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章挣脱樊笼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当箫建军祖孙俩走到门口时,正好尹厚照也从屋内走了出来。⊙,是尹修吩咐他出来接一下箫建军祖孙二人的。

    “你就是箫师侄吧?”

    尹厚照看了看门口的箫建军,不由开口说道。箫建军的父亲是尹修的记名弟子,论辈分,他确实是得要比箫建军高了一辈。

    箫建军以前看过尹家众人的资料,对于尹家几位二代了解得也更多一些,同样也看过不少他们的zhào piàn,是以一见到尹厚照后,箫建军也很快认了出来。

    “您是厚照师叔吧?见过师叔!”虽是初次见面,不过箫建军也表现得十分的客气。

    尹厚照微微一笑,对箫建军做了个请的手势,继而说道:“师侄不用客气,还是先进去再说吧,大伯还在后院等着师侄呢。”

    “好,那就劳烦师叔带路一下了。”箫建军应道。

    不一会儿尹厚照就带着箫建军来到了后院的竹林中。这会儿尹修正与宁月璟、绿萝坐在竹林里跟尹崇文闲聊着。

    小蛮和小皮也在不远处自顾的玩耍,灵则依旧是飞在宁月璟的旁边。

    “大伯,爸,箫师侄他们已经带过来了……”尹厚照走到近前,开口说道。

    这时,箫建军也连忙走了上前,恭恭敬敬道:“弟子见过师祖,见过师叔祖!”

    跟在箫建军身后的箫睿也立即上前恭敬的问候了一声。

    尹修抬手对箫建军轻摆了一下,接着随手指了下旁边的一张椅子,道:“建军,过来坐着吧。”

    “诶,谢谢师祖!”箫建军连忙应道。

    这时,尹修看了看对面的尹崇文,笑着对他说道:“小弟,这个就是我以前跟你提过的,我当年收的那个记名弟子的儿子,他之前在世俗身居军委委员的高位。”

    闻言,尹崇文看着一侧的箫建军,也不禁露出一抹微笑,道:“能坐到军委委员的高位,很难得啊,这要是搁在以往,那可就是相当于封侯拜将了。”

    箫建军连忙谦虚道:“师祖和师叔祖谬赞了,我不过是得到了父亲的一些余荫罢了。另外,这也是多亏了当年师祖对父亲的教导,让父亲有了一身不俗的武艺,方才能够在那战火连天的年代里屡立战功,继而得以晋升高位……”

    尹修笑笑,倒也没再这话题上多说,而是直接就开口问了起来,“对了,建军,你这次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见尹修提及正事,箫建军也连忙正了正颜色,道:“师祖,是这样的,一方面呢,是前些时日见到师祖在银海,以及在欧陆的神城剿灭那些西方邪神的拍摄画面,因为还不是很确定到底是不是师祖,所以就想来确认一下。”

    “二来,则是想问问师祖,您是什么时候从神农架中的那处秘境里出来的,怎么我们守候在那处秘境外的人都毫无察觉?”

    “再有就是上面也想让我代为询问一下,被派遣进入秘境中探查情况的那三队科考人员怎么样了,他们是否还活着?”

    听到箫建军的询问,尹修不由微摇了摇头,道:“建军,有一点你们弄错了。坐在你面前的我只是本体的一具分身而已,进入神农架秘境的本体依旧还被困在里面没有出来,至于你所说的什么科考队员……这我就不大清楚了。”

    “虽然我与本体是意识相通,但因为本体的意识都陷在梦境当中,对于外界的情况根本毫无所觉,是以那些科考队员具体如何,我也不知道。只不过,恐怕应该是凶多吉少的。”

    尹修的这番话让箫建军一阵吃惊,站在他身后的箫睿也同样惊愕不已的看着尹修。至于尹崇文和一旁的尹厚照……他们也都是已经知晓情况,是以对尹修的话并不吃惊。

    “师祖,您只是分身?可是您这分身又是……又是从何而来?”箫建军充满疑惑的问道。

    尹修淡淡的微笑着,解释了两句,“在本体进入神农架秘境之前,我就已经被本体置于万米地底孕育着。不久之前那些西方伪神施展神术意图毁灭银海才惊动了我,于是我才急忙提前出关,抹杀了那些伪神。”

    听到尹修的解释,箫建军这才露出了一抹恍然之色,“原来如此。难怪师祖你现在的样子看着与原来大不一样,尤其是身上的那股气质简直说是天差地别也不为过。”

    “呵呵……”

    尹修笑笑。

    这时,箫建军又问道:“对了师祖,那您的本体……被困在神农架的那处秘境里不会有什么凶险吧?”

