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一十九章惊变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在安邑城外,半巫一族与幽族开始全面大战的同时,圣斧山上空那巨大的漩涡中缓缓地冒出了一柄宛如实质般的血红色巨斧。

    那巨斧在一片雷电交织中一点点的从漩涡中延伸出来,单单是那斧柄就不下千米长,逐渐显露出来的那斧头更是巨大得有些吓人。

    当那柄巨斧完全从漩涡中显现出来后,一股磅礴的威势顿时朝着四面八方席卷而去。那一股威压十分的惊人,以至于形成了剧烈的狂风。

    安邑城内的那些半巫都纷纷满是震撼的凝望着圣斧山上空的景象,以至于他们甚至暂时的忽略了城外的大战。

    不过就在圣斧山上空的血色巨斧显现的同时,圣斧山中突然间传出一声‘轰隆’的巨响,紧接着,整座圣斧山都剧烈的震颤了一下。

    下一刻,圣斧山的半边山体突然间在一阵剧烈的轰鸣声中猛然坍塌,无数的碎石‘哗啦啦’的滚落下来……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安邑城内正凝望着圣斧山方向的那些半巫一阵惊愕。

    而此时,圣斧山巫殿内,那几名原本在主持血祭的巫祭却纷纷口吐鲜血的倒飞了出去,倒在了地上。

    他们满是吃惊的望着前方那座此时泛着浓烈幽森光芒以及一层淡淡暗红血光的幽暗祭坛,上方的那柄血色巨斧的虚影已经轰然崩溃。

    至于那一柄造型古朴粗犷的巨斧则不停‘嗡嗡’的激烈颤鸣。

    它所释放出的深邃玄光似乎已经有些压制不住从幽暗祭坛内释放出的那些幽光和血光,甚至有一缕缕幽森的气息缓缓地从幽暗祭坛内弥漫出来……

    此时的幽暗祭坛震颤得格外的剧烈,幽森的光芒与暗红血光愈发的浓烈,逐渐的将圣斧释放出压制着幽暗祭坛的那些玄光顶开。

    而幽暗祭坛上所铭刻的那些密密麻麻的诡异符文和纹理都纷纷不断地闪烁着。

    无论是倒在地上的那几名巫祭还是周围其他的那些巫殿圣徒都能够清晰的感受到一股恐怖的气息正从幽暗祭坛之中弥漫出来,仿佛有什么可怕的存在要从那幽暗祭坛之中冲出来一样。

    那股气息虽然还并不强烈,但是却让在场的所有巫祭与巫殿圣徒们都感到一阵的心悸,乃至是颤栗!

    “不好!肯定是幽界那边有恐怖的存在正在强行冲击幽界通道,必须得想办法马上镇压住,否则圣斧必然会被幽暗祭坛的力量冲开,届时那个恐怖的存在立刻就能够通过幽暗祭坛降临于此!”

    其中一名巫祭大惊失色的叫道。

    他身旁的另外一名巫祭却是一阵苦笑,浑然不顾嘴角那粘稠的鲜血,一脸惨然的说道:“现在还能有什么办法,献祭仪式被幽暗祭坛传递出来的力量强行打断,我们现在根本无法将刚刚血祭形成的圣斧力量接引下来。”

    “咳,咳咳!”

    另一名巫祭猛咳出了几口鲜血,道:“要是之前大巫祭没有离开就好了,有大巫祭坐镇于此,刚才从幽暗祭坛中突然传递出来的那股力量,以大巫祭的实力肯定能够承受得住。而不至于像我们几个一样,直接被其重伤,以至于献祭仪式被打断,连血祭形成的圣斧力量都无法再接引下来……”

    又一名巫祭惨笑道:“谁又能想到幽暗祭坛中会突然传递出这么一股强横的力量。能够从被封闭的幽界通道之中,透过幽暗祭坛,并冲破圣斧的压制传递出这样一股强大力量的存在,恐怕就算不是幽界新诞生的幽帝,必然也是幽圣级别的存在。”

    最初说话的那名巫祭却是摇摇头,道:“绝不会是幽圣,幽圣虽强,但以巫殿的上古记载来看,幽圣级别的力量还远达不到如此恐怖的程度。”

    “毕竟圣斧可是巫神留下的巫器,除了与巫神同级别的幽帝之外,应该没有什么存在发出的力量能够在穿过封闭的幽界通道和幽暗祭坛后还能够冲破圣斧的力量封锁重伤我们。”

    这番话落下,其他几名巫祭脸上的神情顿时更加苍白起来,都不由自主的露出几分绝望之色。

    “幽帝,幽界如果当真诞生了新的幽帝,这幽暗祭坛还能镇压得住吗?除非是巫神复生,否则……”

    一名巫祭一脸惨然的呢喃道。

    另一名巫祭道:“必须立刻将这边的情况通知大巫祭,或许大巫祭会有什么补救的手段也未可知。”

    “通知大巫祭……这谈何容易。之前不是有回报说大巫祭此时已经与幽族统领在深空之中激战了么?这种时刻如何通知大巫祭?”

    “何况,就算通知了大巫祭,可一旦大巫祭撤回安邑城内,那么正在成为的那数百万族人又当如何?没有了大巫祭的牵制,以幽族统领的实力,便是巫王和几位天侯只怕都……”

    “唉!”

    一名巫祭重重地叹了口气,道:“是啊,一旦大巫祭撤回,那么其他族人也必须撤回城内,否则只能沦为幽族统领屠杀的对象。只是,这仓促间混战中的数百万族人如何能说撤回就全部撤回?”

    “而且,一旦族人们撤回城内,那么城防结界就将彻底暴露在幽族的攻击之下。以幽族统领的实力,再加上数百万幽族战士,恐怕用不了多少时间,城防结界就会被攻破。届时,整个安邑城都将沦陷,而幽族统领也必然会直接杀入圣斧山中,破除圣斧对幽暗祭坛的镇压……”

    几名巫祭彼此相视一番,俱是一阵叹息。

    “可若不将此事知会大巫祭,只怕马上这幽暗祭坛就将冲破圣斧的镇压,届时幽界通道重启,大量的幽界大军就会立刻降临于此,那后果……”

    这名巫祭的话让另外几名巫祭再次一阵默然。

    片刻之后,另一名巫祭轻叹道:“不管怎样,还是先想办法将此事通知大巫祭吧。至于最终如何抉择……就只能看大巫祭了。”

    “唉……难道,当真是天要亡我半巫一族?巫神在上,恳请您庇佑您的后裔们吧,否则,半巫一族只怕真的是在劫难逃了……”

    一名巫祭忍不住悲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