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一章番天印?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半年之后,尹修本体终于顺利的将斗术练成。

    练成了斗术,尹修本体便取出了那件印玺法器,开始进行祭炼。原本尹修以为想要祭炼这件法器应该会不那么容易。

    毕竟这可是能够镇压一条真龙,当初在那秘境当中也曾展露出过其强横威势的强器。

    然而,当尹修本体真正的开始祭炼之后却发觉,这件法器远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以祭炼。甚至可以说是出乎意料的容易和轻松。

    另外,这件法器也与寻常的修真法器大为迥异。

    原本尹修以为,像如此强大无匹的法器,其中的法阵也必然会是十分复杂繁多的。但却没想到,法器当中的那重重法阵竟是出奇的简单!

    然而,就是这些让尹修觉得十分简单的法阵,却又给他一种无比玄奥神妙的感觉,仿佛这简简单单的法阵之中蕴含着玄之又玄的天地至理一般!

    一些本该需要十分繁杂深奥的法阵组合才能够达到的效果,这枚印玺当中却只需要一道十分精简的法阵就可以。

    可见,炼制这件法器的人,显然已经是真正的达到了足以随心所欲的运用法阵,甚至是化繁为简的地步。

    这让尹修心中不得不感到惊叹和佩服。

    此外,这枚印玺当中的那重重法阵的构成方式也与寻常的修真法器有着天壤之别,让尹修颇为费解和好奇。

    不过这件法器尹修祭炼的过程确实是非常的顺利和轻松。

    给他的感觉,甚至就算是交给一个小小的金丹期修士来祭炼,也都可以顺利的将其祭炼成功,并自如的催动使用。

    只不过,法器所能够发挥出来的威力,应该会与使用者的修为成正比。

    这些都是尹修在慢慢地祭炼那枚印玺法器的过程中的感受和体会。

    转眼间,七天时间过去。

    当尹修将一道祭炼法决打入那枚印玺之际,那枚印玺突然间‘嗡’的猛然一颤。

    下一刻,印玺表面仿佛有一层‘老皮’褪去一般,一抹璀璨的玄光顿时从崩解褪去的那一层表皮之下闪耀绽放了出来,将整个山洞都照亮……

    这一幕让尹修微微惊讶。

    不过他知道褪去‘外皮’之后应该才是这枚印玺法器的本来面目。

    而随着那些玄光渐渐地淡去,出现在尹修面前的是一枚散发着莹莹玄光,透着一股雄浑磅礴气息,并隐隐有那么一丝丝古老、苍凉感觉的宝印!

    尹修随手一招,将面前悬空的宝印招入手中。

    宝印一入手,尹修立刻感觉到手中微微一沉,并有一丝丝厚重的感觉传来。

    当下,尹修不禁拿着宝印仔细的端详了起来。

    只见那宝印表面那一道道纹理都仿佛透着一股玄妙的感觉,这让尹修大为惊奇。

    随后,当尹修发现这枚宝印的底部竟然刻着有两个仿佛鸟篆的字体,仔细的看了看,似乎是‘翻天’二字时,他的心中顿时惊了一下。

    手中拿着宝印,有些呆愣的看着那两个鸟篆字体,好一会儿才渐渐缓过来,不禁自语道:“难道这是传说中的‘番天印’?”

    脑海中转过诸多念头,尹修越想却反而越是觉得很有这种可能性。

    毕竟这可是能够镇压一条真龙,并且把真龙给活活镇压致死的强器。就算它真的是传说中那威力无敌的‘番天印’似乎也不为过。

    当然,至于具体是不是……尹修心中是不置可否的。

    拿着‘番天印’,姑且称之为‘番天印’,研究了一会儿,尹修当即施展法决,将其祭出,想要试试这件法器的威力如何。

    尹修并没有使用多强的力量,仅仅只是非常微弱的一丝法力涌出,稍稍感受一下这枚‘番天印’里面的法阵运转,以及所展现出来的威力效果罢了。

    然而,即便只是一丝的法力,那枚‘番天印’也立刻泛出一阵玄光,随后猛然的朝着前方洞口尹修自己布下的禁制飞砸了过去……

    砰!

    轰隆

    尹修的禁制并没有被击破,但是却有一股十分强横的力量震荡,导致周围的山体都出现了一阵轰隆的震颤。

    而尹修也从自己所布下的那一道禁制所受到的冲击大概的感受到了刚才‘番天印’那一击的威力如何。

    “这件法器委实威力有些惊人。我方才仅仅只是激发了那么微不足道的一丝法力,但是它所爆发出来的威力却依然堪比分神中期修真者的全力一击!”

    “倘若我稍稍加大一些法力,只怕威力估计就能够接近合体期的层次了。要是我当真全力去催动的话,或许在同等境界之下,应当没有什么人能够抵挡得住它的一砸之威……”

    尹修暗暗地自语道。

    心中十分的惊叹这枚‘番天印’的强悍威力以及神异之处。

    因为这件法器显然是属于那种,你给多大的力,那么它就会发挥出相应强度威力的法器。

    它并不会因为你的修为低微,或者使用的法力太少,就无法催动它。只要你给它的力量达到了能够催动它的最低的一个值,那么它都会发挥出相对应的威力出来。

    如此神妙的法器,尹修还是头一回见着。

    确实是跟寻常的修真法器截然不同。修真法器通常都有着修为上的要求,修为不足,那么根本就无法催动得了法器。

    比如,一件下品灵器至少需要元婴期的修为才能够催动,如果你的修为只有金丹期的话,那么就算给你一件下品灵器级别的法器,你也用不了。

    但这枚‘番天印’却完全不一样,不管你是元婴期还是金丹期,只要顺利的祭炼成功了,那么你就可以催动使用它。

    唯一的区别仅仅是威力的强弱之分而已。

    “看样子这枚‘番天印’就算是日后我飞升成仙了,也同样不会无法发挥出我的修为,完全可以一直使用下去,直到达到它的极限为止!”

    尹修手中捏了道法决,直接将‘番天印’收回了体内,心中暗暗地道。

    从这枚‘番天印’能够镇压死一条真龙就可以看得出来,这绝对是一件达到了‘仙道’级别的强器。

    只不过这枚‘番天印’却是与寻常的修真法器,乃至是仙器都大为不同,即使是修真者也能够祭炼,并催动使用。

    相较起来,这枚‘番天印’的价值无疑要比一件寻常的仙器都还要大得多。仙器并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够催动使用的。

    只有使用‘仙元力’才足以催动仙器。寻常的真元法力层次太低,根本无法真正的催动仙器。

    即便是渡劫期的强大修真者也顶多只能催动半仙器而已。在修真界里也就只有体内真元法力已经开始转化为仙元力的‘大乘期’人物能够催动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