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八十四章守得云开,终会见月明。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尹修不禁露出一个笑容,淡笑着替宁月璟将她脸颊上滑落的泪痕抹掉,开口说道:“行了,回去练功吧。你纪姐姐已经凝结金丹,你也要好好修行,早日突破到元婴后期。”

    “嗯!师父,我会的。我现在已经是元婴中期后段了,最多再有一两年肯定能突破到元婴后期!”

    宁月璟甜甜微笑着,用力应道。

    当初宁月璟是在尹修前往修真界之前就已经突破到了元婴期,在过去的四年时间里,宁月璟的修为始终进境神速,在尹修刚去修真界过去两年左右的时候,她的修为就已经突破到了元婴中期。

    眼下又过了两年左右的时间,宁月璟的修为距离元婴后期也已经不远。

    先天纯阴灵体毕竟非同小可,何况修炼的又是最契合的顶级功法,在衍月宗内宁月璟也不缺各种丹药灵石等等资源,这修炼进境自然不会慢到哪里去。

    听到宁月璟略带些许俏皮的语气,尹修不禁抿嘴微笑了笑。

    这时,宁月璟又道:“师父,那我就先回去啦!”

    她的语气中透着一股娇俏、欣喜的意味。

    当话音落下后,宁月璟似乎稍稍迟疑了那么一瞬,继而忽然微微踮起脚尖,神色间略带一丝羞涩的猛然在尹修的脸颊上亲了一下。

    紧接着,立刻转身便朝殿外跑去。那模样,完全还是一副少女的姿态。

    当然,在尹修的心中,宁月璟也始终都是那一个小女孩的形象……

    望着宁月璟步履轻快离去的背影,尹修眼眸不自觉的朝刚刚被宁月璟亲过的一侧脸颊瞥了一下,继而淡笑着摇了摇头,神色倒是显得十分的轻松,眼神中透出一丝丝的宠溺,低语道:“这丫头,还跟长不大似的。”

    说罢,尹修又轻呼了口气,自语道:“这样也好,总归是去了这妮子的一块心病。而我,也可以放下这一个小小的包袱。”

    “虽然是师徒,然而,其中的情分却早已超越了师与徒。”

    “梦由心生,当初的梦境固然有那些蜃龙珠阵法诱导的因素,但那一个个梦境里,与小璟,与雪晴,包括闪闪……她们衍生出一段段情感,也足以说明一些问题。”

    “或许当初未必是,但至少潜意识中朦朦胧胧有一些情谊的成分。许多人都言修真讲究法财侣地,一个人修行,纵使也有一些知交好友,却也仍旧不免显得孤寂了一些。”

    “就好像朋友无法取代家人,无法取代恋人一样。知交好友同样也难以代替道侣的位置。既然她们有如此的心思,况且也这么些年了,扪心自问,我倒也并非全无感觉,借此点破此事也好。”

    “总归不至于再让她们似以往那般不尴不尬,不知算是怎样身份的守着我身侧左右……”

    说完这些之后,尹修的心情更加的放松了许多。

    静静地盘膝坐下,尹修开始修炼了起来。

    运转着真元,尹修感觉真元的运转似乎变得更加顺畅了那么些许。大抵也是与心情放松了有关吧。

    虽然尹修的心境早已圆满,但却并不代表就没有喜怒哀乐,不会产生郁结、包袱。只不过心境圆满后,心境上就不会出现破绽,不会轻易被外邪所入侵心神罢了。

    人之七情六欲,该有的,依旧存在。

    不修灭人性绝的忘情之道,人总归还是人,而非顽石。

    不同于尹修此时心情的放松,独自在房间内的江闪闪却是有些抑制不住的激动和欢欣雀跃。

    相比于纪雪晴,她的性格和外表都更活泼一些。但是,却反倒没有纪雪晴那种外柔内刚的执着与直接。

    虽然纪雪晴也从未跟尹修挑明过什么,但是她的所作所为,平日里的言行,一切无不直白的表露了出来,任是谁都能够看得出,感受得到。

    江闪闪则要深沉了许多,不太表露痕迹。

    大约这也是因为当初刚刚与尹修相识的时候,她就已经知道纪雪晴对尹修有意有关吧。在她看来,既然尹修是自己闺蜜所中意的人,自己自然是不能插足其中的。

    是以,尽管江闪闪一开始就对尹修颇具好感,但那更多的是因为纪雪晴的缘故,‘爱屋及乌’,加上尹修本身确实有一种十分亲和,让人感觉很亲切的气质。

    而相识之初,甚至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江闪闪与尹修的相处也始终都是那种当尹修是纪雪晴中意对象,也是自己好友,言语的调侃也很随意自然。

    或许江闪闪自己都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不知不觉就对尹修多了那么些微说不清道不明的成分在里边。

    也可能是当初到银海来找纪雪晴玩,与尹修初识后,她曾在纪雪晴房间里调侃追问纪雪晴是否对尹修有意,并开着玩笑说,如果纪雪晴不承认对尹修有意,那她可就要把尹修给抢走,这么一句玩笑埋下了一颗并不一定会发芽的种子。

    如今,这颗种子终究还是发了芽。

    如果尹修只是一个普通人,或许江闪闪为了纪雪晴,很可能在种子刚刚发芽的时候就会将其掐断。

    不过,尹修的身份,却是让她并没有那么做。

    既然是修真者,日后更是会成仙,那么又何必还要用世俗的枷锁去束缚这一切呢?

    所以江闪闪在一番犹豫挣扎后,最终还是没有掐断那一颗芽,而是放任其成长,最终愈发的不可自制。

    即便她始终隐藏着,却也借着与纪雪晴的亲密关系,跟着纪雪晴一起,不知不觉的守着尹修身边整整二十年!

    一个女人能有几个二十年?

    尤其还是自己最青春,最美好的二十年!

    在尹修从修真界带回那可以脱胎换骨的五行圣莲莲子之前,不管是纪雪晴也好,还是江闪闪也罢,都并不确定自己是否真的能凝结金丹,乃至修炼到更高的境界。

    更遑论是在更早之前的那些年了。

    她们这么多年都始终跟着尹修身侧,不顾光阴流逝的等着,就可见她们的决心。

    尹修虽然很早就对此有所察觉,但却始终没有主动的采取过什么举动,不管是肯定也好,或者否定的暗示也罢,都没有。

    同样也是顺其自然的任凭发展。

    从某种程度来说,尹修对此有些消极。有时候他自己想想,也觉得有点儿亏欠纪雪晴和江闪闪她们的。

    所以,他在修真界中为了给纪雪晴和江闪闪夺取五行圣莲的莲子,不惜以身犯险,面对着一个个七劫,八劫散仙,乃至是一个个大乘期的人物以及妖兽也要火中取栗!

    江闪闪有理由欣喜,刚才她终于鼓起勇气的试探,尹修并没有拒绝,那就等若于默认。

    多年的等待,并非一场空,而是守得云开,可以预见到能见月明,江闪闪内心的那份雀跃和激动也就可想而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