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七章剑气之威!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看到蓝心妍等人出现在蓝家前院中,曲尚顿时冷笑了起来。。  “蓝心妍,怎么只有你们几个?当日将我打伤,还不可一世的叫嚣让我尽管把玄剑宗的人叫来的那个‘混’帐东西呢?他怎么不滚出来受死?”

    曲尚嚣张的叫道。

    蓝心妍与身边的凌烟、厉沧海相互看了看。

    这时,凌烟开口说道:“蓝姐,那位尹前辈不是给你留了一道传书飞剑吗?我看,还是发飞剑传书给他吧!”

    “那个曲尚真的把玄剑宗的人给叫了来,虽说尹前辈留下的阵法应该可以让我们坚守很久,但我们总不可能一直就困在这里,都不出去吧?我看还得要请尹前辈前来才能解决……”

    厉沧海也赞同的点了点头,“是啊,心妍,还是给尹前辈发飞剑传书吧。”

    蓝心妍稍沉‘吟’了一下,点头道:“好吧。那我这就给他发飞剑传书。”

    当下蓝心妍施展了一道障眼法术,遮掩了自己的身形,随后取出了当初尹修留给她的那道传书飞剑,立马便将事情的大致情况写入其中,紧接着将那道传书飞剑‘激’发。

    霎时间,那道传书飞剑瞬间化作一道微不可觉的剑光破空而去。

    大多数的传书飞剑其实都有着隐匿行迹的阵纹和符篆,一般人很难察觉,而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避免被其他人发现,lán jié了传书飞剑。

    尹修给蓝心妍的这道传书飞剑也同样有着隐匿行迹的阵纹,这是尹修亲自炼制的,寻常人物更加不可能那么容易发现它。

    因此,在蓝心妍发出传书飞剑,破空消失之后,凌满堂等人都丝毫没有察觉。

    只不过他们看到蓝家前院中的蓝心妍等人突然被障眼法术笼罩,凌满堂顿时微皱了皱眉,有些不太明白蓝心妍等人的意图。

    这时候,他索‘性’对身旁的一名合体期护卫说道:“去,给我把此地的防御阵法摧毁,直接灭了他们,还与他们废话那么多作甚?”

    “是!”

    那名护卫闻言立马应道。

    当下,那名护卫马上疾掠上前,低头看了眼下方的蓝家,当即掐动印决,顷刻间施展出了一道法术,化作一只寒气森然的巨大冰鸟,朝着蓝家振翅呼啸而去……

    呼

    那只巨大的冰鸟猛地撞在蓝家的防御阵法上。

    霎时间,一阵轰隆巨响,冰鸟猛然炸裂,而笼罩着蓝家的那一座防御阵法却是岿然不动!

    蓝家的这座阵法乃是尹修亲手所布下,又岂是那么容易被撼动的?

    只不过,玄剑宗的那些人却并不知晓这一点。

    眼见凌满堂的那名合体期护卫出手居然都没能撼动蓝家的那座阵法,顿时纷纷‘露’出吃惊之‘色’。

    显然对蓝家的那座防御阵法居然有如此强横的防御能力感到意外不已。

    不过,在吃惊过后,那名出手的护卫却是感到有些面上无光。

    当下,他冷哼了一声,索‘性’祭出了自己的法器,那是一根大锏,通体泛着深沉幽暗的光芒,在他的法决催动之下,大锏带着一阵呼啸,狠狠地一锏砸在了蓝家的阵法之上。

    轰隆!

    又是一声剧烈的响动,这一次,在那名护卫奋力一砸之下,蓝家的防御阵法终于微微震颤了几下,‘激’起了些许淡淡的涟漪。

    不过,就在这时,那座阵法之中却突然的厉芒一闪,紧接着,一道凌厉无比的剑气猛地从阵法当中而出……

    嗤!

    空气被瞬间撕裂,出手攻击阵法的那名合体期护卫突见一道剑气袭来,顿时心下大骇,本能的祭出了体内的防御法器。

    然而,下一刻,那道凌厉的剑气就已经到了他面前。

    他只感觉到自己祭出的防御法器如同一层窗纸一般,一触即溃,立刻倒卷回了他体内。

    紧接着,他感觉自己‘胸’口蓦地一凉,一阵剧痛顷刻间从‘胸’口传来,并瞬间扩散全身……

    “啊!”

    那名护卫发出一声凄惨的大叫。

    下一刻,他的身体立刻‘嘭’的一声炸裂开来。

    无数细碎的剑气撕裂了他的身体,形成了一道凌厉无比的剑气风暴,直接将那名护卫炸裂的身体碎块彻底绞碎成了‘肉’末,‘混’着鲜血如雨般洒落。

    他的神魂也同样被那一股剑气风暴绞杀湮灭,没能幸免。

    这一幕来得十分的突然,几乎没有任何的征兆,所有人都完全没有预料到,就连凌满堂以及他那另外三名同样有着合体期修为的护卫此刻也都是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所有人都呆呆的看着面前的那一幕血雨,看着那一道剑气风暴席卷开来,几乎将空间都扭曲……

    所有人都一阵不知所措,面‘色’呆滞,眼中满是震惊、恍惚、失神的神情。

    过了好半晌,待前方那一道剑气风暴逐渐平复消散之际,凌满堂才终于深吸了口气,渐渐回过了神来。

    他的眼中先是充满了震惊的神情,紧接着又变成了惊怒‘交’加,最终是充满了怒火!

    他的护卫居然死了!

    死在了这么一个小地方。

    凌满堂心中的怒意不可抑制的上涌,咬牙切齿的道:“渡劫期!刚才那一道剑气绝对是达到了渡劫期的层次!”

    听到凌满堂的话,其他人也终于都纷纷惊醒了过来。

    那曲尚此刻忍不住感到一阵惊惧和慌‘乱’,他原本以为挑动了玄剑宗的人前来,就必然能够将蓝家,将当日重伤他的那人统统都剿灭,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

    却万万没想到,连玄剑宗的一位合体期高手都被蓝家的那座阵法中突然冒出来的一道剑气给杀死……

    “难道……这座阵法,还有刚才的那道剑气都是那个人布下的?否则,蓝家怎么可能会有如此强横的防御阵法,更不用说达到渡劫期层次的剑气!”

    “如此一来,岂不是表明那个人是渡劫期的强者?”

    想到这,曲尚忍不住有些惊恐的微颤了起来。

    他不过区区出窍期修为,一旦得知自己很可能是得罪了渡劫期的强者,心中那股惧意便止不住的袭来。

    他原本还以为尹修就算不是分神期修为,最多也就是合体期而已,却没料到尹修的修为远比他想象的还要强大得多!

    “少、少掌教,现在怎么办?”

    曲晟有些磕绊的问道。

    如果说对合体期的对手他们还不怎么放在眼里的话,但是渡劫期……那就大不一样了。是以,曲晟也不禁感到了有些惊惧和慌‘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