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九章怨婴怨魂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当那四杆血幡上浮现出那两个婴孩与男童、女童的身影之后,下方环绕着祭台的那座血池顿时剧烈的滚滚翻涌了起来,一缕缕血气如同蒸腾的雾气般冉冉升起。『≤,

    与此同时,四杆血幡上浮现出的婴孩与男童、女童都纷纷微微张开了嘴,一股吸力顿时涌现出来,将那些蒸腾而起的血气猛地吸入它们的口中,如同一道道漩涡一般……

    在血幡上的婴孩与男童、女童不断吞噬那些血气的同时,整个血池的上方都隐隐约约的飘荡着一声声凄厉阴森的哀嚎与惨叫声,就仿佛有无数的怨魂聚集在血池上方不甘的控诉,散发着惊人的怨气。

    然而,那些怨气与四杆血幡里那两个婴孩以及男童、女童所散发出的怨气相比,简直连小巫见大巫都算不上。

    那两个婴孩与男童、女童即便是一个眼神,也足以让人感到一股如坠冰窖,阴冷森然的彻骨寒意与凶戾至极的怨气。

    如果当真是普通人碰到它们,只需要一个眼神的对视,它们就足以轻而易举的将普通人的魂魄摄走,当做口粮一般的吞掉。

    盘膝坐在血池中央祭台上的中年男子看着四杆血幡中的怨婴与怨魂不断地吞噬着下方的那些血气与怨魂,嘴角不禁勾勒着一抹冷然而满意的笑容。

    他手中的铃铛不时的轻晃两下,发出一阵阵清脆无比的声音。

    “九世男、女怨魂与九世男、女怨婴都已经炼成,现在就等着让它们不断地吞噬血气与怨魂成长壮大起来。”

    “等到这四杆血幡大成,那么待他日天轨归位之际,要打开黄泉魔渊将易如反掌!届时,我魔渊便可在天轨归位之后的第一时间重归世间!而我,立下如此大功,也必将得到魔主的赏识,我寇海飞黄腾达指日可待!”

    中年男子嘴角泛着淡淡的笑容,眼神中充斥着一股期待、憧憬,乃至热切之意。

    仿佛眼前已经看到自己以这四杆血幡帮助魔主打开黄泉魔渊的封锁壁障,使得魔渊重归大地,统领世间,而自己则得到魔主的赏识,自此飞黄腾达,修为也突飞猛进的情形……

    脑海中一阵幻想过后,寇海很快又收摄了心神,重新的平复下来,继续操控着手中的那个铃铛,让四杆血幡中的怨魂与怨婴不断地吞噬血气与怨魂。

    自从一年前,他收集到了足够的九个至阴男怨婴,九个至阴女怨婴,以及各自九个的至阴童男和至阴童女的怨魂后,就开始在这里进行祭炼,将那些怨婴、怨魂各自炼成一体,融为九世怨婴和九世怨魂。

    而为了炼成九世怨婴和九世怨魂,寇海从各地掳掠了不下数千人于此,将他们放血,蓄了这么一座血池。

    那数千人当中既有华夏民众,也有很大的一部分是寇海越境到华夏南方的那几个小国之中所掳掠而来的。

    大约他也是担心在华夏境内掳掠太多人会被人发觉,查到点什么。

    当然,他最主要还是忌惮着尹修的存在,生怕引来了尹修,那样的话不仅他可能会丧命,更会影响到打开黄泉魔渊封锁壁障的大事。

    所以寇海也不太敢在华夏境内过于的肆无忌惮,任意妄为。

    自从当初看到尹修在米帝以一道法术就毁灭了一座千万人口级别的大都市的shi pin画面后,他就彻底的收敛了起来。

    无论是四处收集怨魂怨婴,还是后来掳掠人口,打造这一座血池,他都尽量的小心谨慎。而且基本上是打一枪就换一个地方,生怕在同一个地方出现这样的事情多了会惹来注意。

    虽然如此一来,让他耗费的时间更多了一些,但至少安全了许多。

    如今九世怨婴和九世怨魂都已经炼成,剩下的也就是把它们给喂养起来,然后等待‘天轨’归位的那一刻到来。

    寇海对于自己的这一次任务自然是十分满意的,他自认也没有辜负魔主将如此重任交给他来完成的厚望和信任!

    ……

    江源市,一辆qi chē迅速的驶入了东郊的梅山村,不一会儿就停在了村中的晒谷坪上。

    开车的青年熄火后,马上拔了钥匙,推门下车,然后连忙把后座的门打开。

    箫建军从后座走了下来,他不禁抬头望了望周围这座显得十分安宁祥和的山村,旋即对面前的青年道:“走,去问问你太师叔祖家在哪。”

    “诶,好的爷爷!”

    青年连忙应道,马上便与箫建军一起准备去找村民们问问。

    箫建军虽然这也只是第一次来梅山村,不过他对于尹家的情况却是十分的了解。自从当初与尹修相认之后,听尹修提及过尹家,他就让人弄清楚了一下尹家都有些什么人。

    正当箫建军与孙子箫睿准备要去找村民询问尹崇文家在哪里时,箫建军的耳中突然响起了尹修的声音,“建军,你们直接从晒谷坪那儿走过来左边那座红砖青瓦,门前有一座池塘的这间屋子。”

    突然听到尹修的声音,箫建军显然吃了一惊。不过旋即就反应过来,心知以自己这位师祖的通天之能,能够知道自己来了也不足为奇。

    而事实上,之前上午箫建军去仙姿找了纪雪晴后,纪雪晴就跟尹修通了一下diàn huà,把箫建军找他的事说了一下。

    因而,箫建军祖孙俩开着车从银海市一路来到江源市,尹修都一清二楚的用神念‘看’着。

    他的神念一旦展开,完全可以将大半个亚陆都笼罩在内,更不用说从江源市到银海市之间这么短短的不到两百公里距离。

    “睿儿,不用去问村民了,走吧。”回过神后,箫建军不由对还打算去问村民的孙子箫睿叫了一声。

    箫睿显然并没有听到尹修的声音,是以在听到箫建军的话后,不由微愣了一下,回头看着他,惊诧的道:“爷爷,怎么不用问了?难道你知道太师叔祖家在哪儿?”

    “嗯,知道。”箫建军微微点点头。

    箫睿再次愕然,不禁问道:“爷爷,你是怎么知道的?刚刚你不是还叫我去问……”

    箫建军微笑了笑,摆摆手道:“是你祖师刚才给我传音告诉我了。行了,跟我来吧。”

    说完,箫建军便径直朝着尹崇文住的那套红砖青瓦房子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