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一十章巫王令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又过了片刻,先前飞入圣斧山的巫王以及几名天侯都纷纷飞了出来。

    不过,巫王却停在了安邑城正中的上空,而后高声道:“本王即刻发布巫王令,征召所有实力达到巫尊级别的战士务必在三日之内狩猎百万头巫尊级以上的异兽带回安邑城!”

    “同时传令内域十六州所有部族,献贡尽可能多的巫尊级异兽,同样限时三日之内送达安邑城!”

    巫王在发布了这一条‘巫王令’之后,立刻就飞回了他的宫殿之中。那几名同样有着渡劫期层次实力的天侯也都纷纷跟随在巫王身后。

    看他们的样子,以及巫王刚才宣布巫王令时的语气,可见确实是出了什么大事,情况应当颇为危急。

    安邑城内那些半巫们在听到巫王所发布的命令后,自然也想到了这一点。原本刚刚平静下来的心情一下子又再次的起了波澜,感到有些担忧起来。

    而那些实力在巫尊级别以上的半巫,则立刻响应巫王的征召,纷纷带上wu qi,立刻就冲出安邑城,前往野外去进行狩猎。

    不过,这次巫王居然需要他们狩猎超过百万巫尊级的异兽,这委实让这些半巫战士吃惊不已。

    在他们印象中,虽然巫王或者巫殿都偶尔会有颁布王令或巫令,要求安邑城内的战士,乃至是各地的部族献贡异兽,但是却从未有过如此之巨大的规模,竟然达到了百万级别。

    尤其是还要求异兽达到巫尊级别!

    要知道在绝大部分半巫记忆中,似乎最多的一次异兽献贡也就是十万规模而已,并且对那些异兽实力的要求没有这么高,跟这一次比起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只是,正因为如此,这些半巫才感觉到应当确实是出了非常紧要的大事,所以一个个实力在巫尊级别以上的半巫在接到巫王的王令后,立刻就毫不犹豫的冲出安邑城,三五成群结队的出去狩猎!

    三天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他们并没有太多可耽搁的时间。

    除了那些安邑城内迅速出动的超过十万实力达到巫尊级别的半巫之外,安邑城的‘王使’也第一时间带上巫王的王令火速赶往内域十六州的各大部族,通令他们尽量狩猎巫尊级以上的异兽,在三日之内送到安邑城献贡……

    所谓内域十六州,其实就是以安邑城为核心,向四方延伸大约方圆万里左右的区域。这片区域被划分为十六州。

    至于这个区域之外的地方,则是属于外域了,比如狂雷部族和黑水部族所在的地方无疑就是属于外域的最外围地区。

    那些强盛的大部族大多聚居在内域十六州之中,越是靠近安邑城的方向,部族也越是密集。

    ……

    整个安邑城都因为这突如其来的王令陷入了一片喧嚷之中,那些实力不到巫尊级别的半巫纷纷三三两两的聚集在一起议论了起来。

    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大事,竟然让巫王发布了这样的王令,要求短短三日之内狩猎百万巫尊级的异兽回来。

    “难道巫王要用百万巫尊级的异兽进行大规模的血祭?可是,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居然需要用到如此数量庞大的祭品进行血祭的地步?就算是遍数历史,这种百万规模的祭祀也没有几次吧!”

    “恐怕是圣斧祭坛那边出了大问题了,从刚才的情况来看,之前被送上圣斧山的那几千头异兽被血祭后仅仅只是暂时的压下了问题,但却并没有从根本上的解决问题。”

    “并且,这些问题恐怕最多在三四天左右就会再次爆发出来,所以巫王才会这么急的要求安邑城内所有实力达到巫尊级别的战士全部出动,前去狩猎异兽,还让内域十六州的各大部族尽可能献贡……”

    “唉,希望这次的事情能够顺利的解决,可千万不要真的出什么大问题。不然的话,到时候一旦被那些幽族恶鬼知晓了情况,只怕他们会立刻大举来犯,趁火打劫!”

    “是啊,那些幽族恶鬼着实可恶可恼!真恨不得把他们全部都斩尽杀绝,一个不留!”

    “如果能杀绝那些恶鬼的话,谁又不想?只是,咱们与那些恶鬼从上古时代就一直争斗到现在,始终都是谁也奈何不了谁,想要杀绝他们,谈何容易?”

    之前说要杀绝幽族恶鬼的那个半巫不禁长长的叹息了一声,无比惋惜的道:“据巫殿的记载,当年上古时代,巫神还在的时候,是有机会可以将那些幽族恶鬼悉数剿灭的。”

    “只可惜,当年巫神与幽族的幽帝一战,固然将幽帝彻底灭杀,但自身也近乎耗尽了元气与生机,只来得及剿杀掉了那些幽族高层。至于一些见势不妙,迅速逃遁躲起来的幽族小喽啰,却是已经来不及彻底斩草除根。”

    “而巫神陨落后,当初的那些先祖们也因为过于哀痛,举族皆殇,以至于忽略了那些逃遁躲起来的幽族恶鬼,这才让他们有了重起之机,死灰复燃,以至于后来逐渐势大,已经不是单纯凭借咱们半巫一族自身的力量能够彻底灭绝剪除的了……”

    这名半巫说话之际,语气中充满了感叹唏嘘,还有几分的无奈。

    而且,作为一名半巫,提及到上古时代巫神的陨落,他的心中也不自觉的涌现出一股浓浓地悲意。

    旁边其他听到他这番话的半巫也都同样纷纷一阵沉默,气氛一下子就变得有些悲伤起来。

    这时,又一名半巫忽然轻叹道:“唉,如果巫神当年在与幽帝血战之后,并没有耗尽元气和生机陨落的话,那就好了。”

    “只要巫神在,那些普通的幽族恶鬼根本就不值一提。连幽帝都被巫神彻底斩杀,更何况是现在那些幽族的喽啰,巫神吹一口气都能把他们给全灭了!”

    “是啊,真希望巫神能够复生,那样的话,在巫神的带领下,咱们半巫一族必然能够真正的走向辉煌!”

    “没错!要不是圣斧山中还供奉着巫神留下的圣斧,我都觉得咱们半巫一族就像是无根之萍一样。只有巫神的带领,咱们半巫一族才是真正的完整!”

    虽然这些半巫都没有任何一个经历过上古时代他们半巫一族有巫神带领时的情形,但是,从他们古往今来所传承的认知,乃至是有一部分是属于血脉,属于灵魂中深深烙印下的东西,却不会因为时间有什么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