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零四章压服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看着跪伏一大片的黑水部族众人,尹修轻哼了声,淡淡开口道:“现在你们可以把狂雷部族的人放了吗?”

    “还是说,要我亲自动手?”

    听到尹修的话,跪伏在面前的黑水蛭和黑水魇连称‘不敢’。随即黑水魇连忙对身后的人叫道:“还不赶紧把狂雷部族的朋友给放了!”

    听到黑水魇的话,他身后同样跪在地上的两名半巫连忙起身,将旁边被他们封住了巫脉,并用特质的绳索绑缚着的貅和尨给放开,同时也解除了他们体内的巫脉封禁。

    重获自由的貅和尨不由长长的呼了口气。随即又狠狠地瞪了黑水部族的人一眼,这才上前对尹修道:“多谢大人救了我们俩!”

    尹修扫了他们一眼,轻‘嗯’了声,问道:“你们没什么大碍吧。”

    “回大人的话,我们没事,就是一点小伤而已。”貅开口说道。

    尹修点点头,“你们没事就好。”

    接着,目光又重新落在了黑水蛭和黑水魇的身上,缓缓道:“刚才我已经说了,这次的事情全因你们黑水部族想要独占你们与狂雷部族所共有的紫崇岭以东那片猎场,是以故意挑事,不仅打伤了狂雷部族多名族人,还抓了两人回来作为要挟。”

    “这件事你们必须要给狂雷部族一个满意的交代。至于具体你们要怎么交代,此事你们自行与狂雷部族的人协商,有一点,那就是必须要让狂雷部族的人满意,否则,我不介意亲自介入此事!”

    刚才黑水部族的蛮横狂傲姿态或多或少让尹修有些不喜,加上这件事黑水部族理亏在前,尹修自然难免稍稍偏袒狂雷部族。

    他的这番话,等于是让狂雷部族尽管跟黑水部族提条件。

    黑水蛭和黑水魇听到尹修的话,显然也知道这一次是栽了大跟头,要吃不小的亏了,只是,想到尹修巫殿圣徒的身份,再加上他们也自知理亏,而且刚才还出言不逊的辱蔑尹修,付出一些代价平息此事也无可奈何的事情。

    是以,黑水魇虽然多多少少有点儿心有不甘,本来是想要独占紫崇岭以东的猎场,没想到最终却是偷鸡不成,反倒要蚀把米。

    但是,这也没办法,只能是咬牙认了!

    “是,大人!我们这就向狂雷部族道歉,并与狂雷部族进行协商……”黑水魇开口道。

    “嗯。”

    尹修轻应了声,道:“行,那你们就自行协商吧,我就不多过问了。协商出结果了,你们再跟我说一声就行。”

    “是!”

    黑水魇、黑水蛭,以及狂雷部族的昊和少弈都齐齐的应了一声。相对而言,昊和少弈明显是一副喜出望外的表情。

    他们如何能看不出来尹修这是有意让他们向黑水部族索要赔偿?

    昊和少弈激动之余,心中也对尹修充满了感激。他们很清楚,这次要不是尹修在,只怕他们想要跟黑水部族善了是很难的了。

    估计最终的结果,要么就是他们捏着鼻子认了,把紫崇岭以东的猎场拱手让给黑水部族。只是这样一来,难保未来黑水部族不会野心膨胀,继续侵占属于狂雷部族的猎场。

    要么,狂雷部族就真的跟黑水部族爆发部族战争,拼个你死我活。

    这样的话,恐怕被黑水部族抓在手里的貅和尨那肯定是必死无疑,而且还很可能会被黑水部族拿来祭旗!

    这两种情况,无论哪一种对于狂雷部族来说都会损失重大。

    如今尹修却是让着两种情况都没有出现,而是直接压服了黑水部族,逼迫得他们不仅乖乖放了貅和尨,而且还得向狂雷部族做出道歉和赔偿。

    尤其是这赔偿条件还完全由狂雷部族来提,这无疑是让狂雷部族占了大大的便宜。

    只不过,具体要向黑水部族提出什么样的条件,却是得要仔细的商议和衡量一番才行。

    是以,昊和少弈在向尹修道谢了一声后,便立马招呼着雷和羯等几个部族中的核心战士,一起走到了一边去嘀嘀咕咕的商量了起来。

    “族长,这次有尹修大人给咱们做主,咱们可不能那么轻易的放过黑水部族!”刚刚从黑水部族手中脱身的貅满是怒意的说道。

    他和尨被黑水部族的人给抓住,虽然没有受什么太严重的伤,但是却没少被对方羞辱。对于性情强硬,宁折不弯的半巫来说,被人羞辱那简直是跟杀了他们没多大区别。

    所以,一开口貅就想要从黑水部族身上狠狠地撕下一大块肉来才肯罢休,也算是出口恶气。

    而貅的话也立刻引来了尨的赞同,他也同样被黑水鸠等人羞辱,是以内心一样对黑水部族充满愤怒的情绪。

    听到貅的话还有尨的附和,昊不由看了看一旁的雷还有少弈,不禁说道:“这次咱们能够不伤及一人的解决此事,并且还压服了黑水部族,逼迫得他们妥协退让,这全是因为尹修大人的威慑。”

    “不过,尹修大人不可能一直待在咱们狂雷部族,过两日尹修大人离开后,黑水部族会有什么反应咱们也必须要慎重的考虑。”

    “所以,我觉得咱们可以向黑水部族提条件,而且不能太轻,毕竟这次雷和羯都被他们的人给打伤,他们更是抓了貅和尨。但是,也不能提得太过。”

    “否则,尹修大人在场,就算再过分的条件,黑水部族也必须得捏着鼻子认下,可一旦尹修大人离开,黑水部族必然会怀恨在心,日后恐怕会找机会报复挑事,这对咱们狂雷部族来说未必是什么好事。”

    听了昊的话,少弈也轻点着头,说道:“昊说得对,对黑水部族提的条件的确不能太过分,至少不能让他们觉得难以忍受。当然,同样也不能太轻,否则他们会以为咱们狂雷部族软弱。”

    “有尹修大人在这做主,咱们都不敢提什么条件,他们肯定就会觉得尹修大人走了后,我们狂雷部族肯定会更加软弱,到时候难保他们不会重新欺到咱们狂雷部族头上来!所以提出的条件也必须要让他们感到肉痛才行。”

    “那咱们该向黑水部族提出什么条件?”羯不禁问道。

    雷想了想,说道:“我看不如这样,黑水部族不是想要独占紫崇岭以东的猎场吗?那咱们就提出要黑水部族把紫崇岭以东的那片猎场让出来,交给咱们狂雷部族独有!”

    听到雷的话,昊和少弈都不禁眼睛一亮。

    昊一拍掌道:“好主意!我觉得这条件就很合适,损失紫崇岭以东的猎场,对于黑水部族来说不算轻,肯定会让他们感到肉痛。尤其是他们原本可是打算要逼迫咱们让出这片猎场给他们独占的。”

    “同时,咱们仅仅是要了咱们狂雷部族就占有一半的紫崇岭以东的猎场,也不会让黑水部族过于难以接受。”

    少弈也轻点着头,道:“唔,这主意确实不错。我看就照这么办吧!”

    “好!”

    昊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