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一章一剑杀之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灵火达到九阶,变成火灵后,即便只是炼化其释放出来的火焰也可成为‘火种’,日后慢慢蕴养壮大起来。,: 。

    偏殿内的那些人除了正在炼化火灵丹的那人之外,其他几人此刻炼化那些空中火显然就是想要收集‘火种’为自己所用。

    虽然远远比不了炼化那枚火灵丹,但至少将来也有机会可以把‘火种’培养壮大起来……

    当尹修靠近那间偏殿时,里边的那几人显然也察觉到了尹修的出现。

    顿时,几个人不由得纷纷抬头朝尹修望来,继而面上不约而同的‘露’出了带有几分惊愕的表情,完全没想到会有陌生人出现。

    只是这座宫殿内四处都布满了禁制,他们的灵识也无法透过禁制查探到外界的情况,自然也就不知道之前被他们安排守候在宫殿‘门’口的那两人怎么样了。

    不过尹修的出现还是让他们心头微微一沉。

    心知守在宫殿外的两人,甚至封锁秘境入口的那几十人只怕都好不到哪里去,否则眼前此人如何能进来这里?

    几人迅速的眼神‘交’流了一下,紧接着,其中一名身着紫袍的男子立即停下了炼化空中火的法决,目光微冷的盯着尹修,上前沉声道:“你是什么人?是如何进来的?”

    这名紫袍男子也有着渡劫期的修为,不过跟正在炼化那枚火灵丹的那人相比,他的修为无疑还是逊‘色’了许多,仅仅是渡劫初期,而那人却已经是渡劫后期。

    显然这名紫袍男子应该不是火云宗的宗主,尹修估计他应该是火云宗这几十年中突破到渡劫期的,正在炼化那枚火灵丹的那人应该才是火云宗的宗主。

    除了紫袍男子之外,另外四个合体期修为的修真者也都纷纷停了下来,眼中带着几分冷厉之‘色’的紧紧盯着尹修,面‘色’不善,充满敌意。

    听到紫袍男子的喝问,尹修淡淡的道:“我是何人与尔等何干?这里乃是无主之地,我想进来便进来。”

    “无主之地?哼,谁告诉你这里是无主之地的?这里现在已经是我火云宗的地盘,你敢擅闯我火云宗之地,本座这就让你知道后果!”

    紫袍男子冷哼一声,当即便迅速掐动印决,施展出了一道法术朝尹修攻击过来。

    想到守在外面的人很可能非死即伤,他自然也就不再客气,立马出手。

    站在他身后的那四名合体期的火云宗之人也都纷纷毫不迟疑的各自施展法术,或者祭出法器、飞剑攻向尹修……

    尹修见状,眼中顿时闪过一道冷芒,紧接着,他毫不犹豫地掐了一道印决,口中低喝一声真言:“斗!”

    斗术一出,霎时间,尹修身上的气息一阵暴涨。

    在斗术的加持之下,他的法力已然增幅到了自身的八倍!

    法力暴涨之后,尹修又立刻祭出了太荒青钟抵御对方的攻击,同时天方卓古剑也同样被祭出,矫若游龙般的朝着偏殿内的紫袍男子电‘射’而去。

    尹修在施展了斗术之后,法力已经比那同为渡劫初期的紫袍男子强横了太多,祭出太荒青钟防御,根本就不需要全力去催动它就足以抵挡住对方的攻击。

    至于另外那四个只有区区合体期修为的火云宗之人的攻击,尹修更加没有放在眼里。

    尹修身上那突然间暴涨的法力显然将偏殿内的紫袍男子等人吓了一大跳,之前尹修有意隐匿着自己的气息,没有刻意外放出来,对方自然无法查探知晓尹修的具体修为如何。

    只是此刻在施展了斗术之后,那磅礴的法力‘波’动却是已经无法再隐匿住,自然而然就被对方感知到。

    一时间,那几名火云宗之人纷纷一阵大骇。

    谁也没想到尹修的实力竟会如此的恐怖,那法力之强,恐怕已经是接近渡劫期巅峰的地步!

    就连原本仍然还在继续炼化那枚火灵丹的火云宗宗主柳宗正都忍不住大吃了一惊。

    在他们惊骇之际,尹修祭出的天方卓古剑已经如同一道闪电般而至。

    正面着天方卓古剑的那名紫袍男子一副大惊失‘色’的样子,仓皇的连忙祭出了一件伞状防御法器,想要抵挡天方卓古剑的攻击。

    柳宗正也不得不赶紧暂时停下了对那枚火灵丹的炼化,匆忙出手想要帮紫袍男子拦下尹修的天方卓古剑。

    只不过他的出手还是稍晚了一些,当他刚祭出自己的飞剑,要去lán jié天方卓古剑时,尹修的天方卓古剑已经猛地一下刺在了紫袍男子祭出的那件伞状防御法器之上。

    ‘嗤’

    伴随着一声裂帛般的声响,紫袍男子的防御法器终究还是没能抵挡住尹修的天方卓古剑,直接被一件撕裂了防御,法器刚刚祭出便立刻又倒卷回了紫袍男子体内。

    天方卓古剑仅仅是余势略减,很快便闪电般的掠过了紫袍男子的脖颈之处……

    唰!

    天方卓古剑掠过紫袍男子脖颈之后,立刻又在尹修的催动之下朝着旁边的另外一人飞‘射’而去。

    那人见状顿时一阵骇然。

    好在这时候,柳宗正祭出的飞剑终于赶了过来,截住了尹修的天方卓古剑,这让那人不由得暗暗地松了口气,他的额头上在刚才那一瞬间已经沁出了一层细密的冷汗。

    只不过,当他朝紫袍男子望去时,脸上的神情却是不由得微微一呆,甚至瞳孔中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了几分惊惧骇然之‘色’。

    只见那紫袍男子此刻瞪大了眼睛,满是不敢置信的神‘色’,还有几分惊恐、畏惧、恍惚、茫然、不甘以及绝望……等等复杂无比的情绪浮现。

    而他的脖颈处也渐渐地出现了一道血痕,那血痕迅速的愈发明显,一丝丝的鲜血悄然的溢出,并且有无数微弱的凌厉剑气从那血痕之中‘嗤嗤’的‘射’出。

    最终,紫袍男子的脑袋突然地‘哗啦’一下,从脖子上掉了下来,一道血柱也如喷泉一般从断头处喷‘射’而出。

    紫袍男子的神魂想要从断落的脑袋里遁逃出来,然而残留的剑气却在他的神魂刚从灵台遁出一半的时候就将之绞碎,彻底湮灭……

    尹修在施展了斗术之后,法力的强度已然接近于渡劫期巅峰的地步,又是猝不及防之下,仅仅渡劫初期修为的紫袍男子如何能抵挡得住尹修的天方卓古剑攻击?

    直接被一剑干净利落的击杀也就不足为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