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十七章这是我师父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怎、怎么回事?!

    持剑刺向薛宁的男子一阵大惊失‘色’。

    而他对面的薛宁,看着那把剑就在距离她咽喉近在咫尺的地方突然停住,甚至那剑芒都已经让她的皮肤感到微微的刺痛,整个人微愣了一下。

    旋即,站在那儿,也是一动也不敢动。她并没有发觉到对方的异常,只是觉得这是对方有意如此,是以根本不敢有所轻举妄动。

    而一旁那名男子的同伴看到那名男子居然在眼看着要一剑刺死薛宁的时候突然停下,不禁一阵愕然。

    旋即马上叫道:“邵东,你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杀了她,过来跟我一起对付这个家伙!”

    那个叫邵东的男子却对他的话充耳不闻,仍旧是一动不动的站在那儿。

    事实上邵东听得一清二楚,只可惜,他现在根本无法动弹分毫。

    喊话的男子见邵东仍然站着没有丝毫反应,顿时感觉到有些异样,不禁再次开口叫道:“邵东,你怎么了?听见我的话了吗?”

    与此同时,薛宁的那名同伴原本在见到薛宁即将被那个叫邵东的男子一剑刺中咽喉的时候,是感到一阵眦目‘欲’裂。

    不过,当他看到邵东并没有把剑刺入薛宁的咽喉时,心下顿时暗暗地微松了口气。只是,见薛宁已经被对方用剑指着咽喉不过半寸的地方,他心头又不由得一紧。

    甚至脑海中已经闪过了对方可能会挟持薛宁来要挟他‘交’出东西的情景。

    可是,当他的那个对手连续叫了邵东两声,而邵东却始终没有半点反应时,薛宁的这个同伴也终于察觉到了邵东的异样,目光扫过邵东那略显僵硬的脸庞,眼中不禁掠过一丝狐疑之‘色’。

    就在这时,尹修和宁月璟不疾不徐的穿过了拥堵在前方的车辆和下车观望的那些人,朝他们走了过来。

    尹修忽然开口说道:“不用再叫了,他虽然能听见你说的话,但是你无论叫他再多次,他也不可能对你的话有任何的回应或者举动。”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那个叫邵东的男子的同伴,以及薛宁两人都纷纷一怔,不约而同的转过头朝尹修望来。

    “你是什么人?难道是你搞的鬼?”

    原本还在与薛宁的同伴‘激’战纠缠中的男子发现尹修的出现后,立刻一剑‘逼’退了薛宁的那个同伴,然后退到了那个叫邵东的男子身侧,手中握着剑,带着警惕的目光紧紧地盯着尹修。

    薛宁的那个同伴在被对方‘逼’退后,也没有再上前去纠缠,而是立刻趁机冲到薛宁身边,一把将还有些发愣的薛宁拉开那个叫邵东的男子的剑前,退到了一侧。

    被同伴拉开后,薛宁也终于缓过神来,她看着尹修的眼神中同样流‘露’着那么一丝狐疑之‘色’。

    尹修此刻用了法术易容改面,薛宁自然无法再认出他来。

    不过,随后,当薛宁的目光终于注意到站在尹修身旁稍稍侧后一些位置的宁月璟时,立即怔住。

    紧接着,她的眼中浮现出一抹惊讶之‘色’,望着宁月璟,吃惊的叫道:“你、你是宁月璟?尹……他的那个徒弟?”

    宁月璟与当年相比,面容变化并不大,薛宁一眼认出并不奇怪。

    而她大约也是想到尹修的身份非凡,不适合在大庭广众之下直呼尹修的名字,将宁月璟的身份曝光,是以及时的改口,用‘他’来代称。

    见薛宁认出自己,宁月璟不禁微微一笑,轻点头应道:“是我,薛宁姐姐,好久不见。”

    “嘶……还真的是你!”

    听到宁月璟承认,薛宁不禁长吸了口气,有些不敢相信的说道。

    薛宁的那个同伴见薛宁与宁月璟认识,不禁微怔了一下,看了看宁月璟,又看了看薛宁,眼中‘露’出些许狐疑和好奇之‘色’。

    “小宁,你们认识?”

    薛宁的同伴开口向薛宁问道。

    薛宁点了一下头,应道:“嗯!认识。”

    这时,听到薛宁和宁月璟谈话的那名男子不禁冷声道:“原来你们是一伙的。不过,你到底施了什么邪术把我师弟给定住了,还不马上放开我师弟,否则我们‘天泉‘门’’绝对不会轻易放过你们!”

    男子显然自知恐怕绝非尹修的敌手,毕竟尹修能够在他毫无所觉的情况之下将他师弟给定住。

    是以,他就只好试着搬出自己背后的师‘门’,希望自己的师‘门’好歹能让尹修稍微忌惮一下。

    只可惜,尹修压根儿就没听说过他所说的什么‘天泉‘门’’,这种不入流的江湖‘门’派哪里能入得了尹修的眼。

    “天泉‘门’?什么东西,没听说过。”

    尹修淡淡的说道。

    他的语气中虽然没有丝毫鄙夷不屑的语气,但是那种淡淡的,毫不在意,完全不放在眼里的口‘吻’,却比任何鄙夷轻蔑都来得更加的让对方觉得羞辱。

    “你……”

    男子气得一窒,指着尹修,咬着牙狠声道:“有胆的就报上名来,胆敢轻视我天泉‘门’,我倒要看看你又是什么来头!”

    男子倒也不傻,是想探出尹修的身份来历。

    尹修显然心情并不差,是以倒有几分闲心与他扯几句,淡淡的微笑道:“我若是真的报上名的话,怕是会把你给吓到。什么天泉‘门’的,我还真没听说过。”

    “至于是不是轻视,那就看你想怎么理解了,要是你觉得我是在轻视你们那个什么天泉‘门’的,那就算是轻视好了,无非一个小小的江湖‘门’派而已,轻不轻视在我眼里也都是一群蝼蚁般的存在。”

    尹修说得漫不经心,却让对方有点儿拿捏不定,望着尹修的眼神稍有点儿发虚。但却又似乎不甘就此灰溜溜的退缩。

    毕竟他都已经报出自己师‘门’名号了,又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大庭广众之下,如果那么轻易就被吓到,那岂不是有辱天泉‘门’的威名?

    他自己也同样觉得很丢人。

    于是,他壮着胆,稍有点儿‘色’厉内荏的对尹修斥道:“好大的口气!难不成你还是三大仙‘门’中人?吓唬谁呢!你当我是吓大的不成?”

    “呵呵……”

    尹修笑笑,倒懒得再与他多说什么,目光转而望向了薛宁二人,开口问道:“你们没什么大碍吧?”

    “我们没事,还得多谢你们出手救了我。”

    薛宁摇摇头,道谢了一声,继而又看了看宁月璟,不禁问道:“小璟,这位是……”

    听到薛宁的询问,宁月璟瞥了尹修一眼,不禁掩嘴暗笑一声,接着轻咳了一下,开口说道:“薛宁姐姐,这是我师父!”

    “啊……”

    薛宁闻言,吃了一惊。猛地抬头再次望向尹修,神情中带着几分愕然和惊讶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