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一十六章恐惧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看到尹修将天方卓古剑和太荒青钟都齐齐的攻了过来,凌满堂面‘色’顿时一白,眼睛里对尹修的仇恨与愤怒一下子化为乌有,转变为了恐惧,颤声道:“没、没想到赵、赵长老也被他杀了。这可怎么办?聂长老,你……你还能撑得住多久?”

    在凌满堂开口说话的时候,尹修的天方卓古剑以及太荒青钟的攻击都相继猛烈的落在了聂海峰的那枚御真珠所释放出的防御宝光之上。

    本就在番天印的倾轧之下支撑得十分吃力的聂海峰,此刻更是感觉到压力陡然剧增,周身笼罩的防御宝光更是接连不断地‘嗡嗡’震颤晃动起来。

    听到凌满堂的询问,聂海峰咬着牙,道:“少掌教,我会拼尽全力尽量支撑住的。但是……”

    聂海峰‘但是’之后犹豫了一下,随即才又接着说道:“但是恐怕我也支撑不了太久!此人的实力实在是远远地超出了我之前的预料,以他所展现出来的实力,就算是掌教亲至也很可能不是他的对手,也就只有太上长老才能对付得了他!”

    “什么?”

    凌满堂听到聂海峰的话后大为惊惶,忍不住颤声着道:“聂、聂长老,难道凭你渡劫后期的修为仅仅只是防御都撑不了多久吗?”

    凌满堂的眼睛里写满了恐惧和慌‘乱’。

    “那……那我们该怎么办?聂长老,你、你得想个办法,我无论如何都不能死在这里啊……”

    凌满堂已经彻底‘乱’了方寸。

    虽然他有着合体期修为,但是他身为玄剑宗少掌教,地位尊崇,可以说一直以来都算得上是顺风顺水,根本就没有经历过什么挫折和打击之类的。

    如今面临着生死危机,很可能在不久之后丧命于此,他哪里还能镇定得了。

    这时,凌满堂身旁的其中一名护卫忽然开口道:“少掌教,要不,咱们尝试突围离开?如果那人要出手阻拦的话,我跟石护法拼死也要为少掌教你抵挡片刻,到时候再麻烦聂长老尽力拖住他,这样一来或许少掌教就有机会可以脱身了……”

    “对啊,不然的话我们总不能一直就这样坐以待毙。至少也要试一下,或许真的逃脱了呢?”

    另一名护卫也忍不住附和道。

    原本他们还希望聂海峰能够尽量撑到玄剑宗的太上长老赶来,可是刚才聂海峰的话已经将他们的这一点奢望破灭。

    他们都很清楚,就算赶来这边路上的林护法很快就收到了凌满堂发出的飞剑传书,但是要等他重新返回玄剑宗,那也至少得好几个时辰,再加上太上长老出关后要从玄剑宗赶来这里也同样需要一些时间。

    这么长的时间,显然已经不是聂海峰能够坚持得住。

    为今之计,如果不想坐以待毙的话,那么就只能尝试突围脱身。

    聂海峰本人被尹修的番天印死死地镇压着,只能不断催动他那件防御法器御真珠抵挡,根本无法挣脱番天印的镇压逃走。

    但是,凌满堂几人却还可以自如行动。

    听到两名护卫的话之后,凌满堂也忍不住有些心动,他不想死,也害怕死亡,只要有一丁点机会可以脱身活下去,那么他都不愿意就这么在这里等死。

    “聂长老,你……你觉得徐护法和石护法的建议怎么样?”凌满堂忍不住看着聂海峰,带着几分紧张的开口问道。

    他希望能够从聂海峰的口中听到一个正面、积极的回答,好让他的信心和底气能够更加充足一些。

    聂海峰显然也明白凌满堂询问的意思,他心下不禁轻叹了口气,目光瞥了眼对面三头六臂的尹修,一阵沉默。

    理智上他觉得那两个护卫的逃跑计划成功的可能‘性’几近于无。

    毕竟面前的这个敌人所展现出来的种种手段已经表明他绝非寻常渡劫期人物所能相比的。

    何况他那三头六臂就摆在眼前,连刚才赵长老都那么轻易就被他杀死,仅凭徐护法和石护法两人区区合体期修为,如何能抵挡得住对方?

    到时候只需对方腾出一双手臂就足以轻易的将他们一举擒下或者直接击杀!

    但是,除了让凌满堂他们尝试突围之外,聂海峰自己也没有任何的办法解决眼前的困局,或者也可以说是绝境。

    他很清楚自己此刻承受的攻势有多么的强大、猛烈,他甚至已经没有信心能够撑过那么短短的一两刻钟时间。

    一旦他支撑不住,那么等待他们的必然就是如同之前的何长老、赵长老以及其他那几名玄剑宗弟子一样,身死道消的下场!

    因此,聂海峰心中充满了纠结和挣扎,他也不知道到底应不应该让凌满堂几人尝试突围。

    看到聂海峰沉默不语,凌满堂显得很焦急,忍不住连声催问道:“聂长老,你……你倒是说句话啊?”

    “这个计划究竟可不可行?我总不能就这么在这等死下去吧?”

    凌满堂已经有些急了,说话的语气也变得焦躁不安。

    他旁边的徐护法和石护法相视一眼,也纷纷忍不住开口:“聂长老,我们的计划到底有没有希望能够让少掌教脱身?您倒是给个意见啊!”

    “是啊,聂长老,哪怕只是那么一丝的希望也总比继续就这么等死要强吧?我们死了对玄剑宗来说不算什么,可是少掌教……他不能也跟我们一样把命搭在这里啊!”

    凌满堂以及两名护卫的催问让聂海峰不由得深吸了口气,缓缓地道:“少掌教,你们的计划还是有些许机会可以成功的!”

    听到聂海峰终于开口回答,并且是自己想要听到的dá àn,凌满堂脸上顿时‘露’出了一个欣喜的笑容,紧张的情绪也似乎终于稍稍放松了一些。

    随即,忍不住一脸喜‘色’的说道:“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我们一定有希望可以脱身的!”

    “既然聂长老也觉得有希望,徐护法,石护法,那就麻烦你们二位务必要保护我顺利脱身!”

    听到凌满堂那欣喜,甚至有些‘激’动的话语,聂海峰心中暗暗地摇了摇头,默默叹息了一声。

    他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出来,凌满堂几人仅有的一丝脱身的希望那就是尹修自己放过他们一马,对他们的逃脱视而不见,不去出手阻拦。

    否则……凭尹修所展现出来的实力,一旦他不想放过凌满堂几人,他们绝对没有半点脱身的可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