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八章杀机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不仅是曲晟,包括那位兆师兄在内,其他的几名玄剑宗弟子也都纷纷‘露’出了些许迟疑之‘色’。.: 。

    虽然玄剑宗还不至于多么忌惮一个渡劫期的修真者,但是,如非必要的话,也不至于为了一点小事就随意得罪达到这种层次的强大人物。

    因为到了这种层次,即便是玄剑宗想要围杀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而一旦对方铁了心要跟玄剑宗作对,那么对于玄剑宗来说也将会成为一个大.麻烦。

    固然玄剑宗本身不惧怕渡劫期的修真者,但是玄剑宗‘门’下那么多弟子,难道就永远都不出宗‘门’了?

    只要玄剑宗的弟子外出历练,一旦被对方盯上,那么基本上就是十死无生的结果。

    玄剑宗总不能随便一个弟子外出都要让渡劫期的长老随行保护吧?

    那样的话长老还要不要修炼了?

    而且一般的弟子也不可能得到这样的待遇,甚至,就算是有渡劫期的长老随行保护也不敢说就能够一定确保弟子的安危。

    毕竟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以有心算无心,怎么防范都总归会有疏忽,‘露’出漏‘洞’的时候。

    另一点,则是已经修炼到渡劫期的人物一旦日后能够顺利渡过天劫,踏入大乘期的话,即便是玄剑宗也会有覆灭之虞!

    所以,即便是像玄剑宗这样的强大宗‘门’,在面对渡劫期人物的时候,也是相对比较慎重,如非必要绝不会轻易与对方结下仇怨。

    因为谁也无法保证对方不会在几年,或者几十上百年之后,顺利的渡过天劫,成为大乘期的‘半仙’人物。

    “少、少掌教,我觉得此事……此事还是该慎重一些。我建议先汇报给掌教和诸位长老们比较合适。”

    那位兆师兄忍不住开口建议道。

    刚才凌满堂那名合体期的护卫都在那一道剑气的攻击之下顷刻毙命,他自然不会有丝毫的怀疑凌满堂对那道剑气的威力达到了渡劫期强度的判断。

    不仅是那位兆师兄,其他的几名玄剑宗弟子也都纷纷上前附和道:“是啊,少掌教,既然这个蓝家有渡劫期的人物作为靠山,我觉得咱们还是将此事汇报给掌教和长老们定夺更好一些。”

    “渡劫期的人物非同小可,若是把对方得罪死了,日后难免不会遗留什么祸患。”

    当然,也并不是所有人都这么觉得,也有人持反对意见的。

    “话不能这么说,如果在之前,那么确实要慎重对待。但是现在钟护法被对方的剑气所杀,若是我们就此罢休,那岂不是显得我们玄剑宗怕了对方?”

    “渡劫期的人物固然实力强大,但是我们玄剑宗难不成还会忌惮区区一个渡劫期修真者?我觉得,此事咱们玄剑宗绝不能善罢甘休,不仅要把这个小小蓝家全部诛灭给钟护法陪葬,更要把留下那道剑气,杀害了钟护法的那个渡劫期修真者一并找出来,给钟护法报仇!”

    “没错!渡劫期又如何?那靖州蓝氏的家主不也照样是渡劫期的修为?现如今他还不是被长老们四处追杀,犹如丧家之犬一般,惶惶不可终日。而那蓝氏更是被咱们玄剑宗彻底覆灭。现如今不过就是又一个渡劫期修真者而已,咱们玄剑宗照样能灭了他!”

    听着身边两种不同的声音,凌满堂盯着下方蓝家别院,微眯了眯眼,狭长的眼眸中透出一缕森然的寒光,冷冷地道:“我玄剑宗的人的确不能白死。何况死的还是钟护法,必须要有人陪葬,我们也必须要给钟护法报仇!”

    “不然的话,旁人还以为咱们玄剑宗软弱可欺,连一个渡劫期修真者都能骑到咱们的头上来拉屎撒‘尿’!”

