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一十三章祭坛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随着那名巫殿圣徒话音落下,那十几名巫殿圣徒当即转身飞往西南城墙。

    见状,集结在广场上的数以万计的半巫纷纷急吼吼的跟着冲向了西南城墙方向。尹修也跟在嗥的身后,一起跟随着人流涌上了城墙……

    整个安邑城内一座座广场上都上演着相同的一幕,在极短时间内,不下百万半巫战士涌上了城墙,一下子将那绵延漫长的城墙挤得满满当当的。

    所有半巫战士都紧握着手中的长刀或战斧,身上散发着一股冲霄的战意!

    上百万半巫战士守卫在城墙上,虽然那些幽族尚未杀到,不过整个安邑城内的气氛却已然与之前大不一样,充斥着一股凝重,乃至有那么些许肃杀的氛围。

    原本熙熙攘攘的街道也一下子沉静冷清了下来。

    老弱都回了各自家中,强壮的半巫战士,几乎全部集结在了城墙上。

    就连那些半巫中的女性,也都一个个在特定的区域内集结了起来,准备随时在必要的时候支援守卫城墙的半巫战士。

    半巫的女性虽然整体上先天就比男性稍弱一些,但那也只是相对而言的。毕竟半巫一族可不是寻常的人类,一个个也都同样是有着极强的实力。

    不知不觉间,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安邑城的极远处渐渐地出现了零零星星的一些狂奔而至,逃难般朝安邑城涌来的队伍。

    这些队伍中都是男女老幼都有,显然这是安邑城西北方向距离较近的一些部族在得到幽族大举进犯的消息后,第一时间朝安邑城撤回。

    幽族这一次是倾族而出,半巫一族若是不先收缩力量的话,根本就无法抵挡幽族的攻势,只会被不断地攻破一个个部族,逐渐蚕食殆尽。

    届时说不定连安邑城都因为守卫力量不足而有陷落的危险。

    半巫一族与幽族已经争斗了无数岁月,半巫族中早已有了共识,一旦天钟警鸣的次数达到了六次以上,那么所有位于西北方向的部族,无论大小,都会立刻悉数撤回安邑城内。

    正是因为幽族的威胁,是以,处于幽族虎口之下的西北方向几乎每一个半巫部族的巫庙中都会供奉着一座小型的天钟,一旦前线战堡敲响天钟,这些部族巫庙内的天钟也会跟着鸣响示警。

    ……

    看到远处已经开始有部族撤回安邑城,此刻已然在安邑城的城墙上严阵以待的众多半巫都纷纷精神一振。

    他们都知道,随着西北各部族的族人撤回安邑城,用不了多久,那些幽族恶鬼恐怕就会兵临城下。

    前线的战堡面对倾族而出的半巫是绝对难以支撑多久的。

    不过每一位半巫族人也都坚信,在前线战堡作战的那些族人肯定会拼尽一切的阻拦那些幽族的入侵,尽力为后方的各大部族争取撤退回安邑城的时间。

    只不过,所有半巫也都清楚,这其中的代价恐怕将是那些战堡中的族人伤亡惨重,甚至全军覆灭……

    随着那些撤回的部族迅速靠近安邑城,早已等候在一座座城门口的一些巫殿圣徒立刻开始指挥那些撤回安邑城内的部族人员前往一个个划定好的安置区域。

    而那些部族中的成年战士也同时被征召了起来,在安邑城内各处的广场上集结。他们将同样将会被作为支援力量,在需要的时刻登上城墙去与入侵的幽族作战。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涌入安邑城内的部族也越来越多。

    与此同时,一天前因为巫王的诏令而外出去狩猎异兽的那些巫尊级半巫战士也有许多已经赶了回来。

    他们的肩上都扛着一些狩猎到的异兽。

    那些异兽都已经被禁锢了行动,虽然都还活着,但却无法动弹,只能被那些半巫战士扛回安邑城内。

    原本他们将这第一批狩猎到的异兽送回安邑城后,还会继续外出去进行狩猎的。

    可是现在,幽族大军即将杀到,巫王也不得不更改了王令,让这些已经将第一批狩猎到的异兽送回安邑城的巫尊级半巫战士暂时不必再外出狩猎,留在安邑城内,等待幽族大军的到来,守卫安邑城!

    只是如此一来,巫王要求狩猎的百万巫尊级异兽这一任务显然是不可能完成了。

    照眼下这情况,那些外出狩猎的十余万巫尊级半巫战士最终能够带回二三十万头巫尊级异兽就已经是非常难得。

    即便加上周边一些部族赶来献贡的部分异兽,恐怕总数也很难超过四十万头。而这与巫王最初的要求可是相差甚远。

    所有人都明白这些,但是没有办法,他们也只能祈祷圣斧山内出现的状况不是那么严重,有这么三四十万头巫尊级的异兽足以解决问题,至少暂时的稳住一段时间,让他们能够将那些幽族击退后,再去狩猎更多的祭品。

    在那些部族陆陆续续撤至安邑城,以及外出狩猎的那些巫尊级半巫战士相继将第一批狩猎到的异兽送回安邑城时,圣斧山的巫殿内,巫王以及几位天侯,巫殿大巫祭、巫祭等一众半巫高层正一脸愁眉的站在一座巨大的祭坛前。

    这座祭坛足有不下三四百米的直径,祭坛上刻满了无数诡异无比的符文和纹理,那些符文和纹理都透着一缕缕森然的幽暗气息,给人一种充满了诡谲、阴冷的感觉。

    此外,整座祭坛也在不停地微微震颤着。

    这种震颤的幅度虽然轻微,但却似乎蕴含着极其磅礴可怕的力量,就仿佛被压抑到了极点,即将要喷发的火山似的。

    在这座祭坛不断地剧烈震颤的同时,祭坛的上方,一并长达百米,显得无比古朴、粗犷,上面雕刻着些许鸟兽的巨斧也同样剧烈的颤动着。

    这柄巨斧通体散发着一层淡淡的,十分浑厚的玄光,并散发着一股十分苍凉、蛮荒、古老的磅礴气息,甚至让人忍不住生出想要膜拜的冲.动。

    除此之外,在这柄古老巨斧的上方,还有一道血红色的巨斧虚影,同样散发着一股十分强横磅礴的力量。

    似乎正是那柄古老的巨斧和这柄血红色巨斧虚影的力量在极力的压制着从那座祭坛中无比迫切想要爆发出来的那股磅礴巨力。

    从眼下的情况来看,显然是双方正在角力当中,暂时是古老巨斧以及血红色巨斧虚影稍稍占据上风。

    然而,那柄血红色巨斧虚影中的力量却在一丝丝的消耗,缓慢的削弱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