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七十六章他就是那位尹仙人!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随手将那名男子的金丹震碎,废了他一身修为,并将他的丹田连同经脉都悉数毁掉之后,尹修没有再去理会他那不甘的怒吼,直接对身旁的魏大伟道:“魏老板,咱们走吧。ΩΔ”

    “他的修为已经被废,周身经脉以及丹田也同样都被我毁去,这辈子都只能是个普通人,你也不必再担心日后他能再来祸害你们一家。”

    听到尹修的话,魏大伟连忙感‘激’不已的说道:“多谢尹先生!”

    尹修轻‘嗯’了声,当即又带着魏大伟飞身而起,瞬间腾入半空,返回银海市内。

    将魏大伟送回到他家‘门’口后,尹修并没有再进去,对他说道:“好了,魏老板,你这边的事情已经解决,我也就回去了。记得我说的,稍后去抓几副安神的‘药’,一家人都喝几天,等过几日就不会有任何影响了。”

    “是,是,谢谢尹先生您出手相救!”

    魏大伟再次感‘激’涕零的道谢。

    尹修摆摆手,道:“行了,那我走了。”

    说罢,尹修身形一闪,再次飞入空中,消失在魏大伟面前。

    在尹修离开之后,魏大伟微微呆了半晌,用力晃了晃脑袋,随后才一脸轻松的走回家中。

    这一次他不得不庆幸去仙姿集团见到了纪雪晴,并且尹修也愿意念着当年的那点‘交’集和情分出手救他一家。

    否则,他们全家当真就是生不如死,要受尽折磨了。

    魏大伟的家人显然都在等着他回来,一看到魏大伟才仅仅去了那么短短几分钟就又回来,一家人都稍有点儿惊讶。

    魏忠盛连忙起身迎了上来,急声问道:“爸,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情况怎么样,给咱们下咒的那个人解决了吗?他不会再来找咱们了吧?”

    魏忠盛的神情显得有些紧张和忐忑。

    虽然尹修已经破除了他们体内的邪咒,但是他也不可避免的担心日后给他们下咒的那人再找上‘门’来,到时候说不准对方会直接杀了他们。

    有这样担忧的显然并不只是魏忠盛,魏大伟的妻子、儿媳也同样十分紧张的起身看着他。

    魏大伟扫了他们一眼,轻摆了摆手,说道:“放心吧,已经没事了。给咱们下咒的那个人以后也再没法来祸害咱们,他已经别尹先生废了修为,连丹田和经脉都被毁掉,已经不再有什么威胁。”

    听到魏大伟的话,魏忠盛等人终于忍不住长长的出了口气。

    这时,魏忠盛又不禁问道:“爸,刚才那位什么尹先生不是叫你一起去见见那个给我们下咒的人吗,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那位尹先生呢?”

    闻言,魏大伟瞥了他一眼,说道:“我已经跟那位尹先生一起去见过那个给咱们下咒的人了,不然我怎么会知道他被尹先生废了修为,毁了丹田和经脉?”

    “至于尹先生,他把我送回到‘门’口就先行回去了……”

    魏大伟的回答让魏忠盛以及他的妻子、儿媳一阵愕然。

    “老魏,那位尹先生到底是什么人啊?你们一起出去这才几分钟吧,怎么,这么快就解决回来了?”

    魏大伟的妻子忍不住问道。

    “对啊,爸,那位尹先生到底是什么人?”魏忠盛也附和着问了一声。

    魏大伟看了他们一眼,走到客厅沙坐了下来,缓缓道:“既然你们想知道,告诉你们也没什么。”

    “他就是衍月宗的宗主,那位尹仙人!”

    “啊?”

    魏忠盛以及魏大伟的妻子、儿媳乍然听闻都是大吃了一惊,忍不住睁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魏大伟。

    “爸,你、你说的真的假的?你说刚、刚才那位尹先生就是衍月宗宗主,那位尹仙人?这怎么可能!”

