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一十三章绞杀!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相比于其他人震惊于尹修那三头六臂神通,已经被尹修用缚龙鞭擒拿过来的曲尚此刻则已然被吓得近乎魂飞魄散!

    他原以为有玄剑宗刑堂的三位渡劫期长老在场,尹修是无论如何也翻不起什么风‘浪’,他也会非常安全。,: 。

    只需要等待着玄剑宗的三位长老将尹修zhi fu拿下,到时候便可好好的狐假虎威的耀武扬威一番,宣泄当日被尹修击伤羞辱的愤恨。

    却万万没想到,便是有玄剑宗三位长老在场,他们也没能护住他,反而是轻而易举的就被尹修给捆住,抓了过来。

    一想到尹修的可怕实力,还有刚才尹修所说的那番话,曲尚心中只觉一阵绝望,同时还有深深地悔恨。

    这一刻,他已经顾不得什么颜面不颜面的了,浑身颤抖着开口向尹修求饶了起来。

    “求、求求你放了我,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是我不知进退,不知死活,我认错,我向您赔罪,只求你能够饶了我这一条贱命……”

    尹修看着哀嚎求饶的曲尚,不禁嘲讽的冷笑了一声,道:“怎么,这就开始求饶起来了?嗤,你刚才不是还很嚣张,很得意,觉得我奈何不了你么?怎么不继续嚣张得意了?”

    面对尹修的嘲讽,曲尚丝毫没有在意,只是连声哭嚎着哀求道:“是我目光短浅,井底之蛙,冒犯了前辈,只求前辈能放我一条生路,无论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曲尚的哀嚎哭求并没有让尹修生出丝毫的怜悯之心。

    上一次已经放过他一回,这一次,无论如何都不能饶过他。这种人,就不该让他继续活在这世上。

    尹修对着曲尚嘲讽的摇了摇头,道:“现在才知道求饶,晚了!”

    听到尹修的话,曲尚顿时有些崩溃的嚎啕大哭起来,眼中充满了恐惧,他不想死,他一点儿也不想死,他也很害怕死亡。

    所以,眼见尹修直接给他判了‘死刑’,顿时再也压抑不住内心的恐惧感……

    此时,对面的曲晟终于从震惊当中回过神来,看着被尹修用缚龙鞭绑得死死的,擒在面前的曲尚,面‘色’一阵发白。

    不过他还是强忍着心中的惧意,对着尹修开口叫道:“你、你快放了我叔叔,如、如若不然,我们玄剑宗绝对不会放过你,一定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曲晟根本就不清楚尹修此刻的实力是多么的可怕,也并不知道就连他们玄剑宗刑堂的三位长老都已经对尹修感觉到了十分的棘手,因为担心叔叔被尹修所杀,于是便壮着胆,扯着玄剑宗的虎皮来威吓尹修。

    只可惜,尹修对他的威吓根本不屑一顾。

    冷冷一笑,尹修看着曲晟道:“呵,还真有这样的白痴!你以为我会怕你们玄剑宗?”

    不屑的嗤笑了一声后,尹修突然间体内法力猛地涌出。

    下一刻,绑着曲尚的缚龙鞭顿时如同一条狰狞的巨蟒一样,猛然地将曲尚绞紧。

    “啊……”

    曲尚顿时发出一声痛苦的惨叫,那ji pin灵器级别的缚龙鞭的力量又岂是他所能抗衡的?

    在发出一声惨叫之后,他的身体就立刻被缚龙鞭直接绞成了数断。

    “哗啦”

    一时间,断开的残肢,还有各种血水、内脏等一大堆的腌臜之物纷纷从空中落了下去。而曲尚的元婴也同样没能逃脱被缚龙鞭一并绞碎的命运……

    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叔叔死在面前,而且还是如此凄惨的死法,曲晟顿时有些眦目‘欲’裂的感觉。

    瞪大了眼睛,大叫了一声:“二叔!”

    与此同时,聂海峰以及那何长老、赵长老此刻的面‘色’也非常的难看,尹修这么做显然就是等于在打他们玄剑宗的脸。

    而且,刚才那曲尚可是在他们的保护之下就那么被尹修给抓走的。

    此刻曲尚更是直接被尹修处死,聂海峰三人也感到一阵羞恼和愤怒。

    何长老咬着牙道:“此人实在猖狂,目中无人。既然他已经与我们玄剑宗结仇,那就绝对不能放过他。否则日后一旦他的修为更高之后,必然会成为我们玄剑宗的大患!”

    “没错!此人绝对不能放虎归山,今日必须要杀了他以绝后患!”赵长老也咬牙切齿的恨声道。

    聂海峰脸上也浮现出一抹煞气,狞声道:“那就动手吧。我就不信他这三头六臂还真的能以一当三不成?”

    刚才在曲尚被尹修抓走之后,他们都暂停了对尹修的攻击,尹修也同样如此。

    眼下随着聂海峰的话音落下,那何长老与赵长老都纷纷毫不犹豫的各自祭出飞剑或者法器攻向尹修。

    聂海峰自然也不例外,他的那把飞剑带着一阵尖锐的剑鸣,‘嗡’的一声,便在他的剑诀之下化作了一条冰螭,张着血盆大口,咆哮着朝着尹修张牙舞爪的扑去……

    看到对方攻击过来,尹修只是不屑的撇了撇嘴,伴随着‘当’的一声钟鸣,尹修又祭出了太荒青钟悬于头顶守护自身。

    与此同时,缚龙鞭和雷亟珠则被尹修收回体内,转而祭出了番天印!

    呼

    番天印带着一阵呼啸,顷刻间化作了一座庞大无比的巨山朝着聂海峰三人猛地倾轧了过去。

    聂海峰三人看到那巨大无比的番天印落下,顿时一阵大惊。 △≧△≧,

    三人连忙催动防御法器抗衡,将身后不远处的凌满堂等一干玄剑宗弟子都一并保护在了里面。

    只可惜,他们显然低估了番天印的威力。

    以尹修施展了三境斗术之后的法力,催动番天印攻击,就算是渡劫后期的人物全力催动一件ji pin灵器只防御自身都会十分吃力。

    更不用说聂海峰三人这么仓促催动防御法器,一边还继续攻击尹修,同时还将防御的范围扩大,将玄剑宗其他的人都笼罩在里面,使得防御强度受到削弱。

    是以,当番天印带着一股泰山压顶的气势,狠狠地砸在聂海峰三人各自祭出的防御法器上时,一声‘轰隆’的巨响,几乎震得整个天穹的颤动了几下,天空中满是雷鸣般的轰鸣声。

    而除了聂海峰的那枚珠子防御法器之外,那何长老以及赵长老的防御法器所释放出的防御罩都被番天印无比强势的直接碾压崩溃!

    聂海峰那枚珠子释放出的防御罩虽然没有崩溃,但也并不乐观,伴随着一阵剧烈的震动,防御罩上顷刻间便显出一道道裂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