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一十七章巫圣层次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王,恐怕还是得要去请动大巫祭才行,否则,就算我们几个人联手也不是那个幽族统领的对手!”

    一名天侯忧心忡忡的说道。他的目光凝望着安邑城外,停在半空中,目光冰冷注视着混战的那名黑瞳幽族人,充满了忧虑。

    巫王沉声道:“没想到幽族统领竟然已经突破到了全新的境界,看来也只能是请大巫祭亲自来此坐镇,否则,一旦幽族统领出手,我们很难与他抗衡。”

    另一名天侯不禁说道:“可是,如此一来,幽暗祭坛那边怎么办?”

    “我看只能是将幽暗祭坛那边的血祭仪式交给几位巫祭负责,就算没有大巫祭坐镇,相信几位巫祭也不会出什么差错。”

    “如果我们不能阻挡住眼前的幽族大军,一旦被幽族统领攻破了安邑城的城防结界,杀入圣斧山中,那么我们同样无法再守住幽暗祭坛!”

    另外的天侯也相继出言。

    巫王面色沉着,虎目紧紧地盯着半空中的幽族统领,缓缓道:“通知大巫祭,请他过来吧。眼下我们已经是进退都无路,只能是选择眼前相对更加紧迫的。”

    “至于幽暗祭坛那边,只能期望几位巫祭能顺利血祭,尽可能的激发圣斧的力量压制住幽暗祭坛。”

    巫王的语气中透着那么些许的无奈。

    但确实是没有办法,对面的幽族统领居然突破到了‘巫圣’的层次,他们几个就算是联手都已经难以抗衡,必须得要大巫祭出面才行。

    “那就,通知大巫祭吧,唉!”

    之前提出异议的那名天侯不禁轻叹了口气,说道。

    安邑城外的混战还在继续,每时每刻都有大量的半巫战士受伤,乃至是战死。不过,那些幽族也同样不占便宜,被半巫战士用长刀或巨斧劈死的也不在少数。

    尹修始终跟着嗥的旁边给嗥辅助掩护,并没有真正出手。

    他虽然是有心想帮一下半巫一族,不过,眼下显然还没到时候。尹修也想看看半巫一族面对幽族如此规模的大军进犯会如何应对。

    此外,半巫一族除了他所了解到的情况之外,还有一些什么东西是他所不知道的。毕竟安邑城内可是有多处地方都是他之前灵识无法查探的。

    尤其是那座供奉着巫神‘圣器’的圣斧山!

    当巫殿中的大巫祭突然听到巫王等人直接传音给他,言明幽族统领已经突破到‘巫圣’层次时,正在催动手中那根骨杖巫器进行血祭的大巫祭,手掌不由得微微一颤,眼中流露出一抹吃惊之色。

    随后,他立马对身侧辅助他的几名巫祭道:“幽族统领‘狴獦’已经突破到了‘巫圣’层次,我必须得亲自去坐镇,这边的血祭只能交给你们几个负责。”

    “切记,务必不能出任何的差错,这关乎着我们整个半巫一族存在,关乎着巫神的荣光能否延续,同样也关乎着这片天地的万物生灵!”

    听到大巫祭的告诫,旁边的那几名巫祭一惊之后,连忙应道:“大巫祭尽管放心,我们绝对不会出任何的差错。为了巫神,为了半巫一族!”

    几名巫祭的神情都显得格外的郑重而庄严。

    大巫祭重重地点了点头,旋即立马离开了巫殿,飞去了安邑城西北方向的城墙。

    当大巫祭来到巫王与几名天侯身侧,看到矗立在半空的幽族统领时,不由得深吸了口气,道:“果然已经突破到‘巫圣’的层次!”

    巫王道:“这一次我们半巫一族确实是要经历千万年未有的大危机了……”

    “嗯。这次的危机的确十分凶险,可以说是仅次于当年巫神尚在时,幽族的大举入侵。一个不慎,咱们便是举族尽灭的下场!”

    大巫祭沉声道。

    “希望巫神在上,能够庇佑我们半巫一族安然的渡过此劫吧!”巫王轻叹了一声。

    半巫战士与幽族大军的恶战还在持续着,每时每刻都有数百上千的半巫战士战死殒命,甚至被那些幽族恶鬼吸取体内的精气和血气。

    不过,所有的半巫战士都已激发了血性和骨子里的那份凌天战意,所以这些牺牲并没有让其他的半巫战士感到丝毫的退缩与怯懦,反而是战意愈发的浓烈,愈战愈勇!

    此外,半巫战士固然伤亡巨大,但那些幽族恶鬼的伤亡也并不小。

    不知不觉间,上方的激战已经持续了好几个小时,连天色都已经逐渐暗淡下来,夜幕即将要降临。

    经过了这么几个小时的厮杀激战,殒命的半巫战士至少已不下十万之众。而那些幽族恶鬼更是只多不少。

    不过,这样的伤亡显然都没有将双方吓住。

    眼看着夜幕将至,那个黑瞳的幽族统领忽然再次举起了右手,轻轻地一挥。

    下一刻,他身后又是数以百万的幽族大军也纷纷化身青面獠牙的恶鬼形态,挥舞着手中的各异wu qi,狰狞的嘶吼着扑入了战场之中……

    见状,巫王也毫不犹豫的命令早已在一侧待命的同等规模的半巫战士也加入战斗。

    随着双方都有生力军的加入,整个战场笼罩的范围顿时更大了,彼此的战斗厮杀也更加的激烈。

    而在双方激战的同时,安邑城内,圣斧山的上空始终有一道道血色光柱如同激光炮一般,不断地迅速涌现。

    整个圣斧山的上空此时已经被密密麻麻的一道道泛着血光的巫符所笼罩,乍一看上去,就仿佛是一片血色星河……

    整整几个小时过去,巫殿中的血祭一直都在持续着。毕竟那可是足足三四十万头异兽,而献祭也不可能随便把那些异兽杀了就了事。

    不过,此时安邑城内的半巫显然没有多余的心思去关注圣斧山那边的情况,几乎所有的半巫都紧张的注视着安邑城外的血战,便是那些本已经躲回屋内的老幼也不例外,都纷纷从窗口,或者是干脆在屋顶看着外边的情况。

    反倒是安邑城外的幽族统领,那双漆黑冰冷的眼瞳不时的注意着圣斧山上空那一片血光闪闪的巫符,神情中隐隐的透出一丝丝的森寒。

    激战中的半巫战士已经渐渐地忘却了时间的流逝,只是一遍又一遍重复的挥动着手中的长刀或巨斧劈砍周围的那些幽族恶鬼。

    一些同样在战场中的巫殿圣徒则不停地施展一道道巫术攻杀敌人。

    四周的幽族恶鬼似乎怎么杀也杀不尽,杀完了一波还有一波,只能是无止尽的那么战斗、杀戮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