    魏忠盛不敢置信的叫道。

    魏大伟的妻子同样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老魏,刚才那位尹先生如果真的是那位尹仙人的话,他怎么长得完全不一样。而且,你怎么会认识那位尹仙人的,还能请动这般人物来救咱们!”

    魏大伟的儿媳虽然没有开口说什么,但看向魏大伟的眼神也同样是充满狐疑和不确信。

    这对他们来说确实太震惊,太难以置信了。

    那可是仙‘门’衍月宗宗主,曾经多次拯救华夏于水火危厄之中,被世人尊为华夏守护神的尹仙人!

    自己父亲(老公)怎么会认识他,甚至能请动他来给自己一家人破除体内的邪咒?

    看着妻儿等人一个个吃惊,不敢置信的神情,魏大伟只得解释道:“你们忘了那位尹仙人除了是衍月宗的宗主之外,同时可也还是仙姿集团的大股东。”

    “你们再想想,当年仙姿集团的总部大楼还没建好的时候,仙姿集团的办公地点是在哪里的。至于尹先生的容貌,那是他用法术易了容……”

    听到魏大伟的这番解释,他的妻子一怔之后,率先回想了起来,脸上当即‘露’出了几分恍然大悟的神‘色’,忙不失迭的说道:“是了,是了,老魏你这么一说我也想起来了,好像当初那仙姿集团曾经在咱们家以前的那栋铂天大厦租用了一层写字楼办公来着。”

    “我没记错的话,当年那位尹仙人的身份曝光之后,你还特意用仙姿集团和尹仙人的名声给咱们家的那栋铂天大厦打过广告的。”

    魏忠盛夫妻俩听到这些不由愣了一下,他们俩的年纪都还不到三十岁,当年他们可都不大,对于这些倒是没多少印象。

    “我当初就跟尹先生还有仙姿的那位纪总都有一些‘交’情,只是后来尹先生的身份曝光后就隐匿了起来,不怎么‘露’面,原本的手机号码也给换了,所以我这么多年我也一直没有再见过尹先生。”

    “这一次也是走投无路,所以我只好去仙姿集团那边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见到那位纪总,请她代为转个话,向尹先生求救。”

    魏大伟说道。

    闻言,魏大伟的妻子顿时忍不住有些埋怨道:“你这老家伙既然认识那位尹仙人,这么多年居然都从来没提起过。”

    “还有,之前也不知道早点去向那位尹仙人求救,害得我们这一家子都遭了这么多罪,尤其是我的乖孙才这么小的年纪,可千万别留下什么心理‘阴’影才好……”

    魏大伟道:“这些事情我跟你说那么多干嘛。再说,之前我也不确定究竟能不能联系到尹先生,毕竟仙姿的那位纪总这些年都已经基本不怎么‘露’面,她在不在仙姿集团我都不确定,不过是去碰碰运气罢了。”

    “好在运气不错,也是天不绝咱们家。那位纪总刚好在仙姿集团,而且尹先生也是一个重情义的人,听我说了情况后,直接就过来救我们。不过,情分这种东西是越用越少,如非必要的话,我也不想随意就去打扰尹先生……”

    “嗯,你说的倒也对。尹仙人能把你当年的那点情分都还记着,这是咱们家的xing yun和福分,是不能随随便便挥霍这点情分,动不动就去打扰尹仙人。”

    魏大伟的妻子忙不失迭的说道。

    在她看来这种情分对于她们一家来说简直是天大的福缘,不知道是上辈子积了多少德才积来的。

    这样的情分自然是得留着到必要的时刻再用,而不能随意挥霍。

    就比如这一次,她们一家面临生死危机,正是靠着魏大伟与尹修当年的那点情分这才救了全家‘性’命。

    若是以前她们就随便仗着这点情分动不动就去麻烦打扰尹修的话,次数多了,尹修大抵也未必会再理会他们。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