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零三章诚惶诚恐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听到狂雷部族的指责,黑水蛭和黑水魇不由微皱了皱眉,看着尹修的眼神中略带着几分迟疑之色。

    他们倒是有些拿捏不定尹修到底是不是真的巫殿圣徒。

    虽然他们也是挺认同黑水鸠的话,觉得巫殿的圣徒不大可能会跑到这么偏远的地方来。只是,看狂雷部族那些人的反应,却又让他们心中颇感疑虑。

    在他们想来,狂雷部族怕是也未必就真敢有那么大的胆子找人来冒充巫殿圣徒,如果这事被巫殿知晓,那可是会惹来灭顶之灾的。

    就在黑水蛭和黑水魇都迟疑着,拿捏不定时,黑水鸠再次开口叫道:“你们狂雷部族的人说他是巫殿圣徒,那好,你们倒是证明给我们看啊?”

    “哼,要是证明不了,那就说明他就是你们狂雷部族找来冒充的!”

    黑水鸠的话音落下之后,立刻又引来了许多黑水部族人的附和。

    尹修瞥了黑水鸠一眼,轻挑了挑眉,淡淡的说道:“你想要证明是吧?很好,我这就给你证明!”

    尹修话音落下,双手当即结了一道法印。

    霎时间,一股无形的力量涌出,直接将对面的黑水鸠禁锢住,举到了半空之中!

    黑水鸠只觉得突然间浑身一紧,让他根本连反应过来的余地都没有,下一刻整个人就已经被拎到了空中。

    一时间,黑水鸠不由一脸惊恐的大叫了起来,同时也开始奋力的挣扎,拼命的鼓动体内的力量,想要挣脱尹修的束缚。

    只可惜,以他不过是相当于区区出窍期层次的力量如何能够与尹修的法术抗衡?

    甚至,他连调动体内的力量都做不到!

    尹修的这一手,当即让现场那些黑水部族的人一片哗然,纷纷大惊的望着被举高半空,拼命挣扎的黑水鸠。

    随即,许多人看向尹修,纷纷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脸上满是骇然的表情。

    更有的人忍不住脱口而出的叫道:“巫、巫术?!”

    从之前昊以及少弈等人的记忆中,尹修已经知道这些半巫虽然有着十分强大的力量,但对力量的运用却十分原始而粗糙,基本不会什么术法之类的,只知道像武者那样,凭借手中的wu qi,以及力量去战斗搏杀。

    而掌握着‘巫术’的,就只有巫殿。

    这也是为何之前雷和羯等人见到尹修出手救了他们,并开口说出古巫语后就立马认定尹修是巫殿圣徒的一大原因。

    尹修同时会古巫语和巫术,这很显然就只有巫殿的圣徒才能同时具备。简直就是双保险了,绝对不会有什么差错!

    这些小部族中的半巫一辈子估计都未曾见过真正的巫术是什么样的,自然也无从分辨尹修所施展的乃是修真者的法术,而非巫神一族的巫术。

    黑水部族的人自然也不会比狂雷部族的人强,同样无法分辨巫术与法术的区别。此刻看到尹修施展法术将黑水鸠隔空禁锢,并举到半空中,自然以为尹修施展的这是巫术!

    是以,在一阵惊呼过后,很多人下意识的就跪了下来,对着尹修一阵拜首,满是惊惶的叫道:“见过尊者大人!”

    这一刻,他们已经不敢再怀疑尹修是假冒的巫殿圣徒了。

    一想到自己等人刚才居然敢出言不逊的冒犯巫殿圣徒,并且还辱蔑眼前这位巫殿圣徒是假冒的,黑水部族的众人心中就忍不住一阵诚惶诚恐。

    而看到有人跪下,其他那些黑水部族的人这才反应过来,一个个都连忙跟着跪伏在地,向尹修叩拜,并开口请罪。

    “叩见尊者大人!刚才因为我等的无知,对尊者大人多有冒犯,还请尊者大人能够宽恕我等!”

    就连黑水部族的巫公黑水蛭都不敢再继续站着,连忙跪拜下去,脸上满是惶恐的开口乞求宽恕。

    而此时,一开始质疑尹修身份,此刻被尹修束缚在半空中的黑水鸠,脸上的惊恐更甚他人。

    他的眼睛望着尹修,再没有了之前的乖戾和蛮横,剩下的,只是慌乱和畏惧。

    甚至,他的脸色都一下子变得煞白起来。

    自己居然冒犯了一位巫殿圣徒,而且刚才还质疑对方的身份,辱蔑对方是冒充的。一想到这些,黑水鸠心中就一阵懊悔和害怕。

    尹修看着面前那些黑水部族的人一个个都跪了下来,开口乞恕,不由轻哼了一声,抬手一挥。

    被他束缚在半空中的黑水鸠顿时好似一只被拍飞的苍蝇似的,带着一阵呼啸,眨眼间就被扇飞了到数千米开外。

    不知撞断了多少棵大树,最终狠狠地撞在了后面的山体上,把那山体都撞得一阵晃动,轰隆着落下了无数大大小小的石块,并将山体都给撞出了一个大坑,这才停下。

    黑水鸠费力的从被他自己撞出大坑的山体中爬了出来,他的嘴角满是鲜血,脸色一片苍白,犹若金纸一般。

    不过,尹修毕竟还是手下留情了,没有要他的小命,只是将他给重伤而已。

    以半巫的体质和恢复能力,这种伤势好好调养个一年半载也就能恢复过来,算不上什么大碍。

    黑水鸠从山体大坑中爬出来后,虽然伤势不轻,但却暗暗地松了口气。他心知,尹修这应该是已经饶过他了。

    不过,那些跪在地上的黑水部族的人,在看到黑水鸠被尹修挥手扇飞后,却是纷纷忍不住身体微微一颤,脸上浮现出一抹敬畏之色。

    但却不敢多说什么,只是更加诚惶诚恐的跪伏在那儿。

    这些半巫虽然一个个都传承了巫神一族的狂野、蛮横,以及强硬,宁折不弯的性情。但是,这些都只是针对异族或者其他普通半巫的。

    一旦遇到代表着巫神的巫殿圣徒,那么,他们也同样会变得诚惶诚恐。因为在他们的心中,巫神是至高无上的。

    而代表着巫神的巫殿圣徒,也同样是不容冒犯的。

    相对于黑水部族所有人诚惶诚恐的跪伏在地,狂雷部族的人此刻可算是扬眉吐气了一把,心中一阵暗爽。

    甚至不少人看着那些跪在地上的黑水部族半巫,脸上直接就是露出了幸灾乐祸的表情,一个个在那指指点点,咧嘴嘲笑讽刺黑水部族的人。

    这会儿他们可算是把之前的憋屈和愤怒都给宣泄了出来。

    让你们刚才竟敢质疑辱蔑尹修大人的身份!

    让你们竟敢说尹修大人是我们狂雷部族找来冒充的!

    让你们之前那么蛮横狂妄,抓了咱们狂雷部族的人不说,还想要独占紫崇岭以东的猎场!

    现在好了吧,看你们还敢不敢在尹修大rén miàn前那么嚣张狂妄,哼!

    许多狂雷部族的人都在心里暗暗地嘲讽着,多多少少也有那么几分得意之色。

    你们黑水部族再蛮横狂妄,现在还不是一个个都老老实实的跪在尹修大rén miàn前,乞求尹修大人的宽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