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八章一场造化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静静地听周婷说着,尹修神情显得很平静,又似乎有那么几分若有所思的唏嘘。

    末了,尹修才缓缓地开口道:“你外公的忧虑和所想,我可以理解。是啊,情分……情分这个东西,时过境迁,疏于往来后,终究是会逐渐变淡的。”

    “我还尚在,一切自是无妨。可若他日,我当真飞升了仙界,或许小璟会继续照拂着箫家,但在小璟之后,这衍月宗的继任者是否还会如此照拂箫家,那便是两说了。”

    “你外公为箫家忧虑,这属常情,也是他应当为箫家谋求的未来根基。至于你,周婷,正如你所言,你说在你心中并非完全的将我当做一个相隔数代,高高在上的祖师,而更多是一位旧识友人。”

    “在我看来,你也同样并非如箫家其他那些小辈一样,仅仅是陌城的子孙后裔。正如你外公说的那样,你与我之间的交集,终究还是有别于箫家其他的那些小辈的。”

    “一如我当年回到地球之后所相识的许多人那样,有着几分友情的存在。所以,在我眼里也没有将你当成一个徒孙看待,正如你的感觉那样,更多的是一位旧识友人。”

    尹修的这番话让周婷心中一阵激荡,突然间竟有一种难以抑制的情绪泛起。

    对于她来说,尹修的这番话,会让她有一种‘荣耀’般的感觉。说到底,尹修终究并非是一个她所相识的普通旧友,尹修毕竟是她的祖师!

    “谢、谢谢您!”

    周婷忽然起身,对着尹修深深地一躬。

    尹修缓缓道:“周婷,当年我曾经与你说过,若是他日你能够达到‘武道极致’的话,我会送你一场造化。”

    “而今十余年过去,你的修为也即将臻至化元期巅峰,我也是该兑现诺言了。”

    “祖师……”

    周婷抬头看着尹修。

    尹修微笑着轻摆了摆手,道:“当年我也未曾料到这片天地会发生如此的剧变,法则回归,天轨重现,灵气激涌,是以,当年我的想法便是助你冲破那‘武道极致’的桎梏,让你可以凝结金丹,真正的踏入修真之路。”

    “只是以如今的大世而言,便是没有我的帮助,你自己日后也自然能够突破这一步。所以,我当年的想法便也就有些不合时宜了。”

    周婷正要开口,尹修再次微笑着摆手制止了她,说道:“既然是说了要送你一场造化,那便不能再将如此已经不合时宜的事敷衍了事。”

    “正好我前些时候得了一些灵物,虽已用了部分,不过留出一粒来给你,还是无妨的。”

    “祖师,您说的是……”

    周婷不禁问道。

    尹修微笑道:“就是它……”

    说话间,尹修的手掌间突然出现了一粒泛着五色光晕的莲子。尹修摊开着手掌,那粒五色莲子在他的掌心上方悬浮着。

    周婷好奇的看着,并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不过却也清楚,这必然是十分难得的宝物。

    “祖师,敢问这是……什么东西?有什么作用?”

    尹修道:“它是一种名叫‘五行圣莲’的莲子,拥有着可以为人脱胎换骨,改换先天资质的神异力量,可以说是可遇不可求的灵物。”

    “当初我总共也只是得到了六粒莲子,先前已经用掉了三粒,手中也只剩下最后三粒。待我用着莲子为你脱胎换骨后,你的资质便能达到上上乘的地步,并且还能改换成后天五行之体,于你修行将会大有裨益。”

    “这,就是我要送你的造化……”

    周婷虽然没有完全听明白尹修这番话的含义,比如那所谓的‘后天五行之体’是怎样的,究竟有什么样的益处。

    不过,仅凭尹修所透露出来的意思,她便知道,一旦尹修用这五行圣莲的莲子为她脱胎换骨之后,她的资质将会变得比现在强很多很多,未来的修行之路将会变得平顺许多。

    “祖师,您……确定真的要用如此珍贵的灵物给我脱胎换骨?”周婷睁大了眼睛,有些不自信的说道。

    连尹修都说是可遇不可求的灵物,可见这五行圣莲的莲子必然异乎寻常的珍贵难得,周婷有些不敢相信尹修居然会愿意用如此珍贵的灵物给她脱胎换骨。

    尹修微微一笑,道:“既然我说了要给你一场造化,自是不能食言。经这枚莲子脱胎换骨后,将来你未必没有成仙之机。只是至于能否真正的踏足那一步,还得看你自己的造化……”

    周婷闻言,顿时再次睁大了眼睛,吃惊的道:“祖师,您,您说用这莲子脱胎换骨后,就有机会可以成仙?”

    尹修微笑着轻轻点头,“不错。用这五行圣莲的莲子脱胎换骨后,在资质方面已经足以达到能够涉足成仙地步的条件。至少,资质已经不再会成为最终能否修炼成仙的桎梏和束缚。”

    “至于最终是不是真的能够成仙,还得要看个人的修行和造化。资质,只能是一个最基本的条件。”

    周婷深吸了口气,望着尹修手掌中的那粒五行圣莲的莲子,神情显得有些复杂难言。也说不清是欣喜、激动,惶恐、不知所措,亦或者是其他的什么。

    她只是深深地凝望着尹修,心绪久久都未能平静。

    尹修也看着她,过了片刻才又开口道:“至于你外公的忧虑,待为你脱胎换骨后,我会铭刻一些功法和法术到玉简中交给你的。”

    “陌城……终究也是我的弟子!”

    虽然当年尹修仅仅只是教了箫陌城几个月的武学,但毕竟是有一点师徒的情分与名分在,加上近年来与箫家的交集,尹修也不可能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传下一些功法、法术给箫家,对尹修而言,不值一提,但却能够让箫家得到在未来的大世中立足的根基。

    尹修没有理由对箫家吝惜。

    “弟子,代外公,还有整个箫家,多谢祖师您的厚赐!”周婷再次起身,朝着尹修徐徐的跪拜,深深地叩首于地。

    尹修轻摆了摆手,道:“周婷,你起来吧。”

    “是!”

    周婷应了一声,连忙起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