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六章箫建军的目的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外公,你这么急着叫我赶回来是有什么事吗?”

    周婷走进箫建军的书房,不由开口问道。

    本来早上的时候她还在龙魂特种大队的基地之中,没想到箫建军突然一个diàn huà打过来,让她马上回来一趟。

    因为听出了箫建军语气中很急,周婷便只好立刻从龙魂基地赶回。

    闻言,箫建军不禁说道:“婷婷,不是外公要找你,而是你祖师昨天跟我说让我叫你去一趟衍月三仙岛见他。”

    “我听你祖师的语气,似乎是有些什么事情要找你。他老人家还特地问了我,你现在的修为如何了,我估摸着你祖师这次找你,应当是有什么好事。”

    周婷不禁露出几分吃惊之色,她与尹修已经有很多年未见,也一直没有过联系,怎么也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这次尹修居然会突然向外公问起她,而且还特地叫她去衍月三仙岛见面。

    “外公,这……真的是祖师自己特意向你问起我,还叫我去衍月三仙岛见他?”周婷犹自有些不太敢相信的问道。

    箫建军含笑着轻点了点头,道:“是真的。当年你祖师在与外公相认之前,你们就已经认识。你祖师对你,是有些另眼相看的。若非如此,当年你祖师又怎会特意叮嘱我,让我将他所留下的那些灵药和灵石尽量向你倾斜,满足你修炼所需?”

    “所以啊,你祖师这次专程找你过去与他见面,肯定是有什么好事情等着你……”

    周婷不禁深吸了口气,脑海中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了当年初次与尹修偶遇的那个夜晚。

    虽然那晚她只是隐约的瞥见了尹修的身影,就昏迷了过去,之后更是被尹修封印了那一段记忆挺长时间,但是,如今这段记忆却是她脑海中最深刻的一段记忆之一。

    周婷眼中的恍惚之色一闪而逝,旋即马上又恢复了过来,看着面前的箫建军,道:“外公,既然是祖师要找我,那我明天就赶过去见祖师,看看他找我到底有什么事吧。”

    “不过,我要怎么上去衍月三仙岛?”

    箫建军道:“明天你直接去衍月宗的泰山分宗就行,你祖师已经安排好了人,届时会带你去衍月三仙岛见他的。”

    “嗯,行。那我明天一早就赶去泰山。”周婷应道。

    箫建军微点了点头,旋即又缓缓道:“婷婷,你虽然不是姓箫,但也是我的外孙女,也是我箫家的人。”

    “你的几个表哥表弟都已经战死沙场,剩下的,在修行方面也是资质平平,成不了什么气候。你的那些个表侄辈的,一个个都还小,何况他们将来究竟能否成才,还尚未可知。”

    “既然你祖师对你另眼相待,你也要好好的把握住机会。你太公终究只是你祖师的记名弟子,而非亲传弟子。仅凭这点名分和情分,你祖师固然会对我们箫家有所照拂,但是咱们箫家将来更多的还是得要靠自己把门面给撑起来。”

    “我们也不可能大大小小的事都去惊扰你祖师他老人家。尤其是,一旦日后你祖师什么时候飞升离开了,咱们就更得要依靠自己,你明白吗?”

    听到箫建军这番叮嘱的话,周婷连忙应道:“是,外公,我知道您的意思。这次去见祖师,我会尽量试着探探祖师的口风,问问祖师能否传授一些术法给我。”

    “嗯。”

    箫建军应道,“以我对你祖师的了解,除非是一些重要的不传之秘,寻常的术法,你祖师应当是不会吝惜的。”

    “对于咱们箫家而言,只要能够得到你祖师传授些许术法作为安家立足的根基,就足以保证将来便是你祖师飞升离开了,外公也寿元耗尽,咱们家与衍月宗的情分淡了,同样能够屹立不倒。”

    虽然这些目前来看还显得很遥远,尹修要飞升,还不知要多久。

    而箫建军自己,虽然资质不算多么出众,但有尹修留下的许多资源,要突破,凝结金丹还是没问题的。

    不出意外的话,待他寿元耗尽,至少也还得两百余年。

    只不过,如今眼看着大世来临,未来将会是一个全新的时代。以前一个家族行事布局,也就是为十年,或者最多为数十年计。

    但是现在,真正目光长远,又有那个条件的,那就得要为数百年,甚至千年计了。

    正如箫建军所说的那样,箫家本身与衍月宗之间的情分其实并没有多重,双方之间联系的纽带是在尹修身上。

    可若是日后尹修当真飞升离开了地球,那么衍月宗的继任者是否还会看重箫家与尹修的这点情分呢?

    而且,情分这种东西,用得越多,也就会随之越淡,最终还是得要靠自己才行。

    当年尹修虽然传了箫建军一些功法、武学,乃至法术,但那些基本上都只是一些比较粗浅低微的,最多也就是到金丹期层次。

    若是在天地未曾剧变之前,这些东西足以确保箫家根基稳固,只要自身不乱,那么就很难衰败到哪里去。

    但是,现在嘛,当初尹修所传的那些功法和法术等等就未免稍有些不够分量,不足以成为确保箫家未来屹立不倒的根基。

    之前在衍月三仙岛见尹修时,箫建军更多的是带着国家的任务去的,再加上他与尹修之间的关系,其实还是名分大过于情分,有些话他倒不是太好开口,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那天尹修主动向他问起周婷之事,并且还让周婷去见他,顿时让箫建军起了几分心思。他知道周婷跟尹修之间,有着他所没有的情分在,于是才有了刚才对周婷所说的那番话。

    箫建军的这些想法倒是无可厚非,他毕竟得要为箫家的将来考虑。

    而且,即便尹修只是传授几门稍微高深精妙一些的功法以及法术给箫家,就足以让箫家受用无穷了。

    或许在尹修的眼中,那些功法和法术都是些根本不值一提的‘垃圾’,但是,对于箫家来说,却已经足以成为箫家未来屹立不倒的根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