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章故人已去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见洛启臣看着绿萝和小皮它们那一副惊呆傻眼的模样,尹修不禁微笑着介绍道:“这是绿萝,她是一只山精,所以看上去跟普通人有些不太一样。”

    “而这几个,则是小蛮、小皮还有果冻。”

    尹修又指了下围在他脚边的小皮,还有飞在边上的灵。至于小蛮,这会儿已经蹿到了尹修的肩膀上,带着几分疑惑的目光打量着薛宁和洛启臣二人。

    这时,宁月璟也微笑着说道:“薛宁姐姐,小果冻你以前是见过的。小皮呢,它是一只貔貅来的,所以看上去会有点儿凶凶的样子,其实它很乖的。”

    说话间,宁月璟蹲下身去,轻抚了一下小皮的脑袋,还有它头顶上的那根犄角。

    听到宁月璟介绍小皮居然是一只貔貅,薛宁和洛启臣都不由一阵大讶。他们自然不可能没听说过貔貅的大名,这可是传说中赫赫有名的凶兽,也是一种瑞兽。

    据说有着辟邪、聚财、开运、镇宅等等诸般异能,是以,便是如今,许多商场、公司门口都喜欢摆两尊貔貅的石像。

    而在古代,很多的大户人家更是喜欢在门口摆两尊貔貅。

    正因为貔貅名声赫赫,在得知小皮居然是一只活生生的貔貅时,薛宁和洛启臣才会那般的吃惊,两人不约而同的将目光紧紧地盯着小皮仔细打量。

    “小、小璟,这,这真的是貔貅?传说中用来镇宅、辟邪、聚财的貔貅?”薛宁兀自有些不敢置信的抬头向宁月璟问道。

    宁月璟含笑的轻点了点头,说道:“是的。小皮的确就是传说中的异兽貔貅。”

    “嘶……”

    薛宁不禁深吸了口气,望向小皮的目光更多了几分好奇和惊叹。

    没想到居然能有幸见到真正的貔貅!

    这可是流传千古的上古凶兽和瑞兽啊。

    不过,薛宁转念一想,如今这世道,连各种乱七八糟的妖魔都层出不穷,这传说中的貔貅出现,似乎也不足为奇。

    只是,说到底,这貔貅终究还是与寻常的妖魔有所不同,这是华夏自古传说的凶兽、瑞兽,多少会有一些别样的心绪。

    “行了,都先坐着再说吧。”这时,尹修开口招呼了一声。

    宁月璟也说道:“是啊,薛宁姐姐,你们都坐着吧。”

    “嗯,好。”

    薛宁虽然应着,不过目光却依旧没有从小皮的身上移开。

    待几人坐下之后,尹修瞥了眼坐在薛宁身侧的洛启臣,不禁问道:“不知道这位先生如何称呼?”

    听到尹修的询问,洛启臣连忙起身回道:“不敢当,我姓洛,洛神赋的洛,名启臣,承上启下的启,君臣的臣。”

    洛启臣虽然还不清楚尹修的具体身份,但经历了之前的事情,他很清楚尹修的来历绝对不同凡响,是以见尹修问到他,不免就显得有些拘谨,乃至是有几分紧张。

    尹修见他的样子,不由呵呵一笑,道:“洛先生不必那么拘束,随意一些便好。”

    说罢,尹修又将目光移到了薛宁的身上,含笑的问道:“薛宁,之前好像听到你说这位洛先生是你的丈夫?”

    薛宁略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应道:“嗯,是。我们俩结婚已经有十来年了。”

    微顿了一下,薛宁又继续说道:“我之所以会修行习武,还是在认识了他之后,他教会我的。”

    “原来如此。”

    尹修轻点点头,又问道:“对了,令尊呢?他现在还好吗?”

    当年尹修跟薛弘毅倒也算是有几分情分,只不过后来,尹修的身份彻底曝光在世rén miàn前后,为了免受打扰,他原本的手机号码便弃之不用了。

    包括像薛弘毅、王思贤、魏大伟等人也就无法再联系到尹修。自然而然的,尹修与他们也没了什么交集。

    如今多年过去,回想起来,倒也有那么几分感慨。

    见尹修问及自己父亲,薛宁眼眶倏然有些微微的泛红,深吸了口气,缓缓道:“家父,家父已经故去了。”

    “啊……”

    尹修微微吃惊,继而又默然一叹,“实在抱歉,倒是问及了你的伤心之事。”

    薛宁笑笑,摇摇头道:“不妨事的,只是想到父亲,心中多少有些难过罢了。”

    尹修稍稍迟疑了一下,不禁问道:“不知令尊为何会这么早便故去,似乎令尊的年纪不算很大吧?”

    算下来的话,薛弘毅也就六十多岁的光景,以现在人的寿命来说,确实不算多么年长。

    薛宁轻叹道:“家父是患了重病,再加上当初那些妖魔大举入侵,于是只好奔波转移到大后方去,可是家父的诸多产业却都基本在沿海一带。”

    “是以,当前线的三道防线相继沦陷的消息传到后方后,家父心中郁结难消,影响了病情,最终没能扛过来,因病去世了……”

    “原来如此。”

    尹修轻轻一叹,不禁有些唏嘘。

    “那么令堂呢?令堂还好吧?”尹修又顺口问了一下薛宁母亲的情况,虽然当年与她母亲交集不多,但倒也见过几面。

    薛宁道:“家母一切都还好,如今跟我们一起住在我夫家。只是家父的去世,多少让母亲有些郁郁寡欢。”

    说到这,薛宁不禁轻轻叹息了一声,透着些许的无奈和感伤。

    尹修也不由轻声感慨道:“这么些年过去,没成想已是物是人非。如今回想起来,当年之事便如昨日一般。”

    “是啊,我还记得当初我带着小果冻去给薛叔叔破除体内所中的阴阳术时的情形,薛叔叔在康复之后还特地邀请了师父和我一起吃了个饭。”

    宁月璟也不禁在一旁感叹了一番。

    尹修见薛宁情绪有些低落,于是便岔开了话,“对了,我先把功法写下来给你吧。你如今已然达到炼气期修为,日后便转修我传你的这篇功法。”

    说罢,尹修直接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了纸和笔,准备将要传给薛宁的功法写下来给她。

    薛宁的情绪虽然还有些沉浸在父亲去世的阴霾中,不过听到尹修的话后,还是稍稍抽离了一些,连忙向尹修道谢了一声。

    “谢谢,谢谢你!”

    薛宁满怀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