    凌满堂一发话,显然就给此事定下了基调。

    那些原本持谨慎意见的弟子也都纷纷不再说话。

    而凌满堂又继续道:“马上将此事汇报给刑堂的聂长老,让聂长老亲自带人前来,把这个蓝家给我灭了!如果蓝家背后的那个人胆敢现身,那就连他一起给我灭了!”

    凌满堂的语气杀意凛然,脸上一副煞气腾腾的样子。

    闻言,他身旁的其中一名护卫立即应诺,“是,少掌教,属下这就返回宗‘门’将此事通知聂长老!”

    “嗯!去吧!”

    凌满堂应道。

    玄剑宗虽然称雄昆、靖、瑜三州,但其宗‘门’所在却是瑜州,与昆州还是有一定距离的,已经超出了寻常的飞剑传书范围,是以只能遣一人回去一趟。

    得到凌满堂的命令,那名护卫立即便御剑朝着瑜州方向赶去。

    以他合体期的修为,大概有个一天左右的功夫就足以回到瑜州玄剑宗山‘门’。

    在那名护卫离开之后,凌满堂也没有再让人继续去攻击蓝家的防御大阵,刚才那名钟护法的前车之鉴就在眼前,他可不想自己手下的人再平白的送死。

    不过他们也没有离开,而是就在那守着,等着刑堂长老前来,根本不给蓝家的人逃离的机会。

    他们也并不担心蓝家背后的那个渡劫期强者会出现,如果他真的在的话,刚才早就该已经现身出来了。

    所以,凌满堂已经猜到蓝家的那个靠山应该已经并不在蓝家之中。

    此时,蓝家前院中。

    蓝心妍等人在看到玄剑宗的人出手开始攻击尹修留下的阵法时,心里还是稍稍有那么点儿紧张的。

    不过,当他们看到尹修布下的大阵在对方的攻击之下近乎纹丝不动,而攻击阵法的那个人更是随后就被尹修留在阵法中的那一道剑气干净利落的击杀后,顿时纷纷松了口气,并‘露’出了一抹喜‘色’。

    “尹前辈果然厉害啊,刚才那个玄剑宗之人恐怕至少也有合体期修为吧?没想到居然那么干净利落的被尹前辈留下的那道剑气给击杀了!”

    凌烟一脸欣喜的说道,看她的神情,显然是对尹修充满了崇拜。

    一旁的厉沧海也微点着头,应道:“尹前辈毕竟是渡劫期修为,他的一道剑气对于渡劫期修为以下的人来说,那就是堪称无敌的力量。那个玄剑宗的人被一剑斩杀也没什么稀奇的。”

    蓝心妍则有些感慨,“多亏了尹修给我们蓝家留下了这座阵法和那道剑气,否则的话,凭刚才那个玄剑宗之人的实力,我们蓝家原本的阵法恐怕根本就承受不了他几次攻击就得被攻破。” 》≠》≠,

    “是啊。真不知道尹大哥是怎么修炼的,才那么短短几十年未见居然就已经达到渡劫期,实在是太厉害了。”

    蓝星河也忍不住附和道,“现在玄剑宗的那些人看样子已经不敢再随意攻击尹大哥留下的阵法了……”

    “嗯。不过,他们似乎也没有离开的意思。看样子很有可能是派人回去搬救兵去了,咱们的情况还是不容乐观,只希望尹修在收到我刚才发出的飞剑传书后能够及早赶回来,否则……”

    蓝心妍没有再说下去。

    这时,厉沧海安慰道:“心妍,我相信尹前辈在收到你的飞剑传书后,一定会很快赶来的。更何况,咱们还有尹前辈布下的大阵保护,就算那玄剑宗来了更厉害的人,想来尹前辈的阵法也足以支撑一些时日。”

    “嗯!”

    蓝心妍看着厉沧海,点头应了一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