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四章骨符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对了师父,有件事我想问一下你。”宁月璟忽然抬起头,看着尹修,说道。

    尹修看着她,问道:“哦?什么事,你说吧。”

    宁月璟道:“是这样的,就是我刚才说的那两个跟我在大学玩得很好的同学,她们现在也有到武馆去练武。我就想着能不能教她们点功夫,总归要比她们去武馆里学的要强一些,师父你没意见的吧?”

    尹修闻言,不由淡淡的笑了笑,应道:“嗯,可以啊。这点小事你自己决定就好了,不用跟师父说的。”

    宁月璟顿时嘻嘻一笑,抱着尹修的胳膊,带着几分娇憨的道:“谢谢师父!”

    “呵呵,还跟师父道谢什么?”

    尹修微笑着应道。

    宁月璟嘻嘻笑了笑,接着又道:“师父,还有个事我想问问你,我该教我那两个同学什么功夫比较合适?”

    尹修稍沉吟了一会儿,道:“你那两个同学都是女孩子吧?如果是女孩子的话……唔,待会儿师父给你写两门比较适合女孩子修炼,也比较大众化,容易入门的功法吧。她们现在应该还在筑基阶段吧?”

    “嗯,是呢。她们才刚练武没多长时间,还处于熬练皮肉的地步。”宁月璟回答道。

    尹修轻点点头,道:“行,那待会儿我顺便也把筑基阶段具体该要怎么去熬练身体,进行筑基的方法也都写出来给你,到时候你自己交给她们就好。要是她们有什么不懂的,你自己给她们讲解吧。”

    “嗯!好的师父!”宁月璟忙应道。

    过了一会儿,尹修就把筑基阶段的修炼方法以及两门适合女子修炼的炼气功法写了出来给了宁月璟。

    李思恬和林芳她们距离修炼到炼气期还远得很,那两门炼气功法只能等她们将来修为达到炼气期后才能修炼。

    不过先写出来给小璟交给她们倒是无妨。

    第二天一早,尹修忽然将一枚不知是什么兽类的骨骼交给了宁月璟。

    那枚骨骼大约也就只有拇指那么大小,上面布满了一道道细密的血色纹理,看上去显得有那么几分诡异、神秘的感觉。

    “师父,这是什么?”

    宁月璟随手接过尹修递给她的那块骨骼后,看着手中那枚骨骼的眼神显得有些疑惑,继而抬起头,有些讶异的问了句。

    尹修回答道:“这是师父的巫神分身特意炼制的一枚‘骨符’。上面有一道巫咒,只要你将这枚骨符捏碎,师父就会立马有所感应。只要距离不是太过于遥远,师父都能够感知到你的大致方位……”

    闻言,宁月璟顿时一阵惊讶的低头看了看手里的那枚血纹密布,十分光滑圆润的骨符。

    过了一会儿,才抬起头,对尹修道:“师父,你给我这枚‘骨符’做什么?我又不会离开师父!”

    尹修轻拍拍她的脑袋,微笑道:“师父也没说你会离开啊。只不过是为了以防万一,给你多加一道保险而已。”

    顿了一下,尹修继续道:“你昨天不是说去参加同学聚会的时候遇到了一个三仙教的门徒对你心怀不轨么?所幸你的修为比他高,这才没事。”

    “师父给你这枚骨符就是为了预防下次再有这种状况发生。要是万一下一次你碰见的是一个修为比你高的人,那怎么办?师父也不可能一整天都释放出灵识时时刻刻都盯着你吧?”

    “所以,这枚‘骨符’就很有必要了。现在跟以往可不大一样,以前这世间修为最高的人,也无非就是化元期巅峰,连一个金丹期的存在都找不出。是以师父可以很放心的让小果冻跟着你就好,再加上师父以前给你的那套战甲,足以确保你的安全。”

    “但是现在不一样,无论是昆仑仙境的三清宫,还是三仙岛的三仙教,亦或者是将来或许还会有一些别的什么洞天秘境现世,那些人不仅有金丹期的,还有元婴期、出窍期,甚至分神期、合体期的。别说是小果冻了,就算是让小蛮跟着你,也不足以确保你的安全。”

    尹修也是昨天听宁月璟提及在同学聚会上遇到的事情后才起了这么个念头。既然存在着这样的隐患,并且已经发生过一次,尹修自然不能完全无视之。

    宁月璟是先天纯阴灵体,若是让修为高深一些的人看到她,肯定能察觉出一二来,到时候难保对方不会对宁月璟生出什么想法。

    毕竟,这先天纯阴灵体不仅仅是一种资质绝顶的修行体质,同时也是许多修真者眼中可遇不可求的绝佳‘鼎炉’!

    宁月璟如今才不过区区金丹期修为,尹修自然难以放心。

    听了尹修的这番话,宁月璟这才明白尹修的用意,心中不免有些感动。抬头看着尹修,发自内心的道:“师父,你真好!”

    “放心吧,我以后一定会一直戴着这枚骨符的,如果真的遇到了什么危险,我也会第一时间捏碎骨符通知师父。”

    “嗯。”

    尹修轻点点头,微笑道:“师父就你这么一个徒弟,你现在修为尚浅,师父暂时还放心不下来让你自己闯荡。”

    宁月璟不禁上前张开双手抱住了尹修的腰背,将脸颊轻轻地贴在尹修的胸口,道:“师父,小璟很庆幸能够遇到你,也很庆幸师父当初能看得上小璟,愿意收小璟为徒。”

    “如果没有师父的话,小璟现在恐怕还不知道在哪里,会变成什么样。除了妈妈以外,师父就是小璟这辈子里最最重要的人!”

    看到宁月璟真情流露说出的这番话,尹修微笑着轻搂着她的肩膀,宽厚的手掌在她后肩轻拍了两下,道:“你也是师父人生中非常重要的人。师父这辈子可能也就只收你这么一个弟子,只要是师父能给你的,能为你做的,师父都一定会尽力的去为你做到!”

    “嗯!师父你真好!”

    宁月璟在尹修的怀中低喃了一声,抱着尹修的双手不由得紧了紧,这一刻她感觉自己内心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幸福感和满足感。

    正如她自己所说,尹修在她的生命中是除了她母亲之外,最最重要的人。甚至,就算是跟她的母亲相比,尹修在她心中的地位也是难分高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