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八十三章不只是师父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步入殿中,尹修朝着正中的蒲团走去,一边开口说着:“小璟,你想跟师父聊些什么?”

    绿萝和小蛮、小皮它们一帮小家伙之前跟着离开纪雪晴和江闪闪的院落后就已经自己跑去玩闹了,并没有再跟着过来。

    听到尹修的询问,宁月璟没有马上回答什么,她的眉宇间稍稍流露出些许犹豫,甚至稍微有一点点的挣扎。

    随即像是一狠心般的咬了咬下唇,脚下忽然间稍稍加快了步子,当尹修刚刚停下脚步,正要转身在大殿正中的那蒲团坐下之际,紧跟着他身后的宁月璟很突然的张开双手,从背后轻轻地抱住了尹修,将脸颊紧贴在尹修的后背。

    这突如其来的状况让尹修微微愣了一下,正要转身的动作不由得顿住。

    这时,宁月璟的声音也随之传来,“师父,我不想你只是我的师父。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对吗?”

    宁月璟的话,让尹修脸上的神情微微沉凝。

    过了一会儿后,才忽然轻呼了口气,低头看了眼宁月璟从身后抱着他胸前的双手,随即抬起右手轻轻握住了宁月璟的手掌,继而转过了身来。

    看着宁月璟抬头紧紧地望着自己,眸光闪动的样子,尹修的左手不禁轻抚了抚她那俏丽精致的脸颊,轻吁道:“小璟,师父,不是什么老古板的人。你的心思,师父多少有数……”

    “那师父你……”

    宁月璟渴切的望着尹修,紧咬着下唇,眼睛一眨不眨。

    尹修见她那副微微透着些许紧张、忐忑之色的模样,不禁露出了一抹微笑,轻柔的替她将额前的发梢轻轻捋到了一侧,细声道:“师父没想过要抗拒什么。师父更不是绝情绝欲,只是这百余年来,师父除了修行之外,对于其他几乎所有的事情都是顺其自然,或者说是有些随波逐流。”

    “以前的事情是如此,现在对你,对雪晴,对闪闪,也都同样如此。方才你闪闪姐姐的举动你也看到了,你纪姐姐的心思,你大约更早就清楚。”

    “师父眼不瞎,心更不瞎。虽然你纪姐姐从来没有明说过什么,甚至你闪闪姐姐藏得更深。不过,她们俩从认识师父到现在,已经有二十年光景。”

    “这么些年来,她们从来没有对其他任何异性假以辞色,并且始终都守着师父身边,这是什么心思,师父如何能不明?”

    “还有你。你是我唯一的亲传弟子,以前你还小的时候,对师父是带着一种似师似父的依恋,这大约是你自幼只是跟随着母亲长大,没有父亲疼爱,后来连母亲都离世,只剩你一人所致。”

    “后来,不知从何时起,师父就感觉到你对师父的依恋似乎渐渐地有些超出了师、父的层次,多了一些其他的意味。”

    “一切,师父都看在眼里。不过,师父既没有去推动它也没有想过让你灭绝它,只是如同以往,顺其自然。当时师父就想着,或许有一会自然而然消除这一些异样的情愫,也或许有一日,你会像此刻这般……”

    说到这,尹修停顿了下来,嘴角挂着淡淡的笑容,手掌继续在宁月璟白皙柔嫩的脸颊上轻抚着,轻吸了口气,继而又道:“既然最终你还是没有将那些超出师徒的情愫消除,反倒是愈发深刻,师父也不会抗拒。”

    尹修微笑着,“就像你说的,你是我的弟子,也不只是我的弟子。怎么样?”

    尹修的话,让宁月璟有种泪崩的感觉,眼眶里顷刻间便蓄满了泪水,眼睛变得红通通的,有种喜极而泣,又有一些淡淡的委屈。

    一双泪眼定定的凝望着尹修,用力的抽噎了两声,宁月璟抬手抹了一把从眼眶中泛出的泪水,噎声道:“师父……”

    叫了一声后,宁月璟却又立刻有些控制不住情绪,呜咽的哭了起来,猛地扑进尹修的怀中,双手紧紧地抱着他,埋首尹修的胸口,低声呜咽。

    尹修嘴角那淡淡的笑容依旧,只是伸手搂住了宁月璟的腰肢,另一只手轻拍着她的后肩,安抚着她的情绪。

    望着大殿外的眼神,既显得深邃,又有几分仿佛放下了一个小小包袱,松了口气的放松感……

    刚才在走入大殿之前,宁月璟的那句话,还有她当时的神情、语气,已经是让尹修察觉到了她想要说的是什么。

    在男女之情上面,尹修确实有很大的缺失。

    百余年的岁月中,修炼占据了他生命的绝大部分。

    对于以前的他来说,男女是可有可无的东西,这也是他始终对此秉着一种顺其自然,随波逐流心态的一个重要原因。

    后来,直到他在修真界中,心境出现了瓶颈,修为无法突破之后的一番感悟,才渐渐地隐约有了一些认识。

    再然后,尹修回到了地球,经历了许多许多,慢慢地找到了一些以往缺失,或者说被他所忽略的情感。

    同时,也认识了纪雪晴,认识了江闪闪,收了小璟为徒,认识了很多其他的人。

    再后来,尹修意外的陷入了那些蜃龙珠所引发的梦境。

    正是陷入梦境的那一段段不同的人生,一段段在梦境中的情感经历才让他真正的直面这些,经历这些。

    就连他的心境也是因此而真正的圆满。

    只不过心境的圆满并不代表现实的处事就会有什么明显的变化。变的只是尹修的心境更加通透,更加明了,能够洞悉一切。

    但是,他的心性却依旧是那种顺其自然,随波逐流。

    毕竟,在过往的百余年中,尹修除了对修行方面追求强烈之外,对其他的几乎一切都是平平淡淡,以顺其自然的心态处之。

    这显然不是一朝一夕就会有什么翻天覆地变化的。

    听着宁月璟的低声抽咽,尹修轻拥着她,抚着她背后柔顺的长发,并柔声道:“好了,小璟,不哭了啊。”

    宁月璟稍稍宣泄了一下,情绪也已是渐渐控制住。

    闻言,她不由轻‘嗯’了一声,声音还是略带着一丝丝的抽噎,说道:“师父,小璟很高兴,很高兴你没有因为你是我的师父而拒绝……”

    说着,宁月璟抬起了头来,眼眶里还泛着泪光,脸上却已是带上了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