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五章仙魔齐动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转眼间,至少有数千名穿着素色道袍的修真者从四周的一座座巍峨山峰之中御剑飞来,漫天的剑光可谓是遮天蔽日一般,茫茫的一大片。

    “布阵!”

    随着凌虚子的一声喝令,几千名至少都在元婴期以上修为的‘三清宫’门徒纷纷御剑就位,分列在宫殿前的那一座巨大的阵盘上方。

    为了能够在外界天地封印崩溃,法则回归的第一时间冲破昆仑仙境外的古仙封印,这一座‘星斗聚星大阵’他们早已演练过无数遍,根本不需要去想,每个人本能都知道自己该列于什么方位。

    几千名最弱也在元婴期的修真者共同构建一座大阵,可想而知这座大阵何等强悍,尤其是三清宫的那三位尊主,以及几位太上长老与诸多的长老级人物全都一起在这座大阵之中。

    随着大阵结成,位于阵眼处的凌虚子、元一子、玄真子三位三清宫的尊主立即开始施展法决,激发阵盘,开启大阵!

    “嗡!”

    随着那座巨大的阵盘猛然一颤,霎时间一道璀璨的银色光柱顿时冲天而起,整座阵盘立刻绽放出莹莹的光辉,银光流转,仿佛通体都是用白银铸就的一般。

    与此同时,阵盘上的那些密密麻麻的玄奥阵纹也立即随之被激活,泛出道道光辉,流光四溢,仿佛一道道水银线似的。

    一股神秘、玄奥、晦涩的力量也随之升起,使得散布在天上以及四周的那数千名修真者所构成的大阵立刻被真正的激活,每一个人身上都立即笼罩了一层彷如星光一般的银色光辉,渲染得犹如一尊尊仙神降临,场面无比的壮观,令人叹为观止!

    随着所有人都被银光所笼罩,整座大阵也立刻运转了起来,一股无比庞大、浑然、磅礴的力量直冲天际。

    霎时间,整个天空中都被搅动,云霞退散,转瞬间便万里无云,连一丝的风都不再能够感受得到,真可谓是风止云歇!

    片刻之后,晴空之中突然间闪烁出了无数的星光,就仿佛夜幕中繁星点点,星光漫天的景象,然而事实上,此刻却是晴朗的白昼……

    在那漫天星光突然出现之后,过了大约那么三五息的时间,一道道粗大的银色光柱蓦然从天而降,落在‘三清宫’众门徒所布下的星斗聚星大阵之中。

    刹那,那座巨大无比的星斗阵盘猛然爆发出一道强烈无比的光芒,简直犹如一颗银色的太阳骤然出现一样,璀璨的银色光辉将四周的宫殿、山峦……全都照耀成了一片银色!

    与此同时,星斗聚星大阵上方的天空中,也忽然间出现了那么一道道仿佛波纹般的涟漪褶皱,如同平静的湖面被投入了一颗石子……

    昆仑仙境之外的昆仑山主脉的其中一座山峰之上,凌望岳眼睛紧紧地盯着脚下的阵盘。

    当他看到阵盘散发的那一层淡淡微光突然间一阵波动时,心头顿时一喜。

    连忙将手中紧握着的那面‘昆仑镜’放在了胸前,神情显得格外的庄严肃穆,眼睛依旧紧紧地盯着阵盘。

    大约数息过后,当阵盘中突然bào shè出一道璀璨的星光冲入云霄的瞬间,凌望岳立刻祭出手中的‘昆仑镜’,强自按捺着内心激涌的心绪,双手迅速的连连打出一道道法决,操控脚下的阵盘。

    随着阵盘表面的那些阵纹一阵波动,从阵盘内所爆发出来的那一股强大、猛烈、雄厚无比的星光能量顿时受到了牵引,注入了被凌望岳所祭出的那一面‘昆仑镜’之中……

    轰!

    当那些星光注入昆仑镜的刹那,昆仑镜顿时猛烈的颤抖了起来,表面的那一层宝物自晦的古朴、平凡的‘外壳’也随之崩溃瓦解,显露出了这一件上古昆仑重宝的‘真容’。

    那是一面布满了玄奥纹理,材质似金非金,似玉非玉,色泽深邃,微泛光晕的古镜。

    那镜面透着神秘的微光,仿佛拥有着无比神奇的力量,让人无法直视。似乎镜光一晃便可窥探人心,可照知世间万物之根源,可洞察过去未来之天机!

