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八章古镜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华夏西南的一座偏远小镇的一家宾馆客房中,一名束着长发在背后的中年男子静静地看着电视屏幕中所放映着的画面,一阵沉默不语。¥f,

    过了好一阵,中年男子这才深吸了口气,眼神中带着那么一丝震撼的低语道:“此人……不就是当初以法术毁灭了那个叫米帝的国家一座千万人口城市的修行者吗!没记错的话,那人似乎是叫做尹修来着。”

    “只是,他如何变了这么多,虽然外观看上去还与原来有分的相似,但身上的那股气质感觉却是完全的不一样了,变得霸道、狂野了许多。”

    “更不可思议的是,他究竟是如何能变身如此庞大的身躯,难道是施展了什么神异的秘术?”

    中年男子心惊之余,也感到一阵疑惑。

    此刻他面前的电视画面中正在播放着尹修的巫神分身在欧陆神城上空与那些天国伪神大战,或者说是单方面虐杀时的情景。

    有一些画面并非是卫星jiān kong的画面,而是那些身在神城不远的面国中的人在地面拍摄到的影像画面和zhào piàn。

    这部分画面和zhào piàn自然是通过guān fāng渠道从面国政府要来的。

    这段时间华夏各个电视台都时不时会播放这些相关的画面,中年男子也是才从荒野深山中出来,住进了这家小宾馆看电视才看到这些画面。

    看着电视中的那一段画面不一会儿就结束,继续报道其他的新闻,中年男子不禁再次的自语道:“看来此人的修为要比我原先所预想的还要更加的强大,可怕!”

    “不出意料的话,那些所谓的天国诸神应当也是一处小秘境中的修行者,只不过那些人的修行方式显然与我们大为迥异。”

    “但是,从种种迹象表明,那些异类修行者的实力也绝对不弱,其中应当不乏修为足以媲美出窍期,甚至分神期的强大人物存在。”

    “然而,就是这样强大的一群异类修行者却还是轻而易举的就被那个叫‘尹修’的人给尽数屠灭,似乎连那些异类修行者好不容易才打开的秘境通道都被他给毁灭,如此实力……当真是强大得有些吓人!”

    “恐怕,就算是几位尊主和太上长老等人都未必会是此人的对手。看来,等到他日‘天轨’归位,法则重现,破开封锁壁障之后,务必得要提醒几位尊主,重回主世界后,万万不能肆意妄为,以免惹怒到那人,为昆仑带来祸端……”

    说到这,中年男子不禁伸手看了眼自己左手腕处带着的一枚腕环,随即心念一动,一块十分古朴,不知是用什么材质所制成的镜子便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他的手掌轻轻地摩挲了一下这面古朴的镜子,继而低喃自语道:“此番深入十万大山苦苦的找寻了两年多之久,总算是功夫不负苦心人,找到了这件重宝。”

    “有了它,日后要破开封锁壁障,打开昆仑仙境必将是易如反掌之事!”

    说到这,中年男子又不禁微蹙了下眉,低语道:“不过,既然那处天国秘境的异类修行者能够提前打开一条秘境通道重返主世界,那么就说明其他的一些秘境当中应该也有可能还会存在有修行者。”

    “一旦天轨归位,法则重现之际到来,那么其他的那些秘境中的修行者恐怕也早晚会想办法打破封锁壁障,重临这世间。”

    “到时候,局势或许会变得十分的复杂。即便我昆仑仙境自上古以来便尊为天下仙道之首,所有秘境洞天中当之无愧的第一仙境,然则,如此漫长的岁月消逝,我们对于其他秘境洞天的情况一无所知。”

    “一旦届时其他秘境洞天也都纷纷打破封锁壁障现身人间,便是我昆仑也得要小心谨慎方可。更何况,还有一位修为恐怖无比,还不知究竟来自何处的人物存在,一切或许会更加的扑朔迷离。”

    “此事,待昆仑仙境重现世间后,务须要立刻禀知几位尊主才行……”

    在深山荒野中找寻了两年多出来,了解到了这段时间外界所发生的事情后,中年男子心中也不禁感叹这当真是‘大世将至’,是以才会如此的‘乱象频生’。

    看到了方才电视中的那些画面后,即便他身为昆仑门徒,自知昆仑仙境中的几位尊主以及太上长老一个个都是修为惊天之人,但也还是忍不住感到一阵忌惮。

    委实是尹修那巫神分身所展现出来的实力太过于强大可怕,尤其是那化身百丈巨人,浑身被无数雷电缠绕交织的情形更是令人惊骇。

    在不清楚尹修底细深浅之前,任是谁也很难不忌惮一二。

    ……

    同样是华夏西南,只不过是距离那位昆仑门徒数百公里之外的一处深山之中,四杆绣着狰狞可怖,凶恶残忍的魔神的血色长幡矗立在洞穴之中。

    那四杆血幡分别占据着东南西北四角的位置,血幡上本是绣出的那一头头魔神此刻看着却仿佛是活着的一般,十分的狰狞凶恶,瞪着一双双猩红而凶狠的血眼,张牙舞爪的,好似随时都要从幡布上猛扑出来,择人而噬!

    在那四杆血幡的中央,是一座沾满了猩红血液的祭台,四周是被挖开的一座血池将整座祭台环绕,里面满是暗红的鲜血。

    而在血池边上,则是一具具瞪大着眼睛,一副死不瞑目样子的尸体……

    叮铃铃!

    一阵清脆的铃声忽然间响起,这是血池中央的祭坛上盘膝坐着的一位中年男子轻轻摇晃着手中的小铃铛所发出的声音。

    随着这一阵铃声出现,祭台东南西北四角的那四杆血幡之中顿时一阵暗红的血气激涌,每一面旗幡上都悄然的浮现出了一道阴森恐怖的身影……

    其中有两杆血幡上浮现出的都是婴孩的模样,而剩下的另外两杆血幡浮现出来的却分别是一男一女的两个小孩,那俩小孩看上去应该也就是八.九岁的光景。

    只不过,无论是那两个婴孩也好,还是那男童和女童,全都是一副阴气森森,怨煞冲天的样子,更可怕的是,它们的脸上都带着一抹诡异的冷笑,显得无比的恐怖渗人,让人不寒而栗。

    尤其是它们一浮现出来,周围的气温立马就感觉至少降低了十几二十度,整个山洞顷刻间就被浓烈至极的阴风寒意所席卷弥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