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七十五章惊惶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尹修静静地看着他施法,嘴角带着那么一丝丝的戏谑之‘色’,那神情倒有些像是猫戏老鼠一般。.: 。┡

    “哗”

    随着那人双手法决结束,一道暗红的煞气顿时呼啸而来。

    尹修看着对方所施展出的这些微末法术,不禁摇了摇头,淡淡的说道:“雕虫小技实在是雕虫小技。”

    说罢,尹修这次甚至都懒得动动手指头了,直接对着呼啸而来的那股暗红煞气轻轻地吹了一口气。

    霎时间,那股呼啸而至的暗红煞气顿时如同雪遇‘春’阳一般,眨眼间便迅的消融瓦解,烟消云散,无影无踪……

    看到这一幕,那名男子更是瞪大了眼睛,满是震惊之‘色’。

    怕是他万万没想到自己的法术居然会被人仅仅吹了口气就给湮灭掉了,这是怎样的力量才能够做到?

    男子不由自主的微微打了个寒颤,心中不自觉的升起了一丝丝的寒意与畏惧。

    这时,尹修的声音再次响起,“你还有些什么手段,都一并使出来吧,免得说我不给你机会。”

    “我也想看看你都有些什么能耐。”

    原本之前有些被吓住的魏大伟这会儿也已经缓了过来,想起了自己身边可是有尹修在的,自然也就不再对那人有什么忌惮,此刻看到对方接连施展的法术都被尹修轻描淡写的破掉,心中顿时更加安定。

    与魏大伟恰恰相反的是,那名男子此刻心中的惊惧是愈的强烈。

    他紧紧地盯着尹修一会儿,心中虽然依旧怨怒尹修当年伤了他师父,以至于他师父事后被仇家杀上‘门’,失了‘性’命。

    但是,眼下尹修的实力显然远远不是他所能应付,甚至应该胜过他许多许多,若是再继续纠缠,那就不是报仇,而是找死了。

    暂时抛开仇恨,脑子渐渐清醒后,那人立刻就有了这样的认识。

    当下,那名男子突然毫无征兆的转身便逃,一道剑光骤然出现在他脚下,立刻朝着远处遁逃。

    尹修见状,不禁轻轻摇了摇头,淡淡说道:“现在还想逃,真是天真。”

    说罢,尹修不疾不徐的张手,对着稍有些晃晃悠悠御剑飞遁逃离的那名男子隔空一抓。

    霎时间,一股法力涌出,正在遁逃的男子蓦地感觉周身一紧,仿佛被一只无形之手给牢牢地抓住了一般。

    男子心头顿时大惊,下意识的想要回头望去。

    然而还未等他回头,立刻就感觉到身体不由自主的被一股大力猛然一拉,给拽着倒飞了回去。

    嗖!

    眨眼间,男子又被生生的拽回了尹修面前。

    当他再看到静静站在前方山石上的尹修,顿时一片面如死灰,嘴‘唇’止不住微微的颤抖。

    虽然刚才尹修接连两次轻描淡写的就把他出的法术破掉,他心知尹修实力非常强横,应当远胜过于他,但却绝对没想到尹修的实力会强横到如此地步,隔空一抓就能让他连丝毫抗拒之力都没有的抓回来。

    如此实力,让男子心中一阵惶恐惊惧。

    “你、你到底是何人?!”

    男子忍不住再一次的出声问道。

    只是这一次的声音之中不免多了几分惊恐慌‘乱’的颤音。

    话音落下后,他似乎又猛然想到了什么,强忍着心头的惧意,惊惶不已的叫道:“难道……你、你是仙‘门’中人?除了三大仙们之外,这俗世中绝对没有你这般强横的人物!”

    尹修看着他,淡淡一哂,开口说道:“看来你倒是不傻,能猜到我是仙‘门’中人。那你倒是再猜猜我是哪一个仙‘门’的人,若是你能猜中,我可以饶你一命,如何?”

    尹修的语气中略带着几分戏谑。

    站在他身旁的魏大伟却是不禁神‘色’一紧,忍不住张了张嘴,对尹修说道:“尹、尹先生……”

    听到魏大伟开口,尹修不由冲他摆了摆手,道:“放心吧,就算真要饶他一命,我也会废了他的一身修为,不会留下什么隐患让他日后再祸害到你和你的家人的。”

    “呼……”

    听到尹修这么说,魏大伟这才微微松了口气,轻松了不少。

    若是此人没了那一身修为,自然也就不再有多大的威胁。

    被尹修禁锢在前方的男子听到尹修与魏大伟的话,却是面‘色’一变,眼中浮现出一抹惶恐之‘色’。

    他好不容易才修炼到如今的地步,凝结了金丹,若是被废了修为……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当然,如果真的连命都没了……想了想,男子又立刻感到一阵不寒而栗。

    蝼蚁尚且知道偷生,何况人乎?

    浑身打了个寒颤,男子似乎猛然想起了什么,身躯不由蓦地一震。

    紧接着,目光略带着几分骇然的望着尹修,失声叫道:“尹,尹先生,你姓尹?难道……难道你与那衍月宗的宗主有关?”

    尹修此刻毕竟以法术遮掩了面容,男子自然没有直接联系到尹修本人身上,还以为是尹修的什么亲近之人。

    听到男子的失声惊呼,尹修不禁淡淡的瞥了他一眼,说道:“倒是让你听到了线索,猜到了几分。”

    “罢了,我也不取你‘性’命。只不过,你是非不分,浑然不理会当年你师父摆下风水杀阵本就是助纣为虐,企图夺人财物,甚至还害了无辜之人的‘性’命。”

    “如今反倒是将你师父之死迁怒于当年的受害之人,便是连其家人孩童都不放过,你这一身修为,留着也是祸害。我不要你‘性’命,但你的这一身修为却也断然不能再留!”

    说罢,尹修也不理会那名男子那满是惶恐、慌‘乱’的神情,抬手轻轻地一弹指。

    立时,一道法力倏然打入了男子体内。

    瞬间,男子浑身蓦然一阵颤抖,紧接着,闷哼了一声,双眼倏然大瞪,一缕嫣红的鲜血缓缓地从嘴角滑落下来……

    “你、你……你竟然真的废了我数十年的苦修,毁了我的金丹!”

    男子瞪大了眼睛,死死地盯着尹修,眼神中满是不甘与怨怒。

    尹修刚才打入他体内的那一道法力已经在顷刻间将他的金丹震碎瓦解,同时,连他的丹田以及周身经脉也都一并崩断,彻底毁了他修行的根基,今生都绝无可能再重新修行。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