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三章交给我吧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来,思恬,帮你和许成海点的歌,给你……”

    林芳笑嘻嘻的将手中的话筒递给了李思恬,此时点歌机里正播放着一首男女对唱的情歌。

    李思恬有点儿不好意思的笑了下,不过还是接过了林芳递来的话筒,继而又抬头去看了眼边上的许成海。

    这会儿许成海手里也拿着一个话筒正看着她。

    当前奏刚刚结束,李思恬正准备要开口唱歌时,包厢的门忽然间被人从外边一脚猛地给踹开,发出‘砰’的一声大响。

    立时将包厢内的众人惊动,李思恬和许成海也都纷纷愣住,不约而同的抬头朝门口愕然望去……

    这时,几个人从门外带着一脸不善的冷笑走了进来,走在最前面的赫然是林睿和陈野两人。

    在他们身后还跟着另外三名肩膀、手臂上纹着纹身,看上去显得流里流气,一看就像是市井混混的男子。并且,这三人的手中还各自握着一截钢管。

    “你们是什么人,想干什么?”坐在靠近门口的一名男生顿时站了起来,警惕的看着对方,喝声问道。

    站在最前面的林睿瞥了他一眼,不屑的轻嗤了一声,理都没理他,目光在包厢内众人之间逡巡一阵后,很快就锁定在了许成海和李思恬两人身上。

    接着,嘿嘿冷笑了一声,一脸不善的冷声道:“小子,果然是你。这一回你可是落在我手里了。你麻痹的,上一次居然他吗的敢开老子的瓢儿,差点给老子整得要缝针,今天老子要不整死你个鳖孙,老子跟你姓!”

    “是你?”

    许成海仔细的看了看对面的林睿,似乎也认出了对方。显得很是吃惊。

    站在许成海身旁的李思恬眼中更是不禁闪过一道慌乱之色,身体下意识的躲到许成海的身后,声音带着几分微颤的叫道:“你、你想怎么样?我告诉你,你要是敢乱来的话,我马上就报警!”

    “报警?”

    林睿‘嗤’的冷笑了一声,露出一抹不屑之色。道:“你尽管可以试试。”

    这时,站在林睿身后的一个穿着背心,头发很短跟光头似的男子忽然咧嘴冷笑着插口了一句,“林少可是清宁区副区长的公子,你就算是报警又能怎样?”

    “更何况,等jing chá来了,该办的事我们早就已经办完了。”

    说完,那rén miàn带冷笑的握着手里的钢管威吓似的轻敲了敲手掌。

    “行了老刀,看你把人家给吓得脸都白了。”林睿嘴角带着一抹戏谑的说道。

    “你、你们到底想怎么样?”这时。许成海也不禁微微有些慌神,紧张的叫道。

    林睿冷冷一笑,鄙夷的看着许成海,道:“现在知道害怕了?小子,当初你他吗的抡着酒瓶砸老子脑袋上的时候怎么那么牛逼呢?你有种的现在继续跟我牛逼啊!草!”

    说完,林睿一脚猛地踹在了旁边一个装着啤酒的xiāng zi上,直接把xiāng zi踹倒,里边装着的听装啤酒散满了一地。发出一阵清脆凌乱的哗啦声响,把包厢里的众人。尤其是那些女生都给吓了一跳。

    闻言,许成海咬着牙,道:“当初要不是你想非礼我女朋友,我又怎么会对你动手?”

    “非礼你女朋友?哼,老子今天不仅要非礼她,还要上了她!敢不乖乖的躺床上张开腿。老子今天就弄死你们俩!”

    林睿恶狠狠地瞪着许成海和李思恬两人,狞声道。

    包厢里的那几名男生一听,顿时齐齐‘哗啦’一下站了起来,怒视着林睿。这几名男生平日里跟许成海的关系都很好,这个时候倒也没有退缩怂包。

    见状。站在林睿身后的那个‘老刀’忽然冷哼一声,扬了扬手里的钢管,冷声道:“干什么,干什么?你们他吗的想尝尝老子手里这钢管的滋味是吧?都他吗的给老子坐下,不然信不信老子抡死你们几个瘪三!”

    这时,陈野忽然对老刀摆了摆手,道:“不用那么麻烦。”

    说完,他直接从老刀手里要过了那根钢管,然后瞥了眼对他们怒目而视的那几名男生,接着冷声道:“你们不想找死的话,就给老子老老实实的呆一边去。否则,哼哼……”

    陈野冷哼着,双手握着那根从老刀手里要来的钢管,而后猛地反向一扭!紧接着,就见到那根钢管在他手中竟然硬生生的被拧成了麻花状……

    ‘当啷!’

    陈野随手将被他拧成麻花的钢管扔在地上,发出一阵清脆的声响,继而一脸轻松的轻拍了拍手,不屑的瞥了眼那几名被吓傻眼,有些目瞪口呆的男生,淡淡道:“看到了吗?如果你们不想变成这样,就给我滚一边去,少他吗的多管闲事!”

