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六章滚出来受死!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曲师弟,就是这里?” 海天城,蓝家之外的半空中,一名身着白‘色’金边长袍,面容儒雅俊朗的男子看着下方的蓝家别院,不由得淡淡的开口问道。

    闻言,一侧的曲晟连忙恭敬的回答:“少掌教,就是这里。”

    那名身着白‘色’金边长袍的男子显然就是玄剑宗少掌教凌满堂!

    现场除了凌满堂与曲晟之外,那位兆师兄以及其他几位玄剑宗弟子,还有凌满堂的那四名合体期的护卫也都在场。

    另外,曲尚也同样在此。

    此时,曲尚看着下方的蓝家别院,眼中充满了一种得意和‘阴’冷。他现在就等着看蓝家如何承受玄剑宗少掌教的雷霆怒火。

    看看蓝家请来的那人今天还有没有那个胆子和底气如同当日那样叫嚣让他尽管把玄剑宗的人叫来!

    “蓝心妍,今日便是你蓝家覆灭之期,不知道等下你会不会后悔跪下来求我。不过,就算你今天再求我也已经没有用了,我曲尚说过,一定会让你后悔的,哈哈!”

    曲尚心中得意的想道。

    眼睛望着蓝家别院,嘴角挂着一缕淡淡的冷笑……

    “既然是这里,那就让这个什么狗屁蓝家的人统统都给本少掌教滚出来受死吧!”凌满堂冷声道。

    “是,少掌教,我这就让蓝家的人出来受死!”

    曲晟连忙应了一声,当即便稍稍上前了一些,正要开口,这时曲尚却叫住了他,“昇儿,此事还是‘交’给叔叔我来吧。“

    曲晟看了看他,不由得轻点了点头,应道:“也好,二叔,那就‘交’给你来吧。”

    “好嘞,嘿嘿……”

    曲尚笑了两声,当即深吸了口气,对着蓝家便高声叫道:“蓝心妍,还有当初打伤老子的那个‘混’帐东西,马上给老子滚出来受死,今天你们的死期到了!”

    曲尚的声音传得很远,偌大的海天城几乎每一个角落都能听得到。

    而他的声音也引来了许多人的好奇,只是在城内,一般人也不敢随意使用灵识‘乱’扫,免得惹怒了哪位大人物,万一对方出手,搞不好自己小命都得丢掉。

    是以,许多人在听到曲尚的声音后,都纷纷从各自屋内,或者是城内的茶楼酒肆当中冲天而起,飞到了天上,远远地望着蓝家这边的情况,许多人都充满了好奇,议论纷纷。

    曲尚毫不在意远处围观的那些人群,反而是哈哈大笑了一声,继续得意张狂的对着蓝家叫嚣着。

    此时,蓝心妍、厉沧海、凌烟,包括这些时日已经恢复了一些的蓝星河以及蓝家其他的那些人也都听到了外边曲尚的话。

    一时间,所有人都不禁有些惊疑不定。

    “是那个曲尚的声音!没想到他居然真的还敢再来蓝家挑事,当真是不怕死吗?”凌烟愤愤的说道。

    厉沧海却是皱了皱眉,道:“只怕没那么简单,当日他已经被尹前辈打伤,教训过一顿,他既然还敢再来,恐怕是找到靠山了。不出意外的话,或许他真的说动了玄剑宗的人前来……”

    说到这,厉沧海不由得释放出灵识查探了一下。

    然而,当他的灵识散开发现正在蓝家之外,半空中的曲尚和凌满堂等人时,却见那凌满堂忽然重重地冷哼了一声。

    紧接着,厉沧海顿时突然如遭重击一般,浑身一颤,‘哇’的一声,便吐出了一大口粘稠的鲜血……

    一旁的蓝心妍和凌烟两人一见顿时大惊。

    两人连忙上前扶住有些摇摇‘欲’坠,面‘色’苍白如纸的厉沧海,惊呼道:“沧海,你怎么样?不要紧吧?”

    听到两人的话,厉沧海勉强的摆了摆手,继而深吸了口气,缓了一下后,才开口说道:“我,没事,还死不了。”

    “没想到那曲尚真的找来了厉害的帮手,我刚才有看到那些人,从他们的衣着来看,应该确属玄剑宗的人无疑。”

    闻言,蓝心妍和凌烟两人不由面面相觑。

    蓝心妍忍不住轻则道:“你既然已经猜到那个曲尚找来了玄剑宗的人,干嘛还要那么冒失的释放出灵识去查探!”

    厉沧海苦笑的摇着头道:“我不过是想确认一下,原本是打算扫一下就立马收回灵识的,谁想到那曲尚找来的人还真是厉害,仅仅是那么一瞬的功夫就出手将我震伤。”

    “我这伤势,怕是没有十年八年的静养是很难恢复过来了……”

    厉沧海不禁有些唏嘘和低落。

    灵识受创是十分麻烦的,往往要比身体上的创伤要难愈得多。

    蓝心妍见厉沧海这么说,也不忍再责怪他冒失,只得道:“既然那曲尚真的找来了玄剑宗的人,那咱们还是闭‘门’不出吧,也别再随意释放出灵识去查探了,免得再被对方出手震伤。”

    “相信有尹修留下的阵法,应该可以确保我们安全无虞的。”

    蓝心妍对尹修还是非常信任的。

    一旁的凌烟也点头道:“不错,对方居然有能够直接出手震伤沧海你灵识的高手,仅凭我们绝对不是对手。”

    “还好当日尹前辈有先见之明,给咱们布下了一座防御阵法,以尹前辈的修为,除非对方来了渡劫期的人物,否则想来是没那么容易能攻破尹前辈的阵法。”

    “嗯。”

    蓝心妍应了一声,随即又道:“走,咱们还是出去到院子里看看对方到底来了多少人。”

    “也好!”

    凌烟应了一声,当即起身与蓝心妍一起走出到了前院中。

    厉沧海虽然受伤不轻,但在缓了一下后,还是稍稍好受了一些,只是面‘色’依旧苍白,他还是跟着一起走了出去。

    与此同时,原本在后院中养伤的蓝星河也同样走到了前院来。

    “姐……”

    蓝星河虽然还显得有些虚弱,但伤势其实已经恢复了大半,见到蓝心妍,便开口叫了一声。

    “嗯,星河,你也过来了啊。”

    蓝心妍应了一声。

    蓝星河点了点头,看到一旁的厉沧海面‘色’苍白,顿时有些吃惊的问道:“姐,厉大哥怎么了?”

    厉沧海强笑了一下,道:“没什么,受了点小伤罢了。”

    蓝星河将疑‘惑’的眼神投向蓝心妍。

    蓝心妍轻叹了口气,道:“刚才你厉大哥想用灵识去查探一下,然后就被玄剑宗的人出手给震伤了灵识。”

    “什么?”

    蓝星河大吃一惊。

    他也很清楚灵识被伤是什么样的情况,一旦稍重一些,想要恢复过来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而看厉沧海的样子,怎么都不像是伤得很轻。

    “厉大哥,你不要紧吧?”

    蓝星河连忙关切的问了一句。

    厉沧海摆摆手,勉强的微笑了一下,说道:“放心吧,不要紧,虽然伤得不轻,但只需要调养一些时日还是能恢复过来的。”

    “那就好!”

    闻言,蓝星河不由暗暗地舒了口气,能恢复过来就好。

    灵识受创,最怕的就是那种无法恢复的永久‘性’创伤。只要能恢复,哪怕费时长久一些也无妨,修真者的寿元漫长,休养个几十年上百年都不要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