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七章打的就是你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在李思恬和林芳感到大快人心,恨不得拍手称快的同时,郑佩琪却是直接被宁月璟的这一记耳光给彻底打‘蒙’了。

    甚至都暂时忽略了身上和脸上的疼痛,只是躺在地上瞪着眼睛,呆呆的看着宁月璟,半晌都没有缓过神来。

    她实在是想不到居然还真的有人敢打她,而且还打得这么狠,整个脑子里都似乎在‘嗡嗡’的响。

    难道刚才她所说的那些话还不够清楚明白吗?

    她的老公可是堂堂银海市‘武监局’的副局长,她的侄儿更是仙‘门’三清宫的‘门’徒,这个‘女’人怎么敢真的打自己?

    究竟哪来的胆子和底气!

    难道她就不怕死吗?

    现如今的习武之人有几个胆敢随意得罪武监局的人。

    这武监局顾名思义,可是国家专‘门’针对如今这日益增多的武者所特意增设的部‘门’,职责便是监管武者。

    基本上就是将原本挂靠在国安之中,隐藏在水面之下的龙魂大队的职权公开化,并独立设局,就连这武监局的骨干人员也尽皆都是原国安龙魂特种大队的人员。

    是以,对于武者而言,这武监局不啻于头顶上的一柄利剑,轻易哪敢招惹?

    更遑论郑佩琪身后可还有一个仙‘门’三清宫‘门’徒的侄子,对于仙‘门’弟子而言,区区几个世俗武者,便是出手杀了那也就杀了,政.府部‘门’根本不敢去追究过问。

    正因为如此,之前郑佩琪才敢对林芳和李思恬二人那般张狂跋扈,肆意挑衅,目中无人。也同样是因此,才会对宁月璟居然敢真的动手扇她耳光感到不敢置信,直接被打‘蒙’。

    在郑佩琪看来,宁月璟敢打她,那简直就是胆大包天,不要命了,完全不符合常理!

    “呱噪!真以为你有个什么侄子拜入了仙‘门’就没人能治得了你?哼,如此飞扬跋扈,我今天打的就是你!”

    宁月璟见郑佩琪懵然的呆望着自己,不由冷哼了一声。

    这时候,郑佩琪终于回过神来,身上各处的疼痛感也相继袭来,登时让她情不自禁的吸了口气,她的脸颊上更是迅速的肿起了好大的一片。

    不过,此刻郑佩琪却依旧顾不上身上的疼痛,心中充满了羞愤与怨怒。

    她死死地盯着宁月璟,双眼红通通的,好似要喷火一般,咬牙切齿的从地上爬了起来,一手捂着高高肿起的脸颊,一手指着宁月璟大叫道:“你、你、你竟敢打我!竟敢打我?我……我要杀了你!”

    说罢,郑佩琪顿时状若泼‘妇’般的抓起旁边桌上放着的茶壶便尖叫着直接朝宁月璟猛地砸了过去。

    “小心!”

    林芳和李思恬见状,下意识的惊呼了一声。

    宁月璟却是不禁冷冷一哼,抬手一挥,一股劲气发出,立时间原本朝她砸来的那茶壶便划了一道圆弧,反向朝着郑佩琪飞了回去……

    嘭!

    哗啦……

    铜质的茶壶狠狠地砸在郑佩琪的脸上,宁月璟虽然压根就没用半分力,但被茶壶这么一砸,郑佩琪仍然是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紧接着立刻捂着脸上,一阵哀嚎。

    那茶壶里的茶水虽然并非滚烫,但怎么也有个七八十度上下,茶壶这么直接砸在她脸上,里边的茶水自然泼了她一头一脸。

    那么烫的茶水泼在她的头脸上,她若是不惨叫哀嚎那才是怪事。

    茶壶摔在地上所发出的清脆声响自然又引得餐厅里的其他人一阵侧目,原本还只是坐着抬头张望的那些客人此刻都纷纷不约而同的站了起来,朝这边望来。

    看到现场的状况,都不禁一阵吸气。

    至于餐厅里的那些fu wu员,则一阵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是好。

    “啊!疼,烫,烫死我了……”郑佩琪捂着脸上,狂甩着头上和脸上那灼烫的茶水,凄惨的嚎叫着。

    一缕鲜血更是顺着她的额头缓缓地流下。

    却是刚刚被那茶壶所砸中的地方被磕破了一道口子,那嫣红的鲜血让她看上去更显得凄惨无比。

    只不过,对比她先前有恃无恐的跋扈张狂,这也是她罪有应得!

    “自作自受,活该!”

    李思恬看着她哀嚎连连的模样,不由轻哼了一声。

    林芳撇了撇嘴,道:“看她以后还敢不敢那么飞扬跋扈,目中无人。”

    宁月璟的脸上则毫无‘波’澜。

    郑佩琪在经过了最初的巨烫和疼痛之后,这会儿已经渐渐稍缓过来,听到李思恬和林芳的嘲讽,心中的怨恨和怒火立即噌噌上蹿。

    她一手捂着被磕破,血流不止的伤口,那双尖酸刻薄的细眼充满怨毒的死死瞪着宁月璟和李思恬、林芳三人,神情狰狞的尖叫道:“你们给我等着,有胆子就别跑,我这就去叫我老公还有我那侄儿来,到时候我看你们怎么死!”

    郑佩琪此刻显得有些状若疯狂,一脸狰狞怨毒的神情,加上她的头发又被茶水那么一泼,湿漉漉的披散下来,脸上还淌着鲜血,看着竟有几分似‘女’鬼一般,颇为凶戾吓人,让人有些不寒而栗。

    不过宁月璟对她的威吓却毫不在意,只是冷笑一声,不屑的撇了撇嘴,冷声道:“好,我今天就在这儿等着,你想去叫谁来给你出头,尽管去叫,我倒要看看你那个拜入三清宫的侄儿能有多大的威风,哼!”

    区区一个三清宫‘门’徒还没放在宁月璟的眼里。

    就算是三清宫的尊主驾临,宁月璟也没什么好忌惮的。相反,敢来招惹自己,应该要忌惮害怕的是他们才对。

    因为清楚宁月璟的身份,李思恬和林芳也同样并无什么担心的,反倒是看着郑佩琪的眼神就仿佛是在看一个小丑一般,带着几分戏谑和不屑之‘色’。

    她们清楚,假如郑佩琪真的把她那个三清宫‘门’徒的侄儿叫过来给她出头,到时候才真的有好戏看了。

    她们都知道以宁月璟的脾气,只要对方敢来出头招惹她,那么对方就绝对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

    当然,若不是知道宁月璟是尹修的弟子,完全有恃无恐,李思恬和林芳也不可能如此的轻松。

    若是换了只有她们自己在这,或者是其他人的话,只怕此刻早已是惶惶不安,感到大难临头,赶紧仓皇逃命去了。

    “好,好!你们给我等着,等下你们可别后悔!”

    郑佩琪怨毒的盯着宁月璟,厉声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