    凌望岳睁大了眼睛盯着现出‘真容’的昆仑镜,他的任务其实已经完成大半,接下来就等着脚下的阵盘彻底激发出昆仑镜的力量,然后他再通过阵盘控制引导昆仑镜的力量去轰击昆仑仙境外的那一道古仙封印即可!

    随着从阵盘中涌出的星光不断地注入昆仑镜中,昆仑镜也不停地震颤着,散发出来的光芒也愈发的强烈起来,明显可以感觉得到昆仑镜的力量正在逐渐的复苏。

    凌望岳紧紧地注视着昆仑镜的变化,只待它的力量彻底复苏的那一刻,就立刻操控阵盘,借助这座阵盘,或者说是借助昆仑仙境内由数千名‘三清宫’门徒所布下的星斗聚星大阵的力量,将昆仑镜力量调动出来,去击碎昆仑仙境外的封印!

    距离凌望岳所在的昆仑山主脉近千里之外的西南大山之中,从黄泉魔渊秘境被送出来,带着同样任务的魔修寇海此时同样无比紧张的盯着面前的四杆血幡。

    在天地封印破碎崩溃,法则回归的那一刻,寇海就立刻将早已准备好的四杆血幡祭出,布下了阵法,而后催动血幡,将被拘困在血幡中的那四个九世至阴怨魂和九世至阴怨婴进行献祭,通过它们身上那浓重的冲天怨气来冲破黄泉魔渊外的封印。

    要知道这些九世至阴怨魂和九世至阴怨婴体内所蕴含的那不仅仅是融合的那些至阴男、女婴孩和至阴童男、童女的怨魂所积累叠加的怨气,还有之后被寇海用来喂养这四个怨魂、怨婴的那一座血池中所有丧命的人的怨气。

    这种怨气的积累还不仅仅是单纯的相互叠加,而是一种类似于化学反应似的爆发式,成倍的提升。

    四个九世至阴怨魂与九世至阴怨婴体内所蕴含的怨气简直可以说是惊天地泣鬼神的级别。

    就算是再凶戾的恶鬼见了它们也都只有被当成食物随口吞食的份。

    当然,寇海想要打破黄泉魔渊外的封印依靠的也并不仅仅是这四个怨魂怨婴献祭后所带来的力量,还包括黄泉魔渊中那位魔功盖世的魔主手中的那件强大的上古魔器!

    虽然那件上古魔器已然受损,但是,献祭这些怨魂怨婴的力量却可以暂时的弥补那件强大魔器的创伤,使其短暂的恢复到巅峰时期的力量。

    届时,借助那件上古魔器的力量,再与外界献祭那些怨魂怨婴产生的力量配合,要打破封印并非不可能之事。

    那些怨魂和怨婴本就是以黄泉魔主从那件上古魔器中抽出出来的一道道魔气炼成的,是以献祭那些怨魂、怨婴的力量才可以被那件上古魔器完美契合,暂时弥补那件强大魔器的创伤。

    至于如何将那些怨魂和怨婴献祭的力量传递到黄泉魔渊中,那就得依靠那四杆血幡了。

    此刻,黄泉魔渊外的封印受到法则回归的压制,被削弱到了极致,才能够做到这一点。

    一旦等到法则彻底契合了天地,隐匿之后,黄泉魔渊外的封印强度重新恢复过来,那四杆血幡就很难再将那些怨魂、怨婴献祭产生的力量传递到黄泉魔渊之中了。

    这也是寇海为何也要等待着外界天地间的古仙封印被打破崩溃,法则回归之际才布下大阵,献祭四杆血幡中的怨婴和怨魂的原因。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黄泉魔渊所采取的方式几乎与昆仑仙境是如出一辙。

    只不过昆仑仙境并没有干什么伤天害理之事,而黄泉魔渊则不愧是魔修之人,为了炼成那四个九世至阴怨魂和九世至阴怨婴,至少杀害了数万人之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