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四章让她来见我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聊完了正事,尹修便又不禁跟箫建军聊起了一些家常‘私’事。箫建军虽然有着guān fāng的身份背景,但终究也是尹修的徒孙。

    “建军,最近这些年,一切都还好吧?”

    尹修问道。

    闻言,箫建军连忙回道:“回师祖,弟子一切都好。家里的那些小辈也都还不错……”

    说到这,箫建军突然微顿了一下,随后轻呼了口气,才继续说道:“就是前些时日那些妖魔入侵时,有几个小辈上了战场,所以……唉!”

    “不过,身为军人,保家卫国,马革裹尸这本是他们的使命和荣耀。”

    听到箫建军的话,尹修也不禁怔了一下,旋即默默地轻轻叹息了一声,道:“战争,总归是残酷的。无论是人与人之间的战争,还是人与妖之间的战争,莫不如此。”

    “有战争,就难免会有所牺牲……”

    箫建军也轻轻叹了一声,“是啊!”

    这时,尹修忽然又问道:“对了,建军,你的那个外孙‘女’周婷呢?她怎么样,没出什么事吧?”

    尹修跟箫家的那些小辈中也就只有与周婷接触较多,算是比较的熟悉。

    是以,在听箫建军提及箫家的小辈中有几人都在与妖魔的战争中战死沙场了,心中就不免有些担心周婷有没有出什么事。

    虽然周婷是隶属于国安龙魂大队,并非军队系统。不过,当初那些妖魔入侵时,战况那么吃紧,也难保龙魂的人不会一并拉上前线去抵御妖魔。

    听到尹修的询问,箫建军连忙回道:“劳烦师祖挂心了,婷婷这几年都‘挺’好的。她是隶属于国安系统,是以之前妖魔入侵时,她主要还是在后方维持秩序,防止一些武人趁‘乱’作‘奸’犯科,并没有上前线战场。”

    听到周婷没事,尹修也就稍稍放心下来。

    随即又想起了一些事,于是不禁问道:“周婷她现在也该快要冲击金丹大道了吧?”

    “嗯。快了,婷婷的资质还算可以,又有师祖您留下的那些灵‘药’和灵石,她这些年的修为进境很快,如今已经是化元后期,快要达到化元期巅峰了。”

    箫建军道。

    周婷的资质虽然称不上什么天才之类的,但也还算不错。比起纪雪晴、江闪闪没脱胎换骨前那是要强了许多的。

    只不过,当年尹修虽然也给了周婷以及箫家不少的灵石及部分灵‘药’、灵果之类的东西。但给箫家的那些,当然不可能全部都给周婷一个人用。

    而尹修当年给周婷的东西其实并没有多少。

    虽然相对于其他人而言,周婷这些年得到的修行资源已经丰厚到足以让无数人羡慕不已的地步。

    但是,跟一直待在衍月宗内的纪雪晴和江闪闪比起来,无疑还是要差了许多的。

    就连修炼的功法上面,也有很大的差距。

    是以,周婷如今能修炼到化元后期,接近化元期巅峰,这样的修炼速度并不算慢。

    这时,尹修道:“你这次回去后就跟周婷说一声,让她有时间的话就过来这边一趟吧。嗯,还是让她直接去衍月宗在泰山的分宗那边,然后我会让人将她带到这边来的。”

    “是,师祖!”

    箫建军连忙应道。

    箫建军虽然不知道尹修找周婷什么事,不过想来应该是好事。

    又与箫建军聊了一阵,之后尹修便让箫建军先行退下去了,顺便也让宁月璟吩咐下去,给箫建军安排一处厢房暂住。

    他知道箫建军急着要向京都那边汇报情况,是以也就不跟他聊太多。

    等京都那边对箫建军的汇报有了明确回复后,箫建军还需要与宁月璟商讨相关的具体事宜,是以并不会那么快离开衍月三仙岛。

    跟随着宁月璟安排的弟子来到厢房,箫建军果然马上与京都华南海方面联系。

    衍月三仙岛的大阵早已被尹修撤掉,是以箫建军在蓬莱仙岛上也能够直接与外界进行联系。

    当华南海的高层得知尹修已经基本上同意了他们的请求时,一众高层顿时显得欣喜不已。

    有了衍月宗的这些支援,那么他们的教育改革计划就能够很顺利的全面推行下去了。甚至,他们接下来再向三清宫和罗浮宗请求同样的支援,也会变得容易许多。

    毕竟已经有了衍月宗的例子在前,你们答不答应?

    不答应的话,虽然当局方面也不可能奈何得了三清宫和罗浮宗,但是,日后三清宫和罗浮宗想要在世俗中有什么举措,甚至包括招收‘门’徒方面,当局都可以给予很多方面的掣肘或者是不配合。

    比如在媒体宣传方面,只要当局愿意,那么三清宫和罗浮宗在世俗间的名声就不可能会好到哪里去。

    届时,他们想要招收一些资质出众的‘门’徒,恐怕就会受到不小的影响。至少,在有得选的情况之下,那些人显然会选择口碑名声更好的仙‘门’。

    比如衍月宗……

    所以,当箫建军将尹修已经答应他们请求的消息传回时,华南海的所有高层领导人都不禁微微松了口气,心中的底气一下子就充足了许多。

    至于箫建军所提到的尹修的那一点小小的要求,这些高层根本就不在意。

    只要尹修愿意将衍月修真学院名义上的纳入国家教育体系,愿意从每年的高考考生当中挑选部分合适人选录取,那就足够了。

    就算每年衍月修真学院只从高考的考生当中录取那么十人八人,这对于国家宣传以及万千考生而言,也是一个极大的‘激’励和鼓舞。

    在尹修就是衍月宗宗主的消息传开后,如今的衍月宗,以及衍月宗下属的衍月修真学院的声望都因此而达到了一个顶峰的地步。

    虽然以前衍月宗和衍月修真学院也是无数人心中无比向往的所在,但是其声望和声势却绝对远远无法与现在相比。

    “箫将军,答应他。这件事我授权给你全权负责,所有的具体细节商讨你可以一力做主,只要对方不提出什么非常苛刻,难以接受的条件,你都可以不用再另行汇报,直接做主答应下来!”

    一号首长在听完了箫建军的汇报后,马上就直接如此的回复了他。

    旁边的其他几位领导人对此也完全没有任何的不同意见。显然他们都觉得将此事全权授权‘交’给箫建军去负责无疑是最合适不过的。

    箫将军毕竟是那位尹仙人的徒孙,有这一重情分在,那位尹仙人就基本不可能会提出什么很苛刻,让他们难以接受的条件。

    何况,以他们的分析,那位尹仙人往日的行事风格,也不像是什么咄咄‘逼’人,蛮横霸道的‘性’格,相反,他的‘性’情相对而言,应该算是比较温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