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十六章再遇薛宁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听到那两名男子的话,对面不远处的一男一‘女’纷纷面‘色’一冷,其中那名男子寒声道:“想让我们把东西‘交’给你们?做梦!”

    “既然如此,那就休怪我们下手无情,今日叫你们二人死无葬身之地!”两名男子中的一人立即冷哼一声,提剑便直接朝那一男一‘女’杀了过去。

    他身旁的另一名同伴也同样不落于后,两人身形如电般,猛然蹿到了那一男一‘女’近前……

    十字路口的突然变故让四周围观的那些行人还有车辆内的司机们都纷纷吃惊不已。

    没想到这不仅是车祸,还冒出了四个实力不俗的江湖人士直接在大庭广众之下争斗厮杀了起来。

    许多人虽惊,但却并无多少惧意,反而是兴致勃勃的开始围观起来。

    现如今人们早已对什么武者,甚至修真者都见怪不怪了。也不会因为大马路上突然蹿出几个会武功的江湖人士争斗厮杀就震惊得目瞪口呆之类的。

    毕竟现在早已不是十几二十年前能比。

    若是在当年的话,出现这种事,只怕早已将无数人震惊得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但现在,人们却只是当一件热闹事在围观。

    盖因这些年来,人们已经见识过太多比这更加匪夷所思得多的景象。

    连可以飞天遁地,御剑飞行,施展种种匪夷所思法术的修真者,还有那些传说中的恐怖妖魔都层出不穷,更不用说区区武者了。

    在那四名江湖人士展开争斗厮杀的同时,不远处正坐在车内的尹修却是微微皱着眉头。

    早在那一男一‘女’从侧翻的黑‘色’轿车里冲出来的时候,尹修就发现那名‘女’子的面容有些熟悉。

    虽然已经过去多年,那‘女’子的样貌与当年也已经有了不小的变化,从当初还略显青涩的青‘春’少‘女’变成了如今的成熟‘妇’人,但尹修还是第一眼就认出了她来。

    “居然是她……”

    尹修喃喃的低语了一声。

    坐在他旁边的宁月璟同样微蹙了蹙柳眉,在听到尹修的话后,不禁开口道:“师父,那个‘女’的似乎有点像是当初你闭关的时候,纪姐姐带着来找我,想要向你求救的那个叫薛宁的姐姐!”

    “我还记得当时是她爸爸中了岛国‘阴’阳师的‘阴’阳术,当时你正在闭关,所以我就没有去打扰你,然后是我带着小果冻一起去医院查看了一下她爸爸的情况。在我‘逼’出她爸爸体内的那只恶鬼式神后,还是小果冻把那只恶鬼式神给吃了去……”

    听到宁月璟的话,尹修不禁轻点着头,道:“应该确实是薛宁。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她居然也学会了武功,而且还已经修炼到了炼气期的层次。”

    “不过,她的修为比起跟她一起的那个同伴,还有追杀他们的那两个男的都有不小的差距。怕是‘交’起手来,他们俩得吃亏。”

    从黑‘色’轿车里冲出来的那名‘女’子赫然就是曾与尹修有过不少‘交’集,如今已多年未见的薛宁。

    这时,宁月璟试着问道:“师父,咱们……要不要过去看看?”

    尹修稍沉‘吟’了一下,继而微点头道:“行。那就过去问清楚一下具体是怎么回事吧。毕竟也算是故人,总归不能视而不见。”

    “若是他们占理,此事就不能不管管。”

    “嗯!”

    宁月璟应道。她也是这么个意思。

    虽然她跟薛宁也就只有那次去医院救治薛弘毅,以及之后薛弘毅一家请尹修和她吃饭有这么两次‘交’集。

    但毕竟是有这么一些情分在,不能不管。

    当下,尹修和宁月璟纷纷推开车‘门’,走了下车。

    他们俩都没急着直接‘插’手薛宁他们的争斗,虽然薛宁的实力要比对手两人明显差了许多,但一时半会儿间倒还不妨事。

    下车后,尹修和宁月璟就走到了薛宁他们‘交’战的路口那儿。

    此时,马路上下车来观战的人并不少,更有甚者直接爬到了自己的车顶,站在车顶上观望,路边也同样围着许多行人驻足看热闹。

    唰!

    锵!锵锵!

    薛宁二人与他们的对手正‘激’烈的‘交’战着,与薛宁一起的那名男子实力倒是不错,已经是炼气后期修为,比起追杀他们的那两名男子并不逊‘色’。

    但是,薛宁则明显差了很多,以至于跟她一起的那名男子不得不兼顾着她这边,不时帮她抵挡对方的攻击。

    如此一来,自然不可避免的处处受制,彻底落于下风,疲于应命。

    那两名中年男子看到薛宁二人那疲于应命,狼狈招架的样子,不禁‘阴’测测的冷笑了起来,“最后再给你们二人一次机会,那东西你们‘交’是不‘交’出来!”

    薛宁冷哼一声,咬着牙叱道:“别痴心妄想了,我们绝不会把那东西‘交’给你们!”

    “很好!既然你们一定要找死,那就给我去死吧!”

    其中一名男子冷哼了一声,手中握着的利剑倏然间爆发出一抹璀璨夺目的剑芒,‘唰’的一下,好似一道闪电,瞬间掠向薛宁的咽喉要害。

    薛宁见状,顿时大惊,慌忙的提剑阻挡。

    可惜她的修为差了一些,被对方的长剑一晃便‘荡’开,那森然的剑芒再次刺向她咽喉部位……

    薛宁一侧的同伴男子也瞥见了这一幕,吃惊之下,甚至顾不得自己的对手,赶忙挥剑过来,想要lán jié住攻向薛宁咽喉的那把利剑。

    奈何,他刚有所动作,却立刻被他所面对的那名对手缠住,对方的剑直接将他挥出的长剑拦下。摆明了就是要让他眼睁睁的看着薛宁被一剑刺死!

    “不要!”

    薛宁的那名同伴不禁大叫一声,眼看着那把利剑犹如一道寒星直刺薛宁咽喉,越来越近,他不禁眦目‘欲’裂,瞪大了眼睛。

    薛宁此刻同样是头脑一片空白,完全懵然,呆呆的看着那道寒光刺到自己眼前,在生死关头,她已经失去了反应思考的能力,一阵呆滞。

    事实上,就算她没有呆住,以她的修为,这种时刻也已经根本来不及再做出其他的反应。只能等待着那一剑寒光的到来……

    相比于薛宁二人的呆懵绝望和眦目‘欲’裂,他们的对手,却不约而同的‘露’出了一抹冷然的狞笑。

    尤其是持剑刺向薛宁的那人,微翘的嘴角更是流‘露’出一抹森然的邪魅冷笑。他仿佛已经看到了薛宁在他的剑下,被一剑贯喉,血‘花’飞溅的场景。

    然而,就在他的剑即将刺到薛宁咽喉,甚至剑尖都几乎要触碰到薛宁咽喉皮肤之际,他猛然发现自己的身体突然动不了了。

    手中握着的剑更是再也无法继续前进哪怕是一丝一毫!

    如此突如其来的变故顿时让男子心下骇然,一阵不知所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