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二章巫器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看着仍然没死的黄泉魔主,尹修都忍不住有些惊讶,目光扫过他手中握着的那柄血色长刀,眼中的兴趣是愈发的浓厚了起来。

    能够将自己发出的闪电劈散,同时还保护住了持刀的黄泉魔主,这绝非寻常的法器所能做到。

    “有意思,看来今天收获小不了了。”

    尹修嘴角不禁泛起一抹淡笑,暗暗地自语道。

    此时,天穹中的狂雷闪电已经渐渐地开始减弱,那一道横贯整个天穹的‘锁链’也逐渐地开始变得模糊起来。

    包括那犹如满天星辰般的法则印记也愈发淡化,逐渐消失……

    催动着体内巫力镇压天地间种种灾难异动的巫神尹修对此自然感受更加清晰。虽然他此刻在面对着黄泉魔主,但他的力量却绝大部分都在镇压种种天灾地劫。

    如今随着法则印记逐渐消失,那种种灾难的震荡显然也迅速的在减弱。如果说之前尹修还需要费一点劲才能完全镇压住的话,那么现在,已经变得很轻松了。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在华夏之外的其他地方,种种灾难都在逐渐的平复。

    汪洋大海上的那些惊天巨浪在迅速地平息,猛烈喷发的火山所喷出的岩浆柱也越来越矮,越来越少,狂风和地震同样在不断地减弱……

    只不过,在经历了之前的那一番浩劫之后,整个世界除了华夏之外,可以说全部都沦为了一片废墟。

    更是至少有六七成以上的人直接死于那各种灾难之中。这的确称得上是一场堪称末日一般的天地浩劫。

    这一场浩劫几乎摧毁了一切,劫后余生的人们只能茫然四顾的看着周围到处都是一片废墟,耳畔传来一声声哀嚎和shēn yin声。

    整个场面无比的狼藉、凄凉,让人内心里只感到一阵阵的仿徨无助,和茫然绝望……

    “现在才想逃你不觉得晚了一点吗?”

    巫神尹修看着突然间转身想要朝着半空中那一条十分浑浊的黄泉之河遁逃的黄泉魔主,不禁讥讽的冷笑道。

    旋即,手上立刻施展了一道巫咒,便将逃遁到一半的黄泉魔主给禁锢在了半空。

    黄泉魔主虽然内心对尹修充满恨意和愤怒,但是,从刚才尹修两次出手,他已经很明白,尹修的修为要远远地胜过他,以他的实力,即便手中握有上古魔器罗天化血神刀也绝对无法跟尹修抗衡。

    然而,即便他想要逃跑,却也不是想跑就能跑得了的。

    被尹修禁锢在半空,黄泉魔主不由死死地瞪着尹修,咬着牙不甘的叫道:“你到底是什么人?你的修为,应该至少也已经是渡劫期了吧?难道说你是上古时代的‘昆仑仙境’或者是‘东海三仙岛’的人?”

    尹修微摇了摇头,淡淡的道:“我既不是你所说的昆仑仙境的人,也不是什么东海三仙岛的人。我其实,就是来自这凡尘俗世间的人,所以我不能放任你们这些魔修以活人血肉生魂来祭炼魔道法器。”

    听了尹修的话,黄泉魔主顿时瞪大了眼睛,叫道:“不可能!你怎么可能会是这凡尘中人,主世界的天地灵气已经稀薄匮乏到如此程度,根本不可能会出现你这样强大的人物!”

    “你别想骗我,你一定就是昆仑仙境或者东海三仙岛的人。上古记载,这两处仙境是天下洞天秘境之首,也只有这两处秘境才有可能还能够让人修炼到你这样强大的修为!”

    尹修冷笑了一声,随手一招,直接将黄泉魔主手中握着的那柄血色长刀强行摄取了过来,冷冷道:“你信也罢,不信也罢,我既没有必要骗你,更加没有必要向你解释什么。”

    说话间,尹修已经握住了那柄血色长刀。

    当他手掌握住长刀之际,顿时涌现出一股莫名的亲近感,这让尹修不禁一怔。旋即低头看了看手中的长刀,目光又扫过前方的黄泉魔主,随手对着黄泉魔主就是那么一挥。

    黄泉魔主见状顿时忍不住大叫了一声,“不……”

    然而,他的声音才刚刚发出,尹修手中的血色长刀就迸发出一道血色刀芒,朝着他斜劈而下……

    唰!

    血光一闪,霎时间,黄泉魔主立刻被劈成两半。不过,他的身体才刚刚分离开来,顷刻间就迅速的化作了一滩血水滴落了下去。

    就连他的神魂都来不及逃脱出来,被一抹血光一卷,立刻魂飞魄散……

    “果然厉害啊!”

    看到这把血色长刀的威力,尹修不禁暗赞了一声。

    看着长刀表面泛着的那一层猩红血光,还有仿佛无数怨魂争先恐后的想要从那些血光中扑出来的样子,尹修不禁自语道:“这么多的怨魂,还有这强烈的怨煞阴邪之气,也不知道他到底血祭了多少生魂。以至于连这把长刀自身原本的气息和本来面目都被遮掩了……”

    说完,尹修不由施展了一道巫咒,将血刀上的那些怨魂和阴煞都驱散。

    片刻之后,血刀上的血光暗淡了许多,而且上面现出了好几道的裂纹,同时血刀中所散发出来的气息也稍稍有了一些变化。

    尹修看着现出本来面目的血刀,神情微微愣了一愣,眼睛里显得有点儿吃惊。

    随后,尹修忽然将自己宽厚的手掌放在刀刃处轻轻地一划。

    下一刻,一缕嫣红的鲜血从尹修的手掌流出,沾在血刀上。

    霎时间,血刀突然‘嗡’的一颤,泛着的血光突然间明亮了许多,并不住地低沉颤鸣了起来,似乎很兴奋的样子。

    看到这一幕,尹修不禁喃喃道:“没想到还真的是一件‘巫器’!只不过这件巫器显然被大能人物改造过,即便是修真者也同样可以催动使用。”

    “只可惜,这件巫器受了创伤,威力大减。之前那个魔修显然是采取了一些取巧的方法,借助浓烈的怨煞血气来暂时的弥补这件巫器的创伤……”

    尹修自语着,心中也恍然过来,难怪刚才握住这把血刀的时候会有一种莫名的亲近感。

    原来这把血刀本就是巫神族的巫器,大概是与他这巫神分身体内的血脉产生了一些感应。

    “对了,这件巫器的气息似乎与本体当初得到的那把魔刀中的那一缕魔念十分的相似,或许它们之间有一些关联……”

    巫神尹修猛然想了起来。

    他所指的是当初在五明山‘太清观’从那位天刀门门主宋炳坤手中夺取过来的那把魔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