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零一章蛮横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当狂雷部族的众人冲到黑水部族寨前时,黑水部族召集起来的那百多名战士也已纷纷严阵以待的在寨门口那儿,与杀到的狂雷部族众人对峙了起来。

    “黑水魇,马上交出我们狂雷部族的人,否则今天就让你们黑水部族好看!”

    昊对着黑水部族的族长厉声叫道。

    黑水魇面色显得有些阴冷,冷哼道:“让我们黑水部族好看?哼,你们狂雷部族有那个能耐吗?”

    说罢,他身后的其他黑水部族的人顿时纷纷哄然大笑了起来,对着狂雷部族的人一阵嘲笑。

    而站在黑水魇身侧的黑水鸠,更是放肆的大笑道:“就凭你们这些狂雷部族的废物也敢大言不惭,想让我们黑水部族好看?可以啊,那咱们就来比比到底是谁的拳头更大,谁的拳头更硬!哼!”

    “就是,就是!狂雷部族的崽子们,赶紧滚回你们狂雷部族去,不然今天就把你们一个个都打得跪在地上求饶不可!”

    “滚吧,就凭你们狂雷部族还敢跑到咱们黑水部族来撒野,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有没有那个能耐!”

    面对着黑水部族那些人的哄笑和嘲讽,乃至羞辱,狂雷部族的众人顿时义愤填膺,愤怒不已,一双双充满愤怒的眼睛怒瞪着对方,几乎能用眼神将对面那些黑水部族的人都给杀死!

    激愤的雷以及羯等狂雷部族的众人也都纷纷对着黑水部族的人一阵怒骂。

    昊也同样被对方的这些话激怒,一张脸涨得通红,咬牙切齿。

    “黑水魇,我再说一遍,马上交出我们狂雷部族的人,并且你们的人今天打伤了我们狂雷部族的人,你们必须得为这件事负责,给我们狂雷部族一个交代,否则,等待你们黑水部族的将只有部族战争!”

    昊狠狠地说道。一张脸满是愤怒,完全不像是在说笑。

    不过,黑水部族的那些人显然也并不怕事,听到昊的话后,再次纷纷叫嚷了起来,“部族战争就部族战争,难道我们黑水部族还会怕了你们狂雷部族不成?”

    “没错!你们要战,那就战!就凭你们狂雷部族还想跟我们黑水部族打,简直不自量力!”

    在黑水部族那些人叫嚣之际,黑水魇忽然抬了抬手,示意其他人停下来。

    接着他看了看对面的昊,冷笑了一声,说道:“元昊,如果不想你们狂雷部族的那两个人死在这里的话,就让你的那些族人给我闭嘴吧!”

    “否则,我不介意直接杀了你们狂雷部族的那两个废物!”

    说完,黑水魇对身旁的黑水鸠使了个眼色,黑水鸠当即会意,立马转身去,将后面被押着的貅和尨都给带到了前面来。

    并且,黑水鸠手中握着一柄巨斧,直接架在貅的脖子上。

    尨的脖子上也同样被另一名黑水部族的人用巨斧架着。

    看到貅和尨的出现,狂雷部族的众人顿时一阵骚动,尤其是看到对方居然敢把斧子架到貅他们的脖子上,更是再次将狂雷部族众人心中的愤怒推向了更高的地步。

    不过,因为刚才黑水魇的话,是以狂雷部族的众人纷纷看向昊,没敢随意再出声,免得黑水魇真的下令杀了貅和尨。

    昊眼睛死死地盯着黑水魇,咬着牙道:“黑水魇,你到底想怎么样?我警告你,如果你真的敢伤害到貅和尨的话,我们狂雷部族就将与你们黑水部族彻底的不死不休!”

    “除非你们黑水部族能够将我们狂雷部族所有人屠尽,否则,这个仇怨永远也不可能解开!每一个狂雷部族的人都将会以杀死你们黑水部族的人为毕生唯一的目标和责任!”

    昊狠声说着。

    听到昊的话后,黑水部族中那些刚才还叫嚣,并鄙视不屑狂雷部族,嘴上嚷嚷着完全不把狂雷部族放在眼里的人,此刻也都不敢随便再乱叫嚷了。

    他们其实都很清楚,假如事情真的发展到昊所说的那种情况,那么,即便黑水部族真的能够灭了狂雷部族,但是黑水部族自身也绝对会元气大伤,整个部族彻底残废。

    而如果不能彻底灭掉狂雷部族的话,那么,从今以后,黑水部族也别想再安宁的生活下去,他们将会时时刻刻面临着狂雷部族不惜代价的仇杀。

    那样的结果显然也不是黑水部族想要的。

    所以,黑水部族的那些人也都不说话了,纷纷看着站在前面的族长黑水魇和巫公黑水蛭。

    黑水魇看着昊,目光微闪,这时,黑水蛭却忽然缓缓地开口道:“元昊,你想让我们放了你们狂雷部族的这两个人也行。不过……”

    “从今天开始,你们狂雷部族的人再也不许到紫崇岭以东的这片猎场来狩猎。这片猎场以后将独属于我们黑水部族!”

    “如果你们能答应这个条件,那么我可以下令放了你们的这两个族人。否则……”

    黑水蛭的话没有再说下去,但其意已经很明显。

    而此时也可以看得出来,今天的事十有八.九是黑水部族想要独占紫崇岭以东的猎场这才故意闹出来的。

    目的就是为了逼迫狂雷部族放弃紫崇岭以东的猎场!

    只是,猎场的大小和里边物资是否丰富决定着一个部族的兴衰,乃至存亡。任何部族都不可能会轻易让出属于自己的任何一块猎场。

    现在黑水部族想要逼迫狂雷部族放弃紫崇岭以东猎场的共有权,这显然很难让狂雷部族接受。

    站在昊身旁的少弈在黑水蛭话音刚落的时候,就立刻驳斥道:“黑水蛭,你们黑水部族想要独占紫崇岭以东的猎场,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那片猎场自古就是由我们狂雷部族与你们黑水部族所共有,现在你们想要独占,那就得要问问我们狂雷部族所有的四百九十六个族人,以及我们手中的战刀战斧同不同意!”

    随着少弈的话落下,站在他身后的那百余名狂雷部族的人顿时纷纷大吼了起来,“没错!想要独占属于我们狂雷部族的猎场,那就得问问我们手里的战刀和战斧!”

    “吼吼!”

    狂雷部族的人一边大吼着,一边高举起了手中的长刀巨斧向黑水部族的人展示他们要坚决守护自己部族猎场的决心。

    看到狂雷部族的反应,黑水蛭以及黑水魇都不禁脸色一阵阴沉。

    黑水魇冷冷地说道:“既然你们不肯同意,那么,你们狂雷部族的这两个人也不要想着再想要回去了。”

    黑水蛭也同样冷声说道:“你们狂雷部族想发动部族战争的话,我们黑水部族也奉陪到底!”

    “另外,不管你们今天同不同意,从今往后,紫崇岭以东的猎场属于我们黑水部族独有。你们狂雷部族的人如果再敢踏入紫崇岭以东的猎场狩猎,那么就别怪我们不客气。所有人,全部废除巫脉!”

    黑水蛭一脸蛮横的说道,随即一挥手,示意让黑水鸠将貅和尨两人给押下去。

    虽然他不敢真的把貅和尨杀死,逼得狂雷部族当真跟他们不死不休的拼命,但是,他也不打算就这么轻易放了他们两人,显然是准备继续这么关押着,当做筹码,让狂雷部族有所忌惮,投鼠忌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