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六十五章惶恐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随着宁月璟松开了气势压制,那几名三清宫弟子顿时恢复了行动。

    只不过,体内周身经脉以及腿部神经被截断传来的阵阵剧痛却是让他们纷纷瘫倒在地上,浑身颤栗的哀嚎连连。

    而且,他们的腿部神经被截断,双腿已经失去了知觉,便是想要强忍着疼痛自己站起来都已经不能。

    同样恢复了行动的郑佩琪此时看着自己侄子郑建业以及他的那几名师兄一个个都瘫在地上,疼得直抽冷气,呼吸都带着颤抖,心中顿时一片慌乱与惶恐。

    虽然宁月璟并没有把她怎么样,反倒是废了她侄子和那些三清宫弟子的修为。

    但是这件事毕竟是她惹出来的,因此牵连自己侄子和这些三清宫弟子一个个都被宁月璟废了修为,她心里在为自己侄子失去了大好的前程而忧虑心焦不已之余,同样也担心着那些被拖累废了修为的三清宫弟子,乃至是三清宫会不会迁怒于她。

    郑佩琪心里由不得不感到一阵忐忑不安。

    若是这些三清宫弟子当真要迁怒于她,那她怕是绝对没什么好下场。

    在郑佩琪惶惶不安的时候,一旁唯一什么事都没有的潘鸣辉连忙开口喝道:“还不赶紧起来,马上叫车,先把他们都送医院去!”

    潘鸣辉眼下也不可能对郑佩琪有什么好态度。

    他自己这会儿都一阵后怕,心里暗自庆幸多亏了之前因为跟林芳、李思恬认识,并且曾经追求过林芳,心中有些尴尬,这才没有轻举妄动,或者说一些什么跋扈过分的话。

    否则只怕他也同样逃脱不了被宁月璟惩戒,甚至如同这些三清宫弟子一样,直接被废除修为的下场。

    此刻,潘鸣辉心里也暗暗地吃惊林芳和李思恬怎么会认识这么一位厉害的人物,而且听她之前离开时的口气,似乎在衍月宗内的地位还非常的高。

    否则,决计是说不出让三清宫鸡犬不留这等煞气腾腾的话语的。

    听到潘鸣辉的话,郑佩琪顿时醒悟过来,连忙从地上爬起来。

    也顾不得自己脸颊红肿,还有大片被热水烫伤的红印,就那么一副湿漉漉的披头散发,狼狈不堪的冲到了餐厅外去拦车。

    潘鸣辉只能自己一个个的将那些三清宫弟子背出外面的车上,先送他们去医院救治再说。

    至于餐厅里那些围观的食客,乃至是fu wu员都完全没有人上前帮忙的意思,或者说,他们也不敢贸然的上前帮什么忙。

    这些人就算被废了修为,也依旧是三清宫的弟子,可不是那么好惹的。

    若是有个万一被迁怒泄愤的话,可没谁会有好果子吃。他们可没有宁月璟那么强的实力,更没有宁月璟那么惊人,完全不惧三清宫的强悍背景!

    而随着宁月璟以及那些三清宫弟子都离开,餐厅里的那些食客顿时不再克制和顾忌,纷纷高声议论了起来。

    很多人都忍不住猜测宁月璟在衍月宗内究竟是什么身份和地位。

    不过却是没人会觉得宁月璟之前的话有什么不妥的,谁不知道那衍月宗的宗主乃是那位‘无敌’的尹仙人。

    那可是凭借一己之力灭了当初侵入华夏那数以百万计妖魔的超级牛叉人物。

    说他‘无敌’,至少在这个世界上是半点也没错。

    从那位尹仙人现世这么些年,一次次的大事件,哪一次他吃过什么亏?

    不论他的对手是什么样的存在,没有一个不是被他打的天崩地坼服服帖帖,就是被他杀得血流成河,鸡犬不留。

    三清宫虽然也是仙门,但是在那位尹仙rén miàn前,还真就算不得什么。

    这次那些三清宫弟子被衍月宗的人给废了修为,还被当众羞辱打脸,吃了这么大的一个亏,三清宫大概也只能打掉牙往肚里咽。

    如果三清宫真敢追究此事的话,正如那个衍月宗的人所说的那样,纯粹就是在找死。

    餐厅里那些食客们议论纷纷之时,宁月璟和林芳、李思恬三人早已在附近的一家茶楼里坐着喝茶。

    刚才的事情宁月璟并没有怎么放在心上。

    对她来说,收拾几个嚣张跋扈的三清宫弟子,根本就算不得什么大事。

    林芳和李思恬对宁月璟也没什么好担心的,只是想到那些三清宫弟子的下场,还有临走前看到那个郑佩琪那一副失魂落魄,惊恐不已的样子,她们两人多多少少有种大出了一口恶气的感觉。

    “经过今天的事之后,我看姓郑的那个女人以后还敢不敢再那么飞扬跋扈,一想到她刚才那失魂落魄的样子我就觉得解恨!”

    李思恬一脸痛快的说道。

    “那个女人以前也不过就是仗着他老公是武监局副局长,加上还有个三清宫门徒的侄子,所以姿态高傲得很,对谁都是一副颐指气使的模样。现在好了,她的那个侄子已经废了,而经过了今天的事情之后,估计就算是再借给她十个胆子,她也不敢再那么猖狂嚣张。”

    林芳道。

    宁月璟微微笑了笑,道:“这种人一看就知道是欺软怕硬的货色,估计今天之后她就该有心理阴影了,以后只会夹起尾巴做人。”

    李思恬和林芳都纷纷点头。

    微顿了一下,宁月璟又继续说道:“不过,也难说。今天的事毕竟都是她牵连招惹来的,现在那几个三清宫弟子的修为都被我给废了,谅三清宫也没那个胆子到衍月宗去找我报仇。”

    “所以,说不准三清宫会直接拿她来撒气泄愤也不一定。那几个三清宫弟子修为被废还事小,关键是三清宫这回丢了很大的面子。现场有那么多人都看着,一旦传扬出去,说是颜面扫地也不为过。”

    “三清宫的那些长老、太上长老和尊主什么的,就算是有再好的心性和涵养,怕是也会嗔怒,毕竟这关乎整个三清宫的颜面和声誉。”

    听到宁月璟的话,李思恬笑笑,说道:“反正哪,那个女人往后肯定没什么好日子过就是了。这也算是她自己作死,活该!”

    “没错,正所谓自作孽不可活!谁叫她要那么跋扈的来招惹我们的。就是该让她受到应有的教训,否则她还不得无法无天了去……”

    林芳也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