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章作茧自缚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面对长袍男子带着惊慌、恐惧的诘问,尹修一脸淡然随意,似乎并没有要回答他的意思,而是将目光投向了身旁的蓝心妍身上。,: 。

    此时,蓝心妍两眼正紧紧地盯着尹修的面孔,脸上充满了‘激’动的神情,见尹修的目光望来,她才终于颤声道:“尹、尹修?真的是你?”

    之前就已察觉到蓝心妍望着尹修目光不太平常的厉沧海和凌烟两人此刻听到蓝心妍的话后,都不由感到有些吃惊。

    他们显然都没想到蓝心妍竟然会跟这位实力强大得可怕,连那个长袍男子都能轻而易举zhi fu束缚住的‘前辈’相识!

    而听到蓝心妍的话后,尹修不由得对着她微微笑了笑,和善的说道:“蓝姑娘,好久不见。”

    闻言,蓝心妍不禁深吸了口气,努力的平复着内心的那份‘激’动和欣喜,望着尹修道:“尹、尹修,好久不见!”

    尹修见蓝心妍似乎还未平复心绪的‘波’澜,于是不由对她微笑了笑,道:“蓝姑娘,咱们稍后再慢慢叙旧吧,还是先把他们给处理了再说。”

    尹修指了下被他束缚住的长袍男子以及紫服男子等人。

    蓝心妍的目光也不由得望了过去,看到长袍男子等人后,她的眼中也不禁闪过一道煞气。

    就在刚才,她差点被对方扒皮‘抽’筋、削‘肉’剔骨的虐杀,若不是尹修及时赶到救了她,只怕今日她以及厉沧海、凌烟不仅要死在这些人手里,而且还会受尽他们的折磨。

    是以,蓝心妍对长袍男子等人没有怨怒那是不可能的事。

    听到尹修的话后,她当即就毫不犹豫的应了声:“好!”

    尹修轻点了点头,目光马上又转移到了被缚龙鞭捆着的长袍男子身上,眼神中透着一股冷厉的寒芒。

    触及到尹修那冰冷的目光,长袍男子不由自主的心头一颤,忍不住再次颤声说道:“你、你想怎么样?”

    “我想怎么样?呵……”

    尹修看着他,嗤笑了一声,继而淡淡的摇了摇头,带着几分讥讽的道:“你之前不是还说要捏碎他们几人全身的骨骼关节,然后还要扒皮‘抽’筋,削‘肉’剔骨,剜心挖肺么?还说这种死法很痛快,不如,我就让你好好的感受一下你口中的这种‘痛快’的死法怎么样?”

    “你也可以放心,我同样可以向你保证,绝对不会那么随随便便就让你轻易的死掉的。我想,你应该不会怀疑以我的修为连这一点都办不到吧?”

    说完,尹修的嘴角不禁‘露’出了一抹淡淡的微笑,就仿佛是魔鬼的笑容一般,看上去似乎‘挺’温和的,但却给人一种‘阴’冷、渗人的恐惧感。

    长袍男子瞬时面‘色’一白,眼前甚至有点儿泛黑的感觉。他心里忍不住开始懊悔,早知如此,之前就不该说那些话了。

    只是,他自己也清楚,除非是事先知道会出现尹修这么一位强横无匹的渡劫期强者来救蓝心妍等人,否则以他的个‘性’和行事作风,该说还是会说,该做的也还是会做。

    修行魔道的他,这种折磨虐杀他人取乐的事情他早已是习以为常,怎么可能会突然间就改掉?

    只是,现在他却是作茧自缚了。

    他现在就算后悔也已经没有用处。眼下是形势完全逆转,他也成了别人砧板上的鱼‘肉’,只能任人宰割。

    不仅仅是长袍男子,还有他的那些徒弟在听到尹修的话后,一个个也都变得面‘色’苍白了起来。

    他们也都开始担心和恐惧尹修会不会也这样对待他们。

    此刻,他们的脑海中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了曾经一个个被他们如此虐杀的那些人临死前的惨状和那凄厉的惨叫哀嚎声。

    瞬时间,一个个都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心中升起了一股不寒而栗的感觉。

    以前他们从来就不觉的虐杀别人有什么不妥的,相反还十分的兴奋和开心,完全当成是一件乐事。

    现如今,当他们自己变成了被人虐杀的对象时,终于体会到曾经那些被他们虐杀的人心中是何等的恐惧和煎熬。

    “你、你放我一条生路吧,只要你肯放过我,我马上就把他们的三‘色’月灵果还给他们。还有,我的储物戒指里的所有东西也都可以送给你,就当是买我这条命如何?”

    长袍男子终于还是禁受不住死亡以及被虐杀的恐惧,颤声着开口向尹修求饶了起来。

    蝼蚁都尚且知道偷生,更何况是他这样已经修炼到合体中期的修真者?

    如果能活下去的话,谁又想死?

    更何况是要承受无尽的痛苦,被虐杀致死呢!

    只不过,长袍男子显然是已经‘乱’了方寸,他说出的这番话让尹修感到一阵可笑,轻蔑的看着他,道:“买你的命?嗤,你觉得你手指上的储物戒指现在还是你的东西?”

    “居然还想用里面的东西来买你的命,当真是可笑之极!”

    闻言,长袍男子的面‘色’顿时愈发的苍白了起来,显然,尹修这是根本就不打算放过他们啊!

    长袍男子从未想到过自己有朝一日也会被人如此的戏谑嘲讽,被人掌控生死。

    这时,尹修忽然又对身旁的蓝心妍问道:“蓝姑娘,你们想怎么处置他们几个?”

    听到尹修的询问,蓝心妍顿时一脸煞气,咬牙切齿的道:“尹修,如果可以的话,就按照你刚才说的那样,让他们自己也好好的尝尝被虐杀的滋味!” ,

    “没错!这就叫做以彼之道还施彼身!这些人都死有余辜,若是让他们死得太痛快了,反倒是便宜了他们!”

    凌烟也忍不住恨恨的附和了一句。

    尹修闻言,不禁对他们微笑了笑,道:“扒皮‘抽’筋、削‘肉’剔骨什么的,太过于血腥了。不过,我还有别的法子可以让他们承受比这更加强烈的痛苦。”

    说罢,尹修当即掐动印决,眨眼间打出了一道封禁法术将长袍男子体内的神魂禁锢住,如此一来他就无法再调动体内的力量。

    紧接着,尹修直接收回了捆缚着长袍男子的缚龙鞭,只以法力束缚住他。顺便将他手指上的储物戒指也摄取了过来。

    在其他人都有些不明所以的时候,尹修又忽然伸出了自己的手掌,朝着长袍男子轻轻地那么一弹指。

    霎时间,一缕微弱的三‘色’火苗‘嗤’的一下蹿出,如同一道火星飞溅,朝着长袍男子直‘射’而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