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九章狠辣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不到两天时间,玄剑宗刑堂掌事长老聂海峰便带着另外两名刑堂长老一同赶来了海天城。.: 。

    “聂长老、何长老、赵长老……”

    凌满堂见到聂海峰几人赶到,顿时‘精’神一振,连忙迎了上前。其他的那些玄剑宗弟子也都纷纷上前见礼问候。

    聂海峰三人对那些弟子示意了一下后,接着便对凌满堂道:“少掌教,钟护法当真被下方这座大阵中发出的剑气所杀?”

    说话间,聂海峰指了下笼罩着蓝家别院的那座大阵。

    听到聂海峰的询问,凌满堂当即咬牙恨声道:“不错,当时我们都看得清清楚楚。所以我才会让袁护法返回宗内请聂长老亲自来一趟。”

    “胆敢杀害我玄剑宗的人,无论如何也绝不能放过!”

    聂海峰目光望着下方笼罩着蓝家的大阵,眼中也不由得浮现出一抹冷厉的煞气,冷声道:“若真是如此的话,确实不能放过。否则,玄剑宗的威名何存?”

    另一名长老也开口说道:“不错,这个蓝家必须得要给钟护法陪葬。更何况,这个蓝家还是靖州蓝氏的分支,本就理当斩草除根!”

    “还有给这个小小蓝家撑腰,在阵法中留下剑气,杀害了钟护法的那人也绝不能放过他!玄剑宗能覆灭一个靖州蓝氏,将蓝氏家主追杀成丧家之犬,也不怕再灭几个狂妄嚣张,自以为是的渡劫期修真者!”

    最后一名长老也同样杀机凛然的寒声道。

    这时,聂海峰看了看凌满堂等人,又问道:“知道给这个蓝家撑腰的那个渡劫期修真者是什么来头吗?他现在身在何处?”

    闻言,凌满堂不由将目光投向了一侧的曲尚和曲晟叔侄俩。

    见状,曲尚一阵紧张,带着几分忐忑,连忙上前应道:“禀告几位长老,在下……在下也不清楚那人具体是什么来头。只知道那人应该是前些时候跟蓝家的那个蓝心妍还有她的两个朋友一起回来的。”

    “我听说,听说那个蓝心妍前段时间好像是去了万仙海找什么灵‘药’回来救她弟弟蓝星河,所以我猜那人应该是来自万仙海的吧。”

    顿了顿,曲尚悄悄地看了眼聂海峰等人,接着又继续道:“至于他现在何处……我也不太清楚。不过想来应该已经不在蓝家,甚至不在海天城这附近,否则他早就该现身出来了。”

    听到曲尚的话,聂海峰不禁眉头一挑,“万仙海?”

    随即皱起了眉头,对于沧溟大陆上的宗‘门’来说,‘万仙海’完全是‘混’‘乱’之地,没有沧溟大陆这么井然的秩序。

    即便万仙海中也有许多大大小小的‘门’派存在,但是更多的却还是三五成群,或者干脆就是完全独行的散修。

    那里是属于散修的世界,同时也是各种魔修、妖类、魔物等等的天堂!

    “如果那人是来自万仙海的话,倒是不必担心他背后会有什么厉害的势力了。”这时,聂海峰身旁的其中一名长老忽然开口说道。

    另一名长老也认同的应道:“确实。万仙海中是以散修为主,想来那人应该也是一名散修而已。区区一介散修也敢来捋咱们玄剑宗的虎须,简直不知道死字怎么写的!”

    聂海峰轻点点头,道:“就怕他躲回万仙海不肯冒头了,这样的话,咱们想要对付他也很难。”

    “万仙海中各种散修、妖魔都太多,而且海域辽阔,各种险地多不胜数,以咱们玄剑宗之力想要到万仙海中去追杀他,实在力有不逮!”

    这时,凌满堂目光扫过下方的蓝家,‘阴’冷的道:“这还不简单,既然他是这个蓝家的靠山,那么咱们就把蓝家的人统统都抓起来,然后放掉其中一人,让他去通知那人,看他来不来救蓝家的人!”

    说到这,凌满堂微顿了一下,目光又瞥了眼一旁的曲尚,继续道:“正好蓝家的那个什么蓝心妍不是还有两个朋友是跟那人一起从万仙海回来的吗?把蓝家所有人都抓起来后,就让那个蓝心妍的其中一个朋友去报信好了。”

    “若是那人来了最好,若是不来,哼,那就一直折磨蓝家的那些人。扒皮‘抽’筋,或者是直接‘抽’取他们的生魂用真火焚烧祭炼!”

    “总归有的是法子折磨他们,我就不信那人能忍得住不来救蓝家的这些人!”

    说话间,凌满堂一脸狠辣,煞气腾腾。

    而一旁的曲尚在听到这番话后,心中是一阵大喜,顿时忍不住附和道:“没错,少掌教的法子肯定能奏效。当日那人还曾为了蓝心妍出手将我重伤,我看他们的样子应该是很熟,‘交’情不浅。”

    “只要让那人知道了蓝家人的情况,我想他肯定会忍不住来救蓝家的人。到时候咱们只需要布下天罗地网,守株待兔的等着他自己乖乖送上‘门’来就行了!”

    说完,曲尚心中不免‘阴’测测的冷笑了起来。

    脑海中甚至忍不住开始幻想尹修来自投罗网,然后被玄剑宗的人给擒下,肆意的折磨摧残的情景……

    想到或许自己也能有机会可以好好的折磨一下那个不可一世的渡劫期强者,一报当日被对方弹指重伤的仇,曲尚心中就忍不住感到一阵‘激’动,甚至是兴奋得微微颤栗!

    那可是渡劫期的强者啊!

    自己平日里只能仰望的强横人物。

    如果能够肆意的折磨践踏这等强大人物,将其狠狠地踩在自己脚下,光是想想,都足以让人兴奋得几乎飘飘‘欲’仙了!8☆8☆.$.

    对于曲尚的话,凌满堂也很是认同,‘阴’森森的冷笑道:“没错,就是这样。到时候看他到底来不来救这些人!”

    闻言,聂海峰也微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那便先破了这大阵,将这个蓝家的人全都抓起来再说!”

    凌满堂道:“此事还得麻烦聂长老还有何长老跟赵长老了。”

    聂海峰身后的何长老与赵长老纷纷摆摆手,道:“小事一件,这也是我们应当做的。少掌教太客气了。”

    说罢,两人又纷纷看了看聂海峰,开口问道:“聂长老,你看,这大阵就‘交’给我们二人来解决?”

    “也好。那就劳烦何长老和赵长老了。”聂海峰淡淡的应道。

    当下,那何长老与赵长老相识一眼,纷纷微笑着飞掠上前了一些,目光扫过下方的蓝家别院,几乎同时双手掐动了印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