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七章我在您眼里是有些不一样的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箫建军的想法,的确是无可厚非。这种‘小事’,如果他们不主动去提及,尹修压根就不会去思量到这些。

    毕竟尹修的修为实力,还有眼界,决定了在他的眼里,这些只是微不足道的。

    对于箫家而言,随便几门在修真界中勉强算得上是中上乘的功法和法术之类的,就足以让整个箫家如获至宝一般的珍而重之。

    但是在尹修眼里,就算一座山一样多的中上乘功法和法术扔在他面前,他都懒得去多看一眼。

    所以说,传授一些非顶级的功法和法术给箫家,对尹修根本就不算事。

    但尹修自己却显然很难主动去想到,顾及到这些方面。而这,就得要箫家自己去提,去争取。

    如果箫家自己都不去争取,只想等着哪天尹修忽然想起是不是要给他们家传一些稍微高深点的功法和法术……那还不知道何年何月,或者到底会不会有这天的到来都不一定。

    周婷得到了箫建军的吩咐后,便也将此事记在了心里。她也知道此事确实是得要借此机会探探尹修的口风。

    这不仅仅是为了箫家,也是为了她自己。

    她如今所修炼的功法还是当年尹修随意传给她的一门还算不错,但却远称不上多么精妙上乘的功法。

    她现在已经是接近化元期巅峰的修为,若是她日后想要走得更远,想办法转修一门更强的功法,显然是势在必行的。

    只不过除了几大仙门之外,周婷自信,自己如今所修炼的功法已经是这世间最强的。

    所以,想要得到更高深的功法,她唯一的办法,也是最容易实现的,就是去求尹修这位祖师!

    第二天上午,周婷便乘坐专机赶到了泰山的衍月宗分宗。

    尹修已经提前吩咐过镇守泰山分宗的一位‘傀儡’长老,是以周婷一到,那位傀儡长老便马上御剑带着周婷赶来了衍月三仙岛。

    “弟子,见过祖师!”

    周婷见到尹修,连忙下拜。

    随后,她又不禁悄悄地打量了尹修一番,这么些年过去,尹修仍然与她记忆中的一模一样,完全没有丝毫的变化。

    这让她又不禁想起了当年与尹修的那些交集的情景,这么一晃间,却是已经过去了那么多年了……

    听到周婷的话,尹修同样打量了她一番,继而轻点头道:“起来坐着吧,咱们也算是旧识了,不用那么拘礼。”

    “是,多谢祖师!”

    周婷心中暗松了口气,不禁站了起来,在一旁坐下。

    这时,尹修又道:“周婷,咱们,可有些年未见了吧?那日听你外公说,你这些年一切都还不错?”

    周婷忙应道:“回祖师,我这些年,确实一切都很好,劳烦祖师挂心了。”

    微顿了一下,周婷又道:“周婷,是已经有好些年未见祖师尊颜了。仔细算算,怕是得有小十年上下的光景了……”

    “是啊,时间过得可真快。想想当初你还多少略带几分青涩感,如今却是变化不少。”

    尹修微微感慨道。

    如今的周婷比之当年确实是有不小的变化。

    当年初次与周婷相遇时,她也就二十余岁的年纪,那时候的她多多少少还留着几分略显青涩的感觉,就像是那些刚从大学校园里毕业不久的人一样。

    而现在,这么些年过去,论年龄,周婷如今已然年过四十。只不过她修为不俗,脸上倒是看不出什么岁月的痕迹,只是比当年显得成熟了不少罢了。

    听到尹修的感慨,周婷也同样不禁有种恍如隔世的感叹。时间,确实过得很快。

    若非她一心扑在修行方面,如今也算得上是有所成就,金丹在望,正常来说,以她如今的年纪,怕是早已嫁为人妇,为人母了。

    “当年若非祖师恰巧路过相救,怕是周婷,早已化作枯骨。”周婷感叹道。

    尹修也感到有些唏嘘,道:“当年也是你命不该绝,所以会那么恰巧被我遇到。不过,如今你也已经快要达到化元期巅峰,金丹在望。”

    “待你真正踏入金丹之境,你就会慢慢地习惯岁月的漫长……”

    微顿了一顿,尹修又突然说道:“还记得当年我初次去你外公家,出来时与你说过的那番话吗?”

    周婷微微一怔,抬头看着尹修,稍稍沉思了一会儿,试探着道:“祖师您指的是……哪一句?”

    尹修呵呵微笑道:“你还是有点儿拘谨,我想你应该还是记得的。只是不确定我所说的究竟是否是你所想的那句话,所以想探探我的口风,以免自己直接说出来,担心会让我对你产生一些不好的感觉,对吗?”

    周婷不知该如何回答。

    时过境迁,加之来此之前,箫建军对她所说的那番话,确实是让她心中多了几分的束缚,反倒没当年在尹修面前那么放得开了。

    最终,沉默了一会儿,周婷道:“是吧。”

    微顿了一下,周婷忽然抬头直视着尹修,道:“其实,即便是到现在,我心里仍然还是不太把您当成祖师。只是,这么些年来所发生的一切,您的一次次力挽狂澜,拯救华夏万民于水火,还有我外公他们的影响,不知不觉间,还是让我心中不禁对您生出了几分敬畏。”

    “但是,实话跟您说,从本心来讲,您在我心里,更多的仍然还是当年初识时的形象,而非一位高高在上,相隔数代的祖师!”

    说出这番话后,周婷似乎一下子摆脱了心中的那份约束,彻底打开了话匣。

    “不瞒您说,在这次来之前,我外公特意跟我谈了一些话。本来这些话是不太应该跟您这么直说的,可是我心里还是觉得把您当成一个朋友多过于祖师。所以,我还是想直接说出来。”

    听着周婷忽然的这番话,尹修反倒露出了一抹淡淡的微笑,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周婷深吸了口气,接着说道:“我外公说,我跟他在您眼里是不太一样的。您在他眼里,是因为我太公是您的记名弟子,所以他顺理成章的便成了您的徒孙,有了这么一个名分。”

    “但是,也只是这么一个名分。而我不一样,我与您相识于外公与您相认之前,我在您眼里是有着一些除了因为我太公所留下的名分之外的情分在的。”

    “所以,我外公希望我能够借着此次您主动让我来见您的机会,好好的把握住,向您多学一些本领,甚至是能够向您讨几门精妙一些的功法和法术之类的,以作为将来箫家安身立命的根本。”

    “他还说,您是念旧情的人。正是念着当年与我太公的情分,所以这些年来,对箫家也是多有照拂和宽厚。可是,我太公毕竟不在了,箫家也毕竟不能等同于我太公。”

    “而且,我外公也担心着有朝一日,您飞升仙界,离开了地球之后,箫家又该依靠什么在未来的大时代中屹立不倒?”

    “纵然您所创立的衍月宗大概还是会多少念着您与箫家的那点渊源而对箫家有所照拂,但是,我外公说,这点情分和渊源终究会渐渐淡去,箫家,还是得要靠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