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四章顺其自然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对了,宁月璟,你现在的联系diàn huà是多少?留个diàn huà吧,下回有机会咱们可以把在银海的老同学都约出来,大家一起聚聚。”

    汪凯元忽然问道。

    “行,那你记一下吧。”宁月璟应道。

    她用的其实还是原来的diàn huà号码,虽然这几年因为衍月三仙岛的守护大阵屏蔽了无线xin hào,几年都没有再用过手机,但她的账号里当初就存了不少的话费,是以号码也一直还能正常使用。

    当初尹修回到衍月三仙岛后,将阵法关闭,衍月三仙岛内又可以重新接收到无线xin hào,宁月璟也把以前用的手机又找了出来。

    只不过这半年来她也一直没有用手机跟谁联系过罢了。

    用手机将宁月璟的手机号码记下后,汪凯元顺手给宁月璟拨打了过去,并说道:“我的号码你也备注一下吧,平常我的手机一般都是开机着的。”

    “好!”

    宁月璟应道。

    “行,那不多说了,我得去上课了,有机会咱们再聊。”汪凯元道。

    “好,那你忙。”宁月璟微笑了一下。

    待汪凯元离开之后,宁月璟也返身走回了尹修和绿萝他们那边。

    尹修看了看她,微笑道:“怎么样,老同学见面,聊得还愉快吧?”

    宁月璟在尹修身边坐下,抿了抿嘴唇,道:“嗯,挺好的。好多年没见了,感觉完全不太一样,不自觉就有一种怀念过去,觉得时间过得真快的唏嘘感。”

    尹修微微笑笑,缓缓道:“这是说明你真的长大了,只有长大了才会忍不住开始去怀念过去的青葱岁月。还年轻的时候,就算会想起过去更小时候的事情,但也不会有这种唏嘘怀念的感叹。”

    “是啊,小璟……是已经长大了。已经不是当初刚刚遇到师父时候的那个小女孩了。”宁月璟忽然轻叹了一声,抬头深深地看了一眼尹修。

    尹修似乎没有注意到她的眼神一般,悠悠的说道:“小璟确实已经不是当年的小姑娘,你已经有了一个大人该有的复杂心思,师父也说不清这到底是好还是坏,只能是一切顺其自然吧。”

    轻呼了口气,尹修又继续道:“咱们都是修真者,修行之路固然是要与天争命,逆势而上。但是,除此之外的其他方面,却还是该要顺势而为,事事逆流,就未免太过锋芒刚强,需知过刚则易折!”

    宁月璟静静地看着尹修,神情带着几分微妙和深沉,深吸了口气,才缓缓地道:“是,师父。小璟……知道了。”

    “不论师父怎么想,小璟,小璟都会听师父的。师父想让小璟如何,那小璟便如何。”

    “唉……”

    尹修轻轻一叹,转过头来看着宁月璟,微摇着头,缓缓地道:“你呀,这么些年,师父还是没能改变你这执拗的性子。”

    宁月璟微微一笑,望着尹修道:“有些事情,小璟不得不执拗一些,还请师父不要责怪小璟的任性。”

    尹修也看不出是有些无奈,还是感慨、触动,瞥着宁月璟的眼神,稍有那么几分的复杂难言。

    “好吧,既然师父刚刚已经说了要顺其自然,顺势而为。你顺从自己的性子和心思,又何尝不是顺势而为?倒是师父看得不够通透,有些困囿拘泥了。”

    尹修轻轻叹道,抬手轻抚了抚宁月璟的长发。

    宁月璟顺势轻靠着尹修的肩膀,轻声道:“在小璟心里,不管师父怎么想的,师父永远都是师父,师父也不仅仅是师父……”

    “嗯。”

    尹修轻轻地应了一声。

    旁边的绿萝看着一直话里有话的尹修和宁月璟两人,那张小脸上充满了疑惑,终于忍不住张口脆生生的问道:“尹修,小璟,你们在说什么呀,我怎么感觉,好像你们说的话有点儿怪怪的,都不大听得懂。”

    “噶叽,噶叽!”

    一边的小蛮也‘嗖’一下蹿到绿萝肩膀上,对着尹修和宁月璟连点着头叫了两声。看它的模样,显然是很认同绿萝的话。

    尹修轻拍了下宁月璟的肩膀,继而起身蹲在绿萝面前,轻捏了捏她那肉呼呼的小脸蛋,微笑着道:“我们什么都没说。你呀,现在用不着懂这些,知道吗。”

    “哦。”

    绿萝似懂非懂,神情中带着几分茫然和迷惑的应了一声。

    宁月璟见她那一副呆呆的样子,不禁‘噗嗤’一声轻笑了起来,一把将绿萝给抱了过来,捏着她的小脸,道:“你个小妮子呆头呆脑的想那么多干什么。来,走,跟我一块儿玩去。”

    说完,她起身,拉着绿萝便往一边的草坪走去。顺便也招呼了小蛮和小皮一声。

    尹修看着宁月璟带着绿萝和小蛮它们一块跑到草坪上玩耍,不禁站了起来,脸上露出了一抹淡淡的微笑,眼前仿佛浮现出了当年宁月璟还小的时候也是像这样跟绿萝、小蛮它们一起玩闹。

    只不过,眼前的小璟毕竟已经不是当初那个才十多岁的小璟了……

    “既然是人之天性,又何必太过于刻意的去束缚它呢?顺其自然,那便顺其自然吧。”尹修忽然淡淡的开口自语了一声。

    陪着小璟、绿萝她们在银海大学中闲逛了小半天的时间,一直到下午四点多钟,几人这才离开银海大学,返回了平顶村的别墅。

    回到家中后,宁月璟便对尹修道:“师父,我打个diàn huà给佳倩,问问她情况。”

    “好。”

    尹修应道。他知道宁月璟指的是她生父的事情。

    当下,宁月璟便拿出手机直接拨打了尹佳倩的号码。

    这些年尹佳倩也一直都住在蓬莱仙岛上,随着尹修回归,关闭了衍月三仙岛的守护大阵,他们原本已经闲置了几年的手机自然也都纷纷重新拿出来使用。

    宁月璟与尹佳倩只是通话了大约两三分钟的样子,便挂断了diàn huà。

    尹修刚才倒是没特意去听宁月璟跟尹佳倩的通话内容,见宁月璟走过来,于是便随口问了一句,“怎么样,佳倩怎么说?”

    宁月璟轻叹了口气,道:“佳倩说他们一家还在银海,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尹修问道。

    “只不过佳倩说他在那些妖魔侵袭时,逃亡的过程中不慎摔断了一条腿,截肢了。”宁月璟语气中并没有多少的悲伤,只有一些唏嘘。

    她现在对于生父既没有了多少恨意,同样也不会有什么所谓的‘父女之情’,所以从尹佳倩口中听到这个消息,她有的只是那么几分唏嘘感慨。

    就一如之前在银海大学中听汪凯元提及秦峰和唐婉两人被那些妖魔所杀害时的心情相似。

    尹修缓缓地点了一下头,道:“既然在银海,那就找个时间去见一面,了却因果心结吧。”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