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五章国之柱石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在得到了华南海方面的回复和授权后,箫建军很快就去找了宁月璟,跟宁月璟细谈了一些相关的事宜,没用多长时间就基本上把事情都定了下来。

    比如衍月宗借调的那些弟子什么时候前去报道,那些弟子的待遇问题,还有分别将在哪些院校之中任职……等等这些。

    虽然一些细节上略有些繁杂,不过双方都很快就这些细节达成了共识。

    因为敲定这些细节后,已经是快到傍晚,加之尹修也已多年未与箫建军见面。于是便索‘性’在蓬莱阁中办了一场宴席,尹修也顺便把郁长生、净青荷他们都一并叫了过来。

    此外还有尹崇文、纪雪晴等人也都一并列席,一块吃顿饭。

    箫建军的父亲当年虽然只是尹修的一个记名弟子,但终究有这么个名分在,尹修也顺便将箫建军介绍给郁长生、净青荷以及杭伯谦三人认识了一下。

    尹修倒是并未跟箫建军多提郁长生几人的来历,只是跟他说这是自己的几位结义兄长和姐姐。

    饶是如此,箫建军也是非常的吃惊,望向郁长生几人的眼神充满了好奇和疑‘惑’。

    心里很是好奇这几人居然会是师祖的结义兄长和姐姐。

    箫建军毕竟是老于世故,纵然心中好奇,却也不会冒然去多问。只是恭恭敬敬的分别向郁长生几人见了个礼,问候了一声。

    箫建军在蓬莱仙岛上住了一夜,第二天早上尹修便让人送他返回了泰山分宗那边。因为他自己也急赶着要回京都向上级汇报具体细节情况,是以尹修自然也就不会多留他。

    当箫建军回到京都时,立刻就受到了华南海一众高层的礼遇。

    没办法,且不说箫建军与尹修之间的那一层关系,单单是这一次帮助国家成功的征得了衍月宗的帮助就是大功一件!

    回到京都后,箫建军也是第一时间就赶到了华南海面见那几位高层领导人,将具体的情况细节仔细的与他们说了一遍。

    当箫建军说完后,一号领导人甚至亲自上前向箫建军鞠躬道:“箫将军,这一次您可真的是为国家,为人民立了一件大功了!”

    “是啊,若非有箫将军亲自出马,怕是此事不会那么容易。”一旁的二号也忍不住开口说道。

    此事对于华夏的教育改革而言意义重大。

    有了衍月宗,有了那位尹仙人的支持,那么他们的这一番教育改革必然能够很快的得到全面的推广施行,以及在最短时间内取得一定程度的成果。

    见到几位领导人对自己称赞有加,甚至行礼鞠躬,箫建军连忙道:“几位首长太过奖了,此事主要还是我师祖本就心怀国家民族,有心想要帮衬一番,是以才会如此顺利,我可不敢居此功劳。”

    一号不禁点点头道:“尹仙人的确是于国家于民族有大恩大义!我想,咱们所有人都应该要铭记尹仙人对整个华夏民族的恩与义!”

    微顿了一下,一号又继续道:“不过,箫将军的功劳也同样不容抹杀。若是没有箫将军您在这中间牵线搭桥,我们想要与尹仙人沟通绝对不会像现在这么容易与和谐!”

    旁边的其他几位领导人也都纷纷赞同的点着头。

    “一号说得很对,要是没有箫老您的沟通,很多事情我们都是不太好与尹仙人‘交’涉的。就某种程度而言,就算您不能说是国家的定海神针,至少也当得上国之柱石这个称呼!”

    一位相对较为年轻的领导人也不禁开口赞叹道。

    他的话立即赢得了其他人的认可。

    纵然这番赞誉略有吹捧之嫌,但是如今的箫建军,无论是自身的资历、身份地位,以及贡献,还有与尹修之间的关系,说是‘国之柱石’也的确算不上夸大。

    谁都知道,只要箫建军还在,那么国家方面与尹修之间的沟通就不会存在什么原则‘性’的障碍。

    这对于国家而言,是无比重要的。

    以往尹修的态度已经表明了他并不愿意与国家guān fāng人员有过多的‘交’涉,因此,箫建军就是他们最佳,也是唯一能够直接与尹修对话的渠道。

    待箫建军离开后,二号忽然开口道:“我想,是时候为箫将军升衔为上将军衔了!以箫将军对国家,对人民的贡献,升衔为上将,当之无愧!”

    “我也同意二号的提议!箫将军的确应当成为共.和国上将!”

    “赞同!”

    “赞同!”

    ……

    在场的所有人全部赞同了这一项提议,没有任何一人提出反对的意见。

    见状,一号不禁扫过众人,道:“既然如此,那么此项为箫将军升衔的提议就此通过。相关事宜都尽快的安排下去,我们要让箫将军知道,我们,还有国家都知道他所做出的贡献。将来也会铭记他的这些贡献!”

    此事有了定论之后,剩下的,便是之后需要安排下面去具体负责的事情。

    这时,其中一位领导人忽然又道:“一号,现如今咱们的全国教育改革已经提上日程。而随着这项教育改革的延续,在不久的将来,成果也必将逐渐显现。”

    “但是,与此同时,有一个问题恐怕也必将会凸显出来。那就是当全民的武力得到了极大提升之后,一些‘私’下里的冲突争斗等等治安问题,恐怕也会明显上升。”

    “这一点从近年来习武修行之风日渐盛行,民间的武馆遍布各地后,与早些年习武修行之风还未兴起时相比就可见端倪。”

    “所以,我建议,咱们在推行全国教育改革的同时,是不是也要再次针对军队及jing chá队伍进行改革,强化提升军人与jing chá的个人武力?”

    这一番建议的确是未来颇为需要的。

    如果军队和jing chá没有足够的威慑力,那么当那些自幼习武修行的人纷纷成长起来,拥有了强大的个人武力的时候,难保治安不‘乱’。

    “此事的确需要进行相应的改革。虽然现在,世界算是暂时的太平下来了,但难保未来不会再出现什么变故,所以军队的力量一定也尽可能的强化。”

    “而jing chá,则是维持社会秩序的重要力量。所以,jing chá队伍也需要再一次的进行强化,尤其是一线执勤的警员更要如此,该淘汰的淘汰,该吸收新鲜血液的,就趁着如今还有时间,赶紧进行换血。”

    “务必要保证,无论何时,我们的jing chá队伍都能够维持好社会治安的稳定与和谐……”

    一号开口说道。

    世界剧变,一个全新的时代来临之后,许多旧有的体系和秩序就都得要打破或者变革,以适应新时代的发展需要。

    而一个国家,尤其是如华夏这般庞大的国家,需要进行变革的地方更是方方面面的。

    所谓治大国如烹小鲜。

    一个大国,就如同一艘巨轮,总归是不能如同小船那样可以很轻松的随意掉头。

    方方面面的问题,用牵一发而动全身来形容也不为过。尤其是涉及到大方向的改革,那更是繁杂无比。

    不是随随便便三两句话说改变就能立马改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