    那几名男生,或者说整个包厢里几乎所有人都被陈野的这一手给吓到了,就连站在林睿身后的老刀三人也不例外。

    徒手将一根钢管拧成麻花状,这力气那得多恐怖啊?

    这要是用在人身上……

    光是想想就让人不寒而栗了,老刀都忍不住打了个激灵,看着被陈野随手丢在地上的那一截变成麻花状的钢管,情不自禁的深吸了口气,继而骇然的望向陈野,脸上满是惊容……

    他之前也完全没想到林睿带来的这位‘表弟’居然会这么牛逼!

    实在是太吓人了!

    包厢里仅有的没有被陈野这一手给吓到的大概也就只有知道陈野功夫厉害的林睿以及宁月璟两人了。

    看到包厢里的人都被陈野给震住,林睿不禁咧嘴笑了起来,看着许成海和李思恬两人,冷笑道:“瞧见了没有?如果你们觉得自己的骨头能比这钢管还要更硬,那尽管可以试试反抗我的话,然后看看我表弟能不能把你们身上的骨头都一块一块的给捏碎了!”

    在林睿说话的同时,陈野很配合的咧嘴笑了笑,并压了一下手指,发出一阵清脆的‘咔咔’声响……

    许成海被林睿的话猛然惊醒,看着对面陈野嘴角露出的冷笑和手上示威的动作,身体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继而猛地抬头望向林睿,咬着牙道:“你到底想怎么样才肯放过我们!”

    林睿冷笑着,面带着嘲弄戏谑的看着许成海,轻蔑道:“我刚才不是说了吗,让你女朋友乖乖的躺在床上张开腿,让老子上爽了就行。至于你嘛,给老子跪下,磕头求饶。老子满意了,兴许也就放过你们。”

    “不可能!”

    许成海想也没想的就断然拒绝。

    林睿顿时面色一寒,冷哼道:“你说不可能就不可能?你他吗的还以为你是谁呢?你现在就是一块砧板上的肉,你觉得你还有反抗的余地?还不是老子想怎么摆布你们就怎么摆布,还由得了你?嗤”

    林睿一阵不屑的冷笑。

    许成海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死死地咬着牙,心底怒气上涌,却又无比忌惮的扫了眼站在林睿旁边的陈野,只能强压着内心的怒火,不敢发作……

    在许成海与林睿说话的时候,宁月璟径直走到了李思恬旁边,开口向她问道:“思恬,这是怎么回事?”

    李思恬带着一丝哭腔,十分无助的道:“小璟,这人是前段时间我跟成海去酒吧玩的时候碰到的。当时他想要非礼我,然后成海就跟他发生了争执,他要对成海动手,于是成海就抢先抓起酒瓶砸了他脑袋一下,之后成海就拉着我跑了。谁想到他今天居然找了上来,现在该怎么办啊?”

    弄清楚原委后,宁月璟不由轻点了点头,继而拍了拍李思恬的肩膀,对她说道:“思恬,不用担心,有我在,他们不能把你们怎么样的,放心吧,剩下的交给我来解决就好。”

    这时候,林芳也凑了过来,压低着声音悄悄道:“思恬,小璟,我刚刚已经偷偷报警了,咱们尽量拖延时间,能拖多久拖多久,等jing chá来了就好了。”

    李思恬有些迟疑,道:“那个人是副区长的儿子,更何况他旁边那个人连那么粗的钢管都能拧成那样,报警真的有用吗?”

    林芳道:“不然还能怎么样?总比什么都不做强吧。”

    因为有许成海和另外几名男生挡在前面,所以后边宁月璟和李思恬、林芳几人的悄悄话并没有谁注意到。

    而听到林芳与李思恬的话后,宁月璟却是一脸平静的对她们道:“用不着那么麻烦,交给我吧。”

    “思恬,既然那个混蛋想要非礼你,对你意图不轨,今天我就帮你好好的出口气!”

    “小璟,你想干什么?”李思恬一阵紧张的望着宁月璟道。

    林芳也连忙拉住宁月璟,生怕宁月璟有什么冲动的举动,叫道:“对啊,小璟,你想干嘛?可别冲动啊!”

    她们两人虽然知道宁月璟家里很有钱,但却并不知道宁月璟还有着常人难以想象的武力,所以对宁月璟的话有所疑虑,有所担忧也在所难免。

    看着李思恬和林芳那一脸担忧的样子,宁月璟不由淡淡一笑,轻拍了下拉着她手的林芳,道:“相信我,你们就在一边好好看着就行。就这几个人,别说想对我不利了,只要我不愿意,他们连我的一根头发丝都别想碰着。”

    说完,宁月璟挣脱了林芳拉着她的手,继而从许成海旁边走了上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