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六十一章跪下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我们走!我倒要看看难道她还真敢把我们怎么样不成?”

    一名三清宫弟子怒冲冲的叫道。

    他的话立刻引来其他几人的认同,“没错,想要我们跪下,这简直是做梦!我们直接走,看她能如何!”

    这几名三清宫弟子的修为基本上都不过是化元期而已,修为最低的郑建业因为才拜入三清宫没几年,如今修为不过区区炼气中期。

    以郑建业的修为和在三清宫中的地位,他也不可能结识得了什么厉害的人物,更遑论请动他们跟他一起回来省亲了。

    而之前被宁月璟仅仅说了一个‘滚’字就震飞的那名三清宫弟子同样也是化元期修为。是以,在见识过宁月璟的强大实力后,这几名三清宫弟子根本再跟宁月璟较量的念头。

    他们眼下唯一所倚仗的,无非也就是背后的师‘门’三清宫的名头罢了。

    看到那几名三清宫弟子鼓噪几句后,转身就想要离开,宁月璟不禁重重地冷哼了一声。

    霎时间,宁月璟所发出的这一声冷哼简直犹若一道闷雷滚滚的在几名三清宫弟子的耳中炸响,震得他们整个脑子都嗡嗡作响,一阵头晕目眩……

    “谁允许你们走了?哼,我说过了,今天你们若是不跪下赔罪,就谁也别想竖着离开这里!”

    宁月璟冷声道。

    几名三清宫弟子用力的晃了晃脑袋后,终于渐渐缓过来,听到宁月璟的话,一阵惊怒,同时也有几分慌‘乱’与惶恐。

    难道,她还真敢‘逼’迫他们跪下?这是要动真格的?

    几名三清宫弟子看了看宁月璟,不禁又相互对望,一阵迟疑。

    这时,宁月璟忽然站了起来,目光冷然的盯着那几名三清宫弟子以及郑佩琪,接着冷声厉喝道:“给我跪下!”

    轰隆

    随着宁月璟的声音发出,顿时一股气势简直犹如山崩海啸般,蓦地从她体内爆发出来,朝着那些三清宫弟子和郑佩琪席卷而去……

    砰!砰!

    宁月璟所释放出的气势就仿佛一座小山一般猛然地倾轧在了那几名三清宫弟子以及郑佩琪的身上,恐怖的压力立刻让他们感到一阵窒息感,呼吸都变得急促困难起来。

    而修为最弱的郑佩琪以及郑建业两人更是连瞬息都支撑不住,在宁月璟的气势倾轧到他们身上的时候,两人的双膝就立马一软,膝盖重重地磕在了地上,跪在宁月璟面前。

    被宁月璟的气势压着,郑佩琪和郑建业跪下之后连动都无法动弹,即便他们俩充满屈辱的咬着牙,很想站起来,但却无济于事。

    另外那几名有着化元期修为的三清宫弟子虽然并没有第一时间就被宁月璟的气势压迫得跪在地上,但他们也好不了太多。

    一个个都死命的咬着牙关在强撑着,他们的身体哆嗦着,尤其是双‘腿’更是剧烈的颤抖,不停地在打摆着。

    任谁都看得出来,他们随时都可能撑不住跪倒下去。

    宁月璟见状,不由撇了撇嘴,略带几分嘲讽的道:“不错嘛,看样子你们一个个都‘挺’有骨气的,很好。”

    “那么,就看看你们的骨气到底能有多硬!”

    宁月璟冷哼一声,释放出的气势蓦然再次加强。

    瞬间,又是一股仿佛海啸巨‘浪’,比之前还要更加强横的气势猛然的狠狠倾轧在了那几名还在硬撑的三清宫弟子的身上。

    砰!

    砰砰……

    宁月璟增强后的气势对于那些三清宫弟子来说完全无力再抗拒,一个个都彻底崩溃,被席卷而至的强大气势猛地压得跪倒在地!

    四周的那些食客和fu wu员们看到这一幕,再次一阵目瞪口呆,一脸吃惊,甚至是震撼的看着宁月璟。

    仅仅凭借气势就压得这些三清宫的弟子跪在地上,她的真正实力又强到了何等地步?

    周围的人纷纷骇然相望,情不自禁的倒吸了一口凉气,眼神中满是惊叹之‘色’。

    “太厉害了,这个‘女’的看上去年纪轻轻,也就不过二十出头的样子,没想到实力居然会这般的恐怖,根本就没有真正动手,仅仅凭借气势就让那些不可一世的三清宫弟子纷纷跪了下来,实在厉害啊!”

    “是啊,在她面前,那几个什么三清宫弟子只怕也就是跟土‘鸡’瓦狗差不多,完全是彻底的碾压啊!那些三清宫弟子连半分反抗的余力都没有。”

    “真不知道她到底是哪一个仙‘门’的人,罗浮宗?还是衍月宗?真是霸气!让那些三清宫弟子跪下,他们就得跪下!”

    “那几个什么狗屁的三清宫弟子也不过如此,之前还那么气焰嚣张,不可一世,现在还不是让人家给‘逼’着跪下了?哼,看他们以后还敢不敢这么嚣张狂妄。”

    “这一回这些三清宫的弟子可算是踢到铁板上了,嘿嘿,看着他们被强压着跪在地上却无可奈何的样子,还真他吗的爽啊……”

    “我现在更好奇她的修为到底达到了什么境界。想必什么飞天遁地、御剑飞行的,应该不在话下吧。”

    在那些围观群众们议论纷纷,指指点点的同时,被宁月璟的气势死死地压着跪在地上的那些三清宫弟子此刻内心感受到了无比的屈辱和羞愤。

    堂堂三清宫弟子,何曾遭受如此的羞辱和憋屈?

    尤其是周围那些围观者对他们的讥嘲和非议更是让他们愤怒不已,恨不得马上冲过去杀了那些人泄愤才好。

    只可惜,他们被宁月璟的气势给压着,根本就无法动弹,连站都站不起来,又谈何去shā rén泄愤?

    即便他们一个个都在拼了命的催动体内的真元,然而,他们所面对的可是一位元婴期的人物,两个大境界的修为差距,让他们根本连一丝一毫抵抗的余力都没有。

    任凭他们怎么催动真元也不过是徒劳罢了。

    “可恶!你竟敢当真如此折辱我们,此仇不共戴天!只要我今日不死,回到宗内,我一定将此事禀告长老,让你后悔今日所作所为!”

    “没错!今日之耻不共戴天!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几名三清宫弟子眼中充满怨毒羞愤的死死盯着宁月璟,咬牙切齿的狞声怒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