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九章三清宫又算什么东西!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很快,郑佩琪便带着那几名三清宫的弟子煞气腾腾的冲到了宁月璟几rén miàn前。。 ┡

    郑佩琪看着宁月璟等人,目光中充满了怨毒之‘色’,冷笑连连,“建业,打伤姑姑,辱蔑三清宫的就是这个‘女’人,你可要为姑姑出这口恶气!”

    郑佩琪指着宁月璟恨声道。

    闻言,郑建业以及另外几名三清宫弟子的目光不由纷纷落在了宁月璟的脸上。

    当他们看到宁月璟那张‘精’致绝伦的面容时,眼中近乎是本能的闪现出一丝惊‘艳’之‘色’。

    不过,旋即又想到宁月璟打伤了郑佩琪,更是辱蔑了三清宫,一时间,那份惊‘艳’之感立即被他们压下,取而代之的是怒憎。

    郑建业更是气势汹汹的叫道:“你好大的胆子!竟敢打伤我姑姑,还敢轻视辱蔑我三清宫。不想死的话,马上跪下给我姑姑道歉,忏悔自己辱蔑三清宫的罪行!”

    旁边其他几名三清宫弟子也纷纷鼓噪了起来。

    “没错,若是不跪下道歉忏悔,今日便叫你们有死无生!”

    “就你们几个凡尘俗‘女’也敢妄议辱蔑三清宫,我便是杀了你们也如杀‘鸡’屠狗一般!”

    “几个卑贱的凡‘女’真是不知死活,三清宫也是你们可以辱蔑的?”

    听到这些三清宫弟子的鼓噪,宁月璟淡淡的瞥了一眼,轻哼道:“果然是好大的威风,还要我下跪道歉忏悔?呵呵,也真不怕风大闪了你们的舌头。”

    “三清宫?三清宫又算什么东西!”

    宁月璟的话一出口,立刻就像是捅了马蜂窝似的,几个三清宫的弟子纷纷怒不可竭的叫嚣了起来。

    “狂妄!”

    “你在找死!”

    “此人绝不能再让她活着,一定要杀了她以儆效尤!”

    “没错,既然她要找死,那就成全她!”

    看到几名三清宫弟子怒火冲天的模样,一旁的郑佩琪顿时冷笑连连了起来,望着宁月璟,目光‘阴’冷森然,还带着几分幸灾乐祸。

    “死到临头了居然还敢这么猖狂的辱蔑三清宫,这下我看你怎么死!”郑佩琪心中怨毒的暗想道。

    周围其他的人纷纷远远地看着。

    这时,其中一名三清宫弟子叫道:“几位师兄,让我来,这个‘女’子这般狂妄嚣张,看我如何像捏蚂蚁一般的将她捏死!”

    他的声音中透着一股狰狞之‘色’。

    说罢,那人立刻猛然出手,一把抓向宁月璟的咽喉。

    宁月璟见状,不屑的冷哼了一声,看着他,嘴‘唇’微张,蓦地吐出了一个字,“滚!”

    轰!

    随着宁月璟这一个‘滚’字出口,霎时间一股强横的力量顿时犹如山呼海啸般狂涌而出,猛然地狠狠冲击在朝宁月璟出手的那名三清宫弟子的身上。

    瞬间,那名三清宫弟子整个人就犹如被一道惊天巨‘浪’凶猛的撞上了一般,整个人顷刻间毫无抗拒之力的被撞飞了出去。

    砰!

    轰隆

    那名三清宫弟子倒飞出去了十余米,狠狠地撞在了后边的墙壁上。

    巨大的冲击使得墙壁都剧烈的震颤了一番,伴随着一阵‘咔咔’声响,墙壁竟是出现了一道道细微的裂纹……

    而那名三清宫弟子落地后,猛然张口‘噗’的喷出了一口鲜血,单膝半跪在地上,一手捂着‘胸’口,竟半晌都没能站起来。

    “聂师弟!”

    “聂师兄!”

    几名三清宫弟子看到这一幕,不由失声惊呼。

    现场其他的那些人更是一片哗然!

    所有人都吃惊的望向宁月璟,眼中充满了骇然之‘色’。

    包括其余的那几名三清宫弟子也不例外,猛地抬头望向宁月璟,眼神中充满了震惊之‘色’。

    谁也没想到宁月璟居然会如此的厉害,仅仅是口吐一个字,就将他们的一个师兄弟给震飞重伤吐血。

    “你、你到底是何人?!”

    震惊过后,其中一名看上去稍稍沉稳一些的三清宫弟子当即略带些许惊惶的开口朝宁月璟喝问道。

    而原本冷笑不已的等着看三清宫弟子如何收拾宁月璟等人的郑佩琪此时已然彻底被惊呆,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宁月璟,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怎、怎么会这样?她怎么仅仅说了一个字就把一个三清宫的弟子震飞吐血,这不可能!那可是仙‘门’三清宫的弟子啊!”

    郑佩琪心中感到不可思议,嘴‘唇’一阵嗫喏蠕动了几下,甚至止不住有些微微抖起来。

    连三清宫的弟子都显得如此的不堪一击,她得罪了这样的一个人,对方会不会找她清算?郑佩琪心里不由自主的升起了几分恐惧和慌‘乱’感。

    随后她不禁又抬头看了看另外几名三清宫弟子,深吸了口气,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告诉自己三清宫可是三大仙‘门’之一,就算对方震飞重伤了一个三清宫弟子,但面对整个三清宫,她再厉害又能算得了什么?

    难道她还能比三清宫的那些师长们更强?

    郑佩琪此刻也只能如此安慰自己,让自己宽心下来。

    却说宁月璟在听到那名三清宫弟子的喝问后,不由抬眼瞥了他一下,旋即淡淡的道:“我是什么人与你们何干?”

    “刚才是谁说要我跪下道歉忏悔的,马上给我跪下!否则,今天你们就谁也不用再想离开这里了。”

    听到宁月璟平淡,却又强势冷厉的话,剩下的几名三清宫弟子顿时惊怒不已。想他们堂堂三清宫的‘门’徒,来到这俗世中何曾想过会被人如此威吓羞辱?

    居然还让他们下跪,这是何等的屈辱!

    若是他们当真跪下了,到时候不仅他们自己受辱,更是让三清宫‘蒙’羞。便是回了三清宫,一旦此事被师长知晓,他们也绝对没有好果子吃。

    宁月璟的话也同样让一旁的潘鸣辉、郑佩琪,以及餐厅里其他那些观望着的食客、fu wu员们大吃一惊。

    那些人可是仙‘门’三清宫的弟子啊,宁月璟居然敢让他们跪下,这……她就不怕得罪死了三清宫,惹来三清宫那些更加厉害的师长们的报复吗?

    所有人都满是震惊的看着宁月璟。一些人更是忍不住低声议论了起来。

    “我看这个‘女’的十有八.九也是仙‘门’中人,不是罗浮宗的人就是衍月宗的!”

    “没错,如果她不是另外两大仙‘门’中人又哪里来的这么大的底气敢如此对待三清宫的‘门’徒,居然要让他们跪下。”

    “而且,刚才她展现出来的实力也委实恐怖,仅仅凭一个字就把一个三清宫‘门’徒给震飞,重伤吐血,这会儿都还半跪在地上没缓过来,可见那一下有多狠!”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