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一十四章碾压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当!”

    在何长老以及赵长老两人的法器防御罩被番天印压碎的瞬间,尹修立刻催动了头顶的太荒青钟,‘激’发出一道强横的攻击。。

    太荒青钟乃是一件攻防于一体的法器,既可用于防御,同时也可催动钟体发动攻击。

    随着钟声响起,那无形的声‘波’立刻‘激’‘荡’开来,顷刻间便冲击到了何长老、赵长老以及之前被他们二人的法器护住的几名玄剑宗弟子面前。

    ‘嗡!’

    何长老与赵长老身上的法衣几乎同时亮起,挡住了太荒青钟的攻击。

    只不过在太荒青钟的攻击之下,他们身上的法衣所‘激’发出的防御宝光也都纷纷被震碎,两人几乎同时‘噗’的一声,猛然喷出了一大口鲜血,身形被震退了千米开外!

    他们俩显然已经是自顾不暇,原本被他们二人守护在身后的几名玄剑宗弟子,自然更加无法幸免。

    包括那位兆师兄和曲晟在内,所有人都如同西瓜一样,在太荒青钟的攻击之下,身体纷纷炸开。

    伴随着一阵‘嘭!嘭!嘭……’的炸响,无数的血水和碎块纷纷如雨般落下。

    那几名玄剑宗弟子的元婴也根本来不及遁出身体就直接被太荒青钟所发出的钟声震散,彻底毙命!

    这一幕有些吓到被聂海峰保护着的凌满堂和他的两名护卫了。

    他们的脸上都是一阵发白,嘴‘唇’微微哆嗦,神情也略显得有些恍惚失神,眼睛不可抑制的浮现出一抹惊惧之意。

    这一刻,凌满堂忍不住心中暗自庆幸。

    幸好自己就在聂长老的旁边,刚好被聂长老亲自保护着。否则的话,只怕他也会跟那些人一样,像西瓜一样的炸开,当场毙命,变成一团血雨……

    回过神后,凌满堂不由得深吸了一口凉气,再次抬头望向对面三头六臂的尹修,眼中已经是充满了骇然之‘色’!

    然而,更让他震惊和心悸的是,一侧的何长老的身体居然被一道突然而至的剑光直接一贯而穿,透体而出……

    “这……”

    凌满堂目瞪口呆,眼睛里充满了不敢置信之‘色’。

    那道剑光自然就是尹修的天方卓古剑。

    尹修有着三头六臂,除了双头四臂分别催动番天印和太荒青钟之外,还有一头双臂则是催动着天方卓古剑,趁着那位何长老的防御法器以及身上的法衣先后被番天印以及太荒青钟攻破之际,一举攻杀了对方!

    以天方卓古剑之威,完全失去了防御的何长老如何还能抵挡得住?

    飞剑贯体,强横的剑气便立刻将何长老体内的经脉尽数摧毁,还有他灵台深处的神魂也同样无法幸免,被剑气侵入,一举剿杀!

    那何长老显然至死都不敢相信自己居然这么轻易的就被人给杀死了,一双眼睛瞪得大大的,死死地盯着尹修的方向,完全是一副死不瞑目的样子……

    就在何长老一旁的聂海峰以及赵长老也同样被吓了一大跳,完全没想到何长老竟然就这么死了。

    这可是一位渡劫中期的强者啊!

    两人在心中惊惧之余,也升起了一股无比的愤怒。

    如果说只是那些弟子死了他们还不是那么在意的话,何长老的死则是他们无法忍受的。这可是玄剑宗的一位长老!

    在玄剑宗的势力范围内被人给杀了一位长老,这简直是让玄剑宗颜面扫地!

    “这个‘混’蛋!”

    聂海峰咬牙切齿的暗骂了一声。

    然而,下一刻他却不得不赶紧全力的催动着他那件珠子法器,抵挡头顶上方不断倾轧下来的那巨大无比的番天印!

    至于他与何长老、赵长老各自发出的攻击,落在尹修头顶的太荒青钟上,虽然让太荒青钟的防御宝光微微震颤了一下,但却并没有造成什么实质‘性’的威胁。

    尹修始终有一头双臂专‘门’在‘操’控太荒青钟,加上他此刻堪比渡劫后期的强横法力,又岂是那么容易被撼动的?

    不仅是聂海峰已经无暇再去攻击尹修,另一侧的那位赵长老也同样如此。

    何长老的死让他有些吓到,赶紧再次祭出防御法器,将法器的威力催动到了极致,牢牢地守护自身。

    与此同时,甚至忍不住立刻传音给一旁的聂海峰,询问他是不是要立即逃走。

    他们已经见识过尹修的可怕实力,这根本就不是他们二人所能够对付的,只能是回宗去请动闭关当中准备要渡第八次散仙劫的太上长老亲自出马才有可能对付得了此人。

    在赵长老给聂海峰传音的同时,尹修自然也没有停止。

    天方卓古剑在击杀了那何长老之后,又立刻调转,朝着赵长老杀来。此外,尹修同时催动了太荒青钟,对着那赵长老一通狂轰滥炸的轰击……

    当!当!当……

    一声声洪亮的钟鸣接连不断的响彻,整个海天城都充斥着这轰鸣的钟声。

    好在尹修的攻击只针对那位赵长老,否则的话,整个海天城里的所有人,包括整座海天城都得被全部震成粉碎不可!

    那位赵长老面对着尹修催动太荒青钟的狂轰滥炸就已经十分吃力,更何况一旁还有一柄天方卓古剑同样在对着他一阵猛攻。

    等于是他一个人独自在面对两位渡劫后期修真者的围攻。

    凭借他区区渡劫中期的修为,如何能抵挡得住?

    仅仅是那么转眼间的功夫,他祭出的法器防御就已经开始显得有些不稳起来,不断地被太荒青钟和天方卓古剑的攻击‘激’起一道道‘波’纹涟漪,他的身体也震颤得有些厉害。

    但此刻也只能硬扛着,不断地打出一道道法决,拼命将自己的防御法器催动到了极致的地步。

    另一侧的聂海峰此时的压力也分毫不比赵长老小。

    虽然他所面对的只是尹修一头双臂的攻击,但是尹修这一头双臂催动的可是番天印!

    这件法器的威力强大得完全出乎他的意料。

    正常情况之下,以他的修为全力催动他的那枚ji pin灵器级别的‘御真珠’,任何大乘期以下的人物想要攻破他的防御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可是现在,头顶上的那一方巨大的大印却带给了他如同泰山压顶般的压力,他感觉自己绝对撑不了多久就会被攻破防御,或许都未必撑得了半个时辰。

    这让聂海峰不禁怀疑尹修的这方大印法器是不是一件亚仙器!

    只不过,从法器所‘激’发出的力量和气势来看,却又完全不像是亚仙器。

    这让聂海峰颇为费解。

    不过,他也无暇去想太多。

    此刻已经切身的感受到了尹修那强横的实力,在听到赵长老传音询问他是不是要先遁走,回去请太上长老亲自出关来对付尹修的时候,聂海峰几乎完全没有丝毫犹豫,就立刻同意了对方的建议,先逃走再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