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八十六章就像世俗间的情侣那样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站在宁月璟母亲的墓前,尹修看了看蹲在墓前静静烧着冥纸的宁月璟,心中不由默默地道:“以往来此我是小璟的师父,今日来,却是已经多了一重关系。.. ”

    “你在九泉之下且安心便是,既然小璟是我的弟子,如今更已是我的道侣,那么只要我还有一息尚存,便会庇护好小璟这一世的平安,不论这一世是多少岁月,甚至永恒……”

    在尹修心中默默自语的时候,宁月璟也忽然开口轻声道:“阿妈,又到清明了,小璟来看你了。不知道你在那边过得好不好,不过你不用担心小璟,小璟一切都很好很好。”

    “而且,师父也从修真界回来了,他还跟我一起来看你来了。还有,阿妈,以前我跟你说过的事情前段时间我终于忍不住跟师父说了,师父他没有拒绝。所以,小璟现在真的很好,非常的幸福……”

    宁月璟絮絮叨叨的一边烧着冥纸,一边说着。

    这时,尹修忽然在宁月璟身侧蹲了下来。宁月璟不禁一怔,略带些许诧异的抬头看着尹修。

    尹修露出一抹微笑,说道:“我也来给你妈妈烧一些纸钱。”

    微顿了一下,尹修又补充了一句,“以晚辈的身份!”

    原本还微怔中的宁月璟闻言瞬间霞飞双颊,脸蛋上泛起了两抹晕红,那双宜嗔宜喜的清澈明眸中更是闪过了那么一丝丝的羞意与甜蜜。

    现在的她面对尹修时确实是比以往少了一些作为弟子的恭谨,多了几分女子恋中的娇柔与羞涩。

    尹修微微一笑,目光中充满了宠溺的神情,伸手轻轻地抚过宁月璟一侧柔嫩细腻的脸颊,微笑道:“很开心?”

    “嗯!”

    宁月璟毫不迟疑的点头,情不自禁的侧头轻靠在尹修的肩膀上,嘴角微微上扬,挂着甜甜的笑容,柔声道:“因为师父说自己是阿妈的晚辈,所以小璟心里很开心。”

    尹修哑然轻笑,揉了揉宁月璟的头发,道:“原来我的小璟这么容易就满足开心。”

    宁月璟嘴角扬起的弧度更高了几分,轻声道:“小璟一直都很容易满足,只要师父你在小璟的身边,小璟就其他什么也不奢求了。”

    “好!师父……会尽量。至少,至少在飞升之前,师父都尽量陪着你身边,行吗?”尹修温声细语的说道。

    “嗯!”

    宁月璟应道:“小璟会努力的修炼,争取能尽量缩小跟师父你的差距。等师父你飞升后,小璟也一定会很快飞升去找师父的!”

    “行!那到时候师父就在仙界等着小璟。然后,不管小璟想去哪儿,师父都陪着你一起……”

    尹修微笑道。

    尹修不会说什么男女的甜言蜜语,只是顺着小璟的话在说。

    不过,这些话却是已经让宁月璟感觉整颗心都好似要化开了一般,一股暖烘烘,甜如蜜的感觉充斥了整个心田。

    甚至涌现出一种前所未有过的慵懒,轻靠在尹修的肩膀上,便是动也不想再动一下了,只盼着时间若是能就此停止,那便再好不过。

    “师父,小璟……小璟想让师父亲一下好不好?就像,那些世俗间的情侣那样……”宁月璟忽然抬眼,目光微微闪动,眼神中带着些许热切渴盼的望着尹修。

    她的身体依旧依偎着尹修身上,头也继续靠着尹修的肩膀。说出这番话后,她的脸上也是不自禁的泛起一抹羞红。

    尹修微微莞尔,侧过头看了看宁月璟那双满是期盼,显得水汪汪的大眼,看着她眼底深处的那一丝羞意,还有紧张、局促,不禁微笑了起来。

    “好!”

    很简单的一个字,却言简意赅。

    这个字音一落,尹修便低头朝宁月璟凑了过去。

    见状,宁月璟心中娇羞嗔喜之余,那份紧张和局促也瞬时更加强烈了起来,不由自主的闭上了双眼,小手紧紧地攥着尹修的衣襟,甚至手心里略微有些发汗的感觉。

    一种柔软的感觉从自己嘴唇传来,伴随着的还有那略显沉稳粗重的气息。

    宁月璟顿时有种大脑被轰击的感觉,思维在那一瞬间,似乎暂时的停顿住了一样,有种不知身在何方的恍惚飘然……

    “呼!”

    宁月璟大口的喘气,小嘴微张,眼睛依旧紧紧地闭着,紧张的小手攥着尹修的衣襟没有一丝的放松,甚至连身体都略有些紧绷。

    尹修看着宁月璟的模样,有些哑然。不过,他自己却也情不自禁的轻抿了抿嘴唇,嘴角勾勒出一丝笑意。

    过了好一会儿,宁月璟似乎终于平复了下来,细长的睫毛微颤着,睁开了双眼。

    见到尹修正在看着她,娇俏的脸蛋上顿时不自觉的微微一红,润泽的眼眸中闪过一道羞意,下意识的轻咬住了自己的下唇。

    “师、师父……”

    宁月璟的声音犹若蚊呐般。

    尹修淡笑着轻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小妮子,起来吧。你阿妈在这看着呢。”

    听尹修提起母亲,宁月璟不由抬头瞥了眼母亲的墓碑,脸上的那份羞意顿时更浓了。

    连忙从尹修的身上直起身,正对着母亲的墓碑,始终轻咬着下唇,也不知她心里在跟母亲说着些什么。

    尹修随手拿起一旁的冥纸一张一张的投入火堆,慢慢地烧着。

    随后又顺手拿起了几炷香在燃烧着的冥纸火堆上点燃,然后对着宁月璟母亲的墓碑鞠了三下后,将焚香插在了墓碑前……

    又过了好一会儿,尹修继续蹲在旁边,陪着宁月璟一起烧着纸钱,忽然开口说道:“小璟,要不要待会儿跟你阿舅说一声,叫他出来见见?”

    宁月璟对罗崮寨的记忆也同样不是很好,所以这么多年来,她也从来没有去过罗崮寨。

    当然,若是她当真去到罗崮寨的话,对于罗崮寨上下,尤其是那些老人,大概或多或少也都会有些尴尬的。

    如今的罗崮寨或许没有当年那么封闭,那么‘传统’,不过当年毕竟是有过那样的事情,让那些经历过的老人见到宁月璟的话,大概也不知会是什么样的情绪。

    还是把宁盛宣叫出来见面更合适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