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五章三仙教首座弟子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蓬莱仙岛,古玄中与张云松一起来到了一间别院楼阁前。古玄中站在门口,毕恭毕敬的高声道:“师弟古玄中,有事想要拜见闵师兄!”

    随着古玄中的话音落下,片刻之后,阁楼上顿时传来了一个清朗的声音,“古师弟,上来吧。”

    “是,多谢闵师兄!”

    古玄中连忙应道,继而对身旁的张云松示意了一下,两人连忙一起走上了阁楼。

    片刻之后,他们见到了楼阁中,一名男子正盘膝坐在矮几前,悠然的独自细品着清香的茗茶。

    “见过闵师兄!”

    古玄中连忙躬身见了个礼。

    跟在他身后的张云松也同样赶紧恭恭敬敬的问候了一声,“见过闵师兄!”

    闵方磊眼皮都没有抬一下,自顾品着香茗,只是淡淡的轻‘嗯’了一声,继而随口说道:“古师弟,张师弟,你们自己随意坐吧。”

    “多谢闵师兄!”

    古玄中和张云松两人连忙应了声,随后在一侧的位置盘坐下来。

    两人见闵方磊还在品茶,于是也不敢随意出声打扰,只是静静地坐在那等着。

    过了好一会儿,闵方磊终于放下了手中的茶盏,抬头瞥了古玄中和张云松一眼,继而淡淡的出声道:“古师弟,你刚才说,有事想要拜见我,不知道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

    古玄中连忙道:“闵师兄,这次我来找你,是希望闵师兄你能够帮我出口气,还请闵师兄成全!”

    闵方磊闻言,不由眉梢一挑,道:“哦?不知道古师弟遇到什么事了,需要我出面去帮你出气?”

    古玄中脸上浮现出一抹愤然不甘之色,回答道:“闵师兄,是这样的……”

    当即,古玄中把事情大致的说了一遍。当然,其中不免有一些‘修饰’的成分。

    闵方磊听他说完后,顿时皱了皱眉,面色微冷,轻哼道:“不管她有没有什么来头,竟敢欺到我三仙教的头上,还将师弟你打伤,此事绝不能善罢甘休!”

    微顿了一下,闵方磊看着古玄中,又道:“古师弟,这口气,师兄答应替你出了!我倒要看看她究竟有什么能耐,胆敢如此蔑视我三仙教,真当我三仙教无人么?哼!”

    闵方磊冷哼了一声。

    古玄中听完,心中忍不住一阵心花怒放,之前他还多少有些担心闵方磊会不会答应去替他出这口气,现在见闵方磊答应下来,顿时一阵欣喜。

    当下赶忙应道:“多谢闵师兄!”

    “有闵师兄亲自出马,那个贱人就算有通天的本事,也只有乖乖束手就擒的份!”

    古玄中一阵咬牙切齿。

    被宁月璟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打伤,落了面子,还被威吓,古玄中心里可是记恨着呢。

    他之所以没有直接去找自己的师父,就是顾虑他师父未必会答应他,去以大欺小,替他出气。

    所以,他才会直接找了修为不俗的闵方磊。

    闵方磊对古玄中轻摆了摆手,说道:“既然她敢羞辱我三仙教,身为三仙教的首座弟子,我自然会代替三仙教给她一些教训,让她知道我三仙教不是谁都可以羞辱的!我三仙教的弟子,更加不是任人欺凌的!”

    说完,闵方磊长身而起,对古玄中道:“正好我现在也没有什么事,就跟你们去一趟那俗世间,尽快解决我也好早些回来练功。现在距离首席弟子之争已经不远,我也得好好的准备准备,争取这一次能够杀入前十之列!”

    古玄中连忙道:“是!我相信以闵师兄的实力,这次首席弟子之争必然能够进入前十!”

    古玄中不重不轻的拍了一下马屁。

    闵方磊满意的微笑了笑,抬手轻摆了一下,道:“好了,咱们走吧!”

    当下古玄中与张云松便带着闵方磊一同离开了三仙岛,再次前往了银海市……

    另一边,宁月璟正在一座公园僻静的角落里教着李思恬和林芳两人练武。

    四周除了一座凉亭之外,就只有一些假山乱石堆积着,还有些许树木,并没有其他人在场。

    宁月璟是特意找了这么个既宽敞又没人的地方来教李思恬和林芳她们俩修炼。

    尹修写给她的两门功法以及筑基阶段的修炼方式,宁月璟都有带来,直接交给了李思恬和林芳两人,然后为她们仔细的讲解了一番。

    当然,讲解的内容,主要还是集中在筑基阶段熬练身体方面的修行。

    毕竟李思恬和林芳两人现在距离炼气期还远得很,提前跟她们说太多关于炼气期阶段的东西,以及那两门炼气功法,她们也未必能真正理解。

    当前来说,对她们更重要的无疑还是筑基炼体的修行。

    除了尹修所写的那些之外,宁月璟还另外教了她们俩一门可以辅助炼体筑基的掌法武学。

    此刻,宁月璟就正在教导和纠正李思恬和林芳两人对那门掌法的招式动作。

    “思恬,你这里手臂要稍微抬高一点,然后架子不要绷得太死了,稍微放松一些,显得自然一点。这样你才能更加顺畅的衔接下一招,不至于使得招式之间衔接得那么生硬、死板。”

    宁月璟站在李思恬旁边,一边对她示范着标准的动作姿势,一边嘴里讲解着。

    帮李思恬纠正后,宁月璟又看了看旁边的林芳,又说道:“林芳,你这里就是跟思恬恰恰相反,你的动作姿势显得太软绵绵了,根本一点劲道都没有。你这样是很难使上力,发挥出招式的力量的。”

    “这招式固然要放松,要自然,要流畅,或者说是行云流水那样。但是,在施展招式的过程当中,你也需要发力,需要使劲,甚至等将来你们修炼出真气后,还要激发体内的真气来融合到招式之中……”

    宁月璟十分细心的跟李思恬和林芳两人一点点的讲解她们的不足,以及精要的地方。

    讲得非常的细致,李思恬和林芳两人听着都连连点头应着,用心去记下宁月璟所说的那些话,尽力去理解。

    宁月璟跟她们俩的关系确实很不错,所以在教导她们的过程中,宁月璟也显得十分的有耐心。

    反正宁月璟现在每天除了自己的修炼之外,也没有什么别的事情需要做的,来教教李思恬和林芳她们也不错。

    既能帮这两个好友一把,同时也给自己找点事做,不至于每天除了修炼,还是修炼那么枯燥。

    这也有益于她调节一下自己的心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