他自然是要帮着张罗一番的。

    “那就走吧!”

    跟许成海一起的那几名男生纷纷招呼一声,一行十余人便一起走出校门。

    因为大家都等着去唱歌,所以吃饭倒是没有吃多长时间,刚刚七点出头,一行人就离开了餐馆。叫了几辆车去了那家叫‘音乐会’的ktv。

    这家ktv装修还是挺有档次的,价格也比较厚道,加上离着银海大学也不是很远,就十来分钟的车程,所以平常银海大学里的学生不时会跑到这里来唱歌玩。

    许成海和李思恬等人显然也并非是第一次来这里。一下车就熟门熟路的走进电梯上去。

    包厢之前就已经预订好了,一行人一到就直接让fu wu员带着进了包厢。

    许成海手里还提着一个蛋糕,这是刚才在过来的路上,他去蛋糕店里拿的。之前中午的时候就已经让蛋糕店订做的。

    “来,今天是思恬生日,咱们先给思恬唱个生日歌,祝福一下思恬吧!”林芳开口说道。

    “对,成海,把蛋糕拿出来点上蜡烛吧!”其中一名男生也开口说道。

    许成海应了一声,马上将蛋糕放在桌上,然后打开,帮忙把蜡烛一根根插上点燃……

    “思恬,来,许愿吧!”

    许成海点好蜡烛后,便微笑着对站在一旁,脸上带着欢欣笑容的李思恬说道。

    李思恬应了一声,当即握着双手,开始许愿。而其他人也都纷纷唱起了生日歌,为李思恬送上生日祝福……

    “思恬,这是给你的生日礼物。”

    待李思恬许愿完毕,切了蛋糕后,宁月璟从书包里拿出了一份她之前就准备好的礼物递给了她。

    礼物是宁月璟去商场里挑选的,是一块十分精致的女士手表。价格不算便宜,但也不贵,几千块钱的东西。

    大家都已经知道宁月璟家里条件不一般,是富豪之家,所以她送件几千块钱的东西,也不至于说显得多么贵重,不好接受。

    因为都知道这对于宁月璟来说,真的不算什么。

    当然,宁月璟的礼物是包着的,没有拆开其他人也不会知道里边究竟是什么东西。李思恬显然也没打算当着其他人的面拆开宁月璟送她的礼物。

    道谢了一声后,便将宁月璟送的礼盒收到了包里……

    银海市,一家高档餐厅的包厢中。

    四名男子正坐在里面吃着饭,其中有两人看上去大约只有二十岁出头的样子,另外两人则分别四十多岁和三十多岁上下。

    几个人正边吃边聊着。

    这时,其中一名二十出头的青年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他连忙掏出手机一看,然后抬头对那名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说道:“爸,我先出去接个diàn huà。”

    中年男子瞥了他一眼,不禁微皱了下眉,旋即冲他挥了挥手,有些不耐的道:“去吧。去吧。”

    青年赶紧的起身跑出去接diàn huà。

    “喂,老刀,给我diàn huà什么事?”青年走出包厢后,立马接通了diàn huà,开口问道。

    这时,diàn huà里传来了一个略有些低沉的声音,“林少,我刚才碰见上回给您开了瓢的那小子了。”

    听到对方的话,林睿立时精神一振。眼睛都不由自主的睁大了一些,连忙追问道:“那小子在哪?我现在就过去弄他,骂了隔壁的,上回让他给来了一下,差点没让老子脑袋上缝针!”

    林睿骂咧咧着,另一只手不自觉的摸了摸自己头上还有些扎手的寸板短发。

    听到林睿的追问,手机里的那个声音马上回答道:“林少,那小子就在‘音乐会’这。我刚才恰好在大厅碰见了他。我问过柜台了,那小子是在706号包厢。”

    “行!老刀。我这就过去,你给我盯着点,省得又让那小子给溜了!”林睿马上道。

    手机里回道:“林少,放心吧,那小子应该溜不了,我刚才看见他们是一帮人一起来的。手里好像还提着一个蛋糕,应该是什么人过生日,不会那么快走人。”

    “好!老刀,等我过去再说。”林睿道。

    “林少,那您快点过来。正好我这有几个兄弟一起在玩着,等林少你来了,我叫哥几个一起过去给您助阵去。”

    挂了diàn huà,林睿马上回了包厢里。

    他悄悄瞥了眼坐着的另外那名青年后,不由抬头对中年男子说道:“爸,我跟表弟先去玩了,你们慢吃。”

    “小野,走!”

    说完,林睿赶紧对坐着的青年使了个眼色。

    听到林睿的暗示,坐着的青年脸上不禁露出几分迟疑之色,抬头看了看对面的中年和那名三十多岁的男子。

    这时,那名中年突然瞪着林睿,道:“你又想去干什么?是不是又去跟你那些狐朋狗友的鬼混?”

    听到中年的训斥,林睿连忙辩解道:“爸,什么叫跟狐朋狗友鬼混,你别乱说好不好。我不过就是想带表弟出去好好玩玩,看看咱们银海的夜景,毕竟表弟也是难得来银海一趟。”

    中年刚要开口,这时旁边的那名三十多岁的男子忽然摆了下手,道:“林区长,我看既然他们年轻人想自己去玩,就让他们自己去吧。不然勉强让他们跟咱们待在这儿,他们也会不自在……”

    “这……那好吧。”

    中年稍稍迟疑了一下,还是轻点了下头,不过还是向林睿告诫道:“臭小子,你给我注意点,别带你表弟去跟你那些不三不四的狐朋狗友鬼混。要是让我知道你敢带着你表弟去瞎混的话,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行了,行了,老爸,我知道了。你放心就是!”

    林睿有些不耐烦的道,接着招呼了坐着的那名青年一声,拽着他便立马跑了出去。

    出了包厢,被林睿拽着的青年不禁开口问道:“表哥,咱们这是去哪啊?”

    “走,跟表哥去教训一个龟儿子!之前我不是跟你说了前段时间在酒吧让一个孙子拿酒瓶子在脑袋上给抡了一下,开了瓢,差点没缝针吗。刚才有人打diàn huà过来跟我说看到那孙子了。”

    林睿道。

    “感情是这样啊,那你刚才还跟姨丈说带我去看夜景……”陈野有点无语。

    林睿撇了撇嘴,“我要不这么说,我爸他能让我们出来吗?”

    “吗的,那小子上回给我脑袋上来了一下,待会儿我非得让他跪下求饶不可!小野,等下要是那孙子不肯就范,你就直接出手让那孙子知道厉害!”

    陈野无所谓的耸耸肩,轻蔑道:“行,不就一普通人吗,难不成他还想翻天去。”

    “刚才给我打diàn huà的那人说那孙子跟不少人在一起,所以我才想叫你一块过去,省得我还得找别人。”林睿道。

    陈野轻点点头,一脸傲气十足的道:“小事儿,甭管他们有多少人,我一只手都能像捏蚂蚁一样的随便捏死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