    尹修微摇摇头,“不会。本体只是意识被困在重重梦境里,这对本体来说反而是一件好事。”

    “在经历了那重重梦境中的一段段不同人生之后,本体对人生百态将会有更深刻的领悟,或许能够借此契机让本体的心境彻底圆满,一举冲破瓶颈,踏入更高一个层次!”

    微顿了顿,尹修继续道:“而且,我可以感觉到本体的意识正在逐渐的从梦境中苏醒,等到本体意识彻底挣脱那重重梦境的藩篱牢笼后,想必就是本体心境圆满之时!”

    ……

    正如尹修的巫神分身所说,尹修本体的意识确实在逐渐地苏醒。

    当他的意识一边承受着十八重地狱那重重刑罚的无边痛苦冲击,一边一点点的回忆起所经历过的一段段梦境人生后,他的意识就渐渐地开始挣脱十重梦境的樊笼,开始返本归真,寻找意识中的‘真我’,剥离那一段段虚幻的梦境人生。

    不过,那些梦境人生虽然是虚幻的,但对于尹修的意识而言,却又是无比真实,每一段梦境中的人生都是亲身经历,就仿佛是他的意识进入了一次又一次的轮回。

    是以,即便尹修的意识在逐渐剥离梦境记忆,但是那些梦境中的每一个记忆片段却都始终如同真实的一般那么深刻牢固。

    不过,随着尹修的意识渐渐挣脱剥离那些梦境人生,他也逐渐的意识到那些梦境人生并不是真实的,哪怕它们在他意识的记忆里再如何的真实,再如何的好似亲身经历。

    但是,虚幻的就是虚幻的。

    这一点认知,让尹修的意识真正的找到了‘真我’,真正的明白了自己是谁,真正的回忆起了自己是如何到这里,这一个充斥着种种惨绝人寰的刑罚的十八重地狱中的。

    有了这一点认知后,其实尹修的意识就已经恢复了大半。

    就连意识中那十八重地狱的刑罚所带来的痛苦都开始渐渐地减弱,只不过,尹修的部分意识仍然还在‘真我’与那一段段梦境的他之间徘徊缠绕着。

    “虽然这一切都是假的,都只是虚幻,但是,这一段段不同的人生,却让我有了不同的感悟。遍偿了这世间的种种艰辛苦难,也经历了堕入无边杀欲,杀得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同样的,也让我经历了一段段不同的男女之爱,既有恋人亡故的伤痛欲绝,也有男女的那份甜美以及家人常伴,子孙膝下的天伦温馨。”

    “真可谓是人世间的种种酸、甜、苦、辣,种种美好与罪恶……都一一的体验过,也经历了生、老、病、死的自然之道。”

    “这一切,是我百余年生命中也未曾有如此深刻而全面的感受的。如今的这十八重地狱更是让我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天道伦理,因果循环。这天地间的万物万法,皆逃脱不出这天道的因果。”

    “我入秘境是因,而今被陷于梦境则是果。反之,我被陷入梦境亦是另一重之因,于梦境中历经重重人生,遍偿人间的酸甜苦辣与生死疾苦,体验生老病死的自然之道,最终借助这重重梦境来圆满自身心境,则是另一重之果……”

    “因果无常,因既是因,却又何尝不是另一重因之果?反之亦然。这因与果之间并无绝对,就如同善恶同样无绝对一般……”

    尹修的意识不断地自我拷问,自我参悟着,意识深处不断地掠过自己现实的人生,以及之前那十重梦境中所经历的一段段各不相同的人生……

    一种玄而又玄的明悟悄然的在尹修的意识最深处渐渐浮现,就仿佛是一抹黎明时分的亮光,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一抹原本只是非常微弱的亮光便会渐渐地照亮整个世界!

    让世界结束黑暗,进入到一片光明之中……

    因许久未见,尹修就留箫建军祖孙二人在梅山村中小住了几日。

    三天之后,箫建军和箫睿祖孙二人才启程离开梅山村,然后又转道银海搭乘航班返回了临时首府‘魔都市’!

    如今被毁灭的京都还处于重建当中,所以几位领导人商议一番后,就选定了魔都市作为国家的临时首府,待京都重建完毕后,再将政治中心迁回京都。

    在此不得不说魔都没有被那些西方伪神毁灭实乃不幸中的大幸!

    这还多亏了当初那些西方伪神采取的是由北到南一路向下的策略毁灭一座座华夏的重要城市。

    如果他们是直接按照城市由大到小下手的话,只怕在毁灭了京都之后,第二个他们就会向魔都下手。

    魔都在那些西方伪神的浩劫中能够安然无恙,对于华夏而言的确是值得庆幸的事情。不然的话,华夏的损失将会更加的惨重。

    毕竟,魔都对于华夏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