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七十章陈年旧恨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陡然看到魏大伟突然如此反应,竟是跪在自己面前求救,纪雪晴顿时被吓了一跳。。: 。

    连忙起身,上前去扶魏大伟,并开口说道:“魏老板,你这是干什么?到底是出了什么事,竟将你‘逼’迫到这地步?”

    “还有,你说不日你一家老小就可能一个不剩,这又是怎么回事?你先把事情仔细的跟我说一下,不管是出了什么事,总归也是有解决办法的。”

    听到纪雪晴的话,魏大伟一边抹着眼泪,一边顺势站了起来,声音仍不自觉的带着些许的哽咽,说道:“纪总,我,我这也是实在没办法了,唯一能想到可以救一家老小活命的也就只有来求您和尹先生。”

    “魏老板,来,坐下,坐下再说。不管是遇到了什么事,咱们仔细的好好说说,只要是能帮的,我一定说服尹修帮你行吗?”

    纪雪晴安慰道。

    魏大伟感‘激’不已的抬头看了眼纪雪晴,用力的点头,呜咽道:“谢谢,谢谢纪总的救命大恩!”

    说着,便又要跪下去。

    纪雪晴连忙拦着他,道:“好了好了,魏老板,咱们还是先把事情理理清楚,也好叫我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好吗?”

    “嗯!”

    魏大伟用力的应了声。

    随即深吸了口气,努力的平复了一下内心那‘激’‘荡’起伏的情绪,在纪雪晴的示意下,重新坐下来后,才缓缓地说道:“纪总,您还记得当年您跟尹先生一起去我那栋铂天大厦要租写字楼时曾在写字楼外看到有血迹,那天尹先生还跟我说从我那栋铂天大厦坠楼的人是因为受到煞气影响,产生了幻觉这才会坠楼的这件事吗?”

    见魏大伟忽然提起了这么一件陈年旧事,纪雪晴不由微怔,略感惊疑的看了看他,点点头,说道:“有印象。只是……难道你现在遇到的事情跟当年的这件事有关?”

    纪雪晴有点疑‘惑’。

    魏大伟沉着的点了点头,道:“没错,确实是跟此事有关。更准确的说,就是当年这件事所引来的灾祸。”

    纪雪晴微皱了皱眉,问道:“魏老板,你仔细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魏大伟轻应了声,继续说道:“当年尹先生跟我的谈话您也是有在场听着的,想来应该也还记得我当时曾说过,有一家地产公司因为看上了我那栋大厦,所以曾使出各种手段想要‘逼’我就范,把大厦折价卖给他们,可是我却始终软硬不吃,没有答应。”

    “后来那些人就扬言要找风水师让我这大厦见血光,这才有了那人的坠楼身亡。当时尹先生也证实了此事确实是有人在我那栋铂天大厦四周布下了风水杀阵。”

    听魏大伟说到这些,纪雪晴不禁轻点点头,说道:“这些我都还记得,当初是尹修答应帮你把那风水杀阵破除掉,你才答应以仅仅一元的价格将你那栋铂天大厦第二十五层的写字楼租给仙姿两年。”

    “不错。”

    魏大伟深吸了口气,继续说道:“当年尹先生帮我把那风水杀阵破除后我也就没有在意。谁能想到,过了十几年后,就在前些时日,突然有一个人找到了我家里,说是要来向我讨一笔债。”

    “我当时还一阵莫名其妙的,根本不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因为我根本就不认识他。后来那人说了之后,我这才知道他居然就是当年在我那栋铂天大厦周围布下风水杀阵的那个风水师的徒弟!”

    “他来找我讨债,就是为了要给他师父报仇!”

    听到这里,纪雪晴一阵惊讶,忍不住说道:“不对啊,当时我记得好像听尹修说他并没有出手杀那个布阵的风水师,仅仅是把风水阵破掉,顺便给了那个布阵的风水师一点小小的教训而已。”

    “那个风水师的徒弟怎么会找上你要给他师父报仇?”

    魏大伟苦笑道:“说起来我也算是受了无妄之灾。的确,当年尹先生确实没有杀那个风水师,可是从那个风水师的徒弟口中所说,当年他师父被尹先生重伤后,刚回到家中不久,就有仇家听到了他身受重伤的风声,于是杀上了‘门’去。”

    “最终他师父被仇家所杀,他也是被他师父护着,侥幸逃脱出去。”

    “后来那人一直躲在深山老林中在苦心修炼,一直到前些时日修炼有成后,这才重新出来,去杀了当年杀害他师父的仇家给他师父报仇。”

    “而我,也同样成了他报复的目标。他说,要不是因为我,他师父当年就不会受伤。若是他师父不受伤,也就不会被仇家杀上‘门’来丧命。所以他师父的死,我也有责任。”

    “并且,他还向我‘逼’问,当年到底是谁重伤了他师父。只不过我咬着牙没有对他说,只说是偶然认识的一个异人,当年对方帮我破除掉他师父布下的风水杀阵之后,就再没有了联系……”

    闻言,纪雪晴忍不住说道:“你为什么不直接告诉他当年是尹修出的手?”

    魏大伟明白纪雪晴的意思是想说用尹修的名头吓住对方。

    不过,魏大伟对此却是苦笑着摇摇头,说道:“我哪里敢这么说。要是我真这么说了,只怕那人当场就直接杀了我一家老小,根本就不会再给我们丝毫活命的机会。”

    听到魏大伟的回答,纪雪晴微愣了一下,旋即很快就想明白了其中的关节,不由轻点点头,自语道:“是了,若是让他知道你跟尹修有关系,那么他肯定会害怕你事后来找尹修,到时候他岂不是死无葬身之地?”

    “那样一来,他自然就要直接杀了你一家灭口,然后立刻远远地逃走。根本不会再给你们活下来的机会……”

    魏大伟点头道:“是啊。我当时就是怕这个,所以才不敢透‘露’当年是尹先生出手破除了他师父的风水杀阵,并将其师父重伤的。”

    “那么,他最后是怎么处置你们一家的?”

    纪雪晴又问道。从魏大伟的话里显然可以听得出来,他一家人至少眼下还都活着。

    听到纪雪晴的询问,魏大伟眼中浮现出一抹恐惧之‘色’,就仿佛回想起了什么让他无比恐惧害怕的事情一样,神‘色’惊恐的叫道:“他、他给我,还有我全家老小都施了法咒。”

    “他说,直接杀了我们就太便宜我们了,他要我们受尽恐惧的折磨而死……”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