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六十章就是要欺你们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周围那些人的议论纷纷也传入了那几名三清宫弟子的耳中,他们看着宁月璟,不禁羞怒的叫道:“我们乃是堂堂三清宫的弟子,想叫我们给你跪下,简直痴人说梦!”

    “没错,你敢如此羞辱我们,羞辱三清宫,就算你当真是罗浮宗或者衍月宗的人,你这般挑起两‘门’之间的纷争,你承担得起这后果吗?”

    “既然你也是仙‘门’中人,而非什么凡夫俗子,今日之事我们也不与你计较,就当什么也没生过,各走各的。。: 。否则,当真冲突起来,就算你的修为比我们更高,但此事一旦传入我三清宫那些长老们耳中,怕是你们也决计讨不了好,反倒不如息事宁人,互不相干。”

    那几名三清宫弟子虽然语气依旧十分强烈,但很显然他们已然是有些服软,主动提出要息事宁人。

    其他人自然也听得出这几名三清宫弟子话里话外的意思。

    边上的郑佩琪不禁面‘色’微变,内心十分的不甘。她原以为把自己侄子还有他的这些同‘门’师兄叫来就可以为她出头,让她出口恶气。

    却没想到宁月璟的实力之强远远乎了她的想象,更让她没想到的是,就连这些三清宫的弟子都有些对宁月璟服软,自己在找台阶下了。

    如果换了其他人,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或许也就顺着三清宫这些人的台阶下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就此息事宁人。

    但是,宁月璟的‘性’子却显然并非会妥协的人。

    既然已经动了真格,而且对方又没什么可让她忌惮的,她自然不会就此罢休。

    在那几名三清宫弟子说完后,宁月璟淡淡的看着他们,缓缓道:“现在你们知道要息事宁人了?怎么不继续像之前那样,气势汹汹的喊打喊杀,叫嚣着让我下跪道歉忏悔?”

    说到这,宁月璟又不屑的轻哼了一声,冷冷地道:“在我眼里,你们也不过就是一群欺软怕硬的货‘色’。现在你们看到我的实力不弱,自己不是对手,于是就想着好汉不吃眼前亏,打算息事宁人。”

    “哼,我告诉你们,在我面前别想有这么好的事。打得过就气势汹汹的上,想以势压人,甚至要shā rén,现打不过了,就想毫无伤,不付出任何代价就走人,这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事情。合着真当着世上就没人能治得了你们,所有的事情都由得你们说了算?”

    说罢,宁月璟目光冷冷地扫过那几名三清宫弟子,冷声道:“今天你们若是不跪下向我道歉赔罪,你们就谁都别想竖着走出这家餐厅!”

    “你……”

    那几名三清宫弟子没想到宁月璟会如此的强硬,甚至是‘蛮横’,瞪着她,显得惊怒不已。

    他们都已经服软,主动要息事宁人了,没想到宁月璟居然还抓着不放,这让他们颜面何存?

    甚至此事一旦传扬出去,整个三清宫都将颜面扫地,因此‘蒙’羞!

    一名三清宫的弟子死死地盯着宁月璟,咬牙切齿的道:“你别欺人太甚了!得罪了我们三清宫你也同样别想好过。到时候我们宗内师长要追究此事,我看你如何收场!”

    “嗤”

    宁月璟嗤笑一声,轻蔑的扫了开口说话的那名三清宫弟子一眼,不屑的嘲讽道:“你们居然也有脸说我欺人太甚?说这话的时候你怎么不想想之前你们是何等的气焰嚣张,何等的目空一切,不可一世!”

    “假如我当真只是一个修为低微的寻常凡俗‘女’子,今日的下场怕是即便不死也会很凄凉吧?”

    说到这,宁月璟不禁瞥了眼不远处墙角被她重伤的那名三清宫弟子,继续说道:“刚才他不是还要动手捏死我吗。既然你们如此不可一世,怎么这会儿反倒是有脸来说我欺人太甚了?”

    说罢,宁月璟又冷哼道:“既然你们觉得我欺人太甚,那么今天,我就是要欺你们太甚,我倒要看看你们又能如何!”

    “你们的师长若是想追究此事,那就尽管让他们来试试。不过别怪我没提醒你们,你们师‘门’中的长辈若是当真敢来追究的话,那就可得小心给你们三清宫惹来灭宗之祸!”

    说到最后,宁月璟的眼睛里已然透出两道‘阴’冷、森然的寒光。

    宁月璟这番无比强势,霸气凛然的话让那些三清宫弟子有些不知所措,同时也无比震怒。宁月璟的话既戳中了他们的痛处,又让他们感到有些惊惧。

    她到底哪来如此强大的底气,连给三清宫惹来灭宗之祸这种话都敢说出口?

    惊惧之余,几名三清宫弟子都不禁相互对望,迟疑了起来。

    相对而言,周围的其他那些食客和fu wu员们此刻却在心底暗暗地为宁月璟的话叫好。虽然很多人还没有完全‘弄’清楚整个事情的前因后果。

    但是,之前这些三清宫弟子跟着郑佩琪冲出来时那气势汹汹,盛气凌人,不可一世的样子可是所有人都看在眼里的。

    他们都只是这些三清宫弟子口中的所谓‘凡夫俗子’,对于宁月璟的话,自然也有那么几分感同身受。

    很自然的,宁月璟的话也让他们有种扬眉吐气的感觉。

    你们不是很吊很牛.‘逼’吗,是不可一世的仙‘门’三清宫弟子,动辄就要shā rén家,现在怎么反倒要说人家欺人太甚了?

    你们把普通人当做蝼蚁一般,蛮横霸道,完全不问是非,不讲道理,想杀就杀的时候怎么不想想你们自己有多欺人太甚。

    周围的普通人此刻都有种痛快酣畅的感觉,若不是忌惮着那些三清宫弟子,只怕很多人都忍不住要轰然叫好鼓掌了。

    不过,其实也不差多少,几乎所有人看着三清宫那几名弟子的目光中都透着几分幸灾乐祸,你们活该的神情。

    一个个就等着看宁月璟怎么收拾教训这些蛮横霸道,不可一世的三清宫弟子。

    面对宁月璟如此的‘咄咄‘逼’人’,步步紧‘逼’,几名三清宫弟子都有些咬牙切齿。他们何曾被人给‘逼’迫到如此难堪的境地?

    不过,不管怎么样,想让他们自己跪下赔罪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若是他们当真跪了,一旦传回三清宫,他们的下场可想而知。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