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章巨臂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在几名巫祭命令一侧的几名巫殿圣徒想办法去将幽暗祭坛这边的情况禀告大巫祭的同时,那座幽暗祭坛上的符文和纹理闪烁得愈发频繁,释放出的那些或幽森或暗红的光芒也更加明亮耀眼。

    幽森的气息不断地从祭坛中涌出,很快已经弥漫了整座祭坛。

    而圣斧所释放出的深邃玄光此刻已然被挤压得退缩到了距离祭坛数米的高度,虽然暂时来说,幽暗祭坛的力量还未彻底冲破圣斧的镇压,但是从眼前的情形来看,显然圣斧已经支撑不了多久。

    重伤的几名巫祭满是紧张与不安的盯着幽暗祭坛与圣斧的情况。

    在他们的注视之下,幽暗祭坛突然间开始一下一下的猛颤了起来,每一次猛颤,幽暗祭坛释放出的力量就增强一分,上方圣斧镇压的力量也就被逼退一分。

    眼睁睁的看着圣斧的镇压力量不断地被逼退,甚至渐渐被反压制,那几名巫祭脸色都愈发苍白了起来。

    “圣、圣斧的镇压恐怕真的支撑不了多久了……”

    其中一名巫祭忍不住颤声叫道。

    另外的几名巫祭眼神中都不由得流露出了几分惊惶与绝望。

    可是,对于这一切,他们却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事态的逐渐朝着不可收拾的地步发展……

    另一边,几名冲出巫殿的圣徒也纷纷满是焦急的冲出了安邑城的城防结界,飞入深空之中找寻大巫祭的踪影。

    只不过此时大巫祭正与幽族统领都为了避免他们的攻击波及到下方的自己人,是以直接将战场放在了距离安邑城很远的深空之中。

    那几名巫殿圣徒不过是相当于合体期的实力,在这个世界他们的‘神念’同样被极度的压制,只能延伸到那么区区十余公里的范围,想要找到大巫祭的位置,就只能凭运气。

    然而,此刻巫殿幽暗祭坛那边的情况已经不等人……

    随着幽暗祭坛上方的圣斧力量不断受到压制,幽暗祭坛中弥漫的幽暗气息愈发的浓郁,祭坛上所泛着的暗红血光也愈来愈盛。

    在那几名巫祭的目光之下,幽暗祭坛上的那些符文和纹理开始缓缓地旋转变幻了起来,一股莫名的力量在幽暗祭坛中激荡着。

    已经将圣斧力量驱离的那一片空间不知不觉逐渐呈现一种淡淡扭曲的涟漪。

    看到这一幕,几名巫祭眼中开始浮现出了惊恐之色。

    其中一名巫祭忍不住失声大叫道:“幽暗祭坛已经被启动,幽界通道即将要被开启了!”

    另外的巫祭脸上露出了惨笑的表情,满是悲愤的道:“真的是天要亡我半巫一族,天亡我半巫一族啊!”

    这名巫祭的声音中充满了深深地不甘与悲彻,同时更多的却是一种颓然无力与无可奈何……

    “诸位,现在幽界通道打开在即,马上幽界大军便会从此杀入,既然我们无力阻止这一切的发生,那么,就让我们以自己的血躯让那些幽界恶鬼知道,我半巫一族便是经历了亿万年的岁月,也依旧无愧于巫神后裔的荣耀!”

    一名巫祭强撑着重伤的身体有些艰难的从地上爬了起来,身形一如既往的挺拔而笔直不屈!

    听到他的话,另外的几名巫祭也纷纷从地上爬起,相继惨然的笑着,毅然决然的道:“事已至此,那么就让我们守住巫神,守住半巫一族最后的荣耀吧!”

    “只有战死的半巫,没有弯腰苟活的半巫!”又一名巫祭狠狠地咬着牙,狂吼道。

    他的话立刻引起了其他人的共鸣,偌大的巫殿内,几名重伤的巫祭纷纷高呼了起‘巫’的喊声。

    巫殿内一声声回荡的‘巫!巫!’代表着他们内心最坚毅的决心,和不屈的意志!

    在他们的高呼声下,幽暗祭坛上方圣斧的力量已经被压制得退缩到了数十米的高度,整座祭坛数十米的空间内都已经充斥着那些幽森阴冷的气息。

    扭曲的空间也渐渐变得深邃起来,似乎一条幽深的通道正在出现……

    巫殿之外。

    安邑城中的那些半巫望着圣斧山上空的那一柄完全停住,一动不动的血色巨斧,微微有些惊愕。

    按照以往的情况,对圣斧进行血祭之后,所形成的血色巨斧不都是会受到接引落入‘圣斧祭坛’中的吗?

    怎么这一次……这柄血色巨斧却这么久也都没有了动静,就那么停在半空中。

    尤其是圣斧山那边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连山体都坍塌了好大的一块,而且那剧烈的震颤连整座安邑城都不停地在震动。

    安邑城内的半巫忍不住纷纷议论了起来。大部分人的言语和神情中都不免透着几分忧心忡忡。

    从种种异状来看,似乎圣斧山那边的情况确实是非常的不妙。

    再加上眼下城外正在大战,所有的半巫,无论是老弱还是妇孺都纷纷升起了一种紧张与不安感。

    然而他们却又无法得知圣斧山内究竟出了什么事,只能是干着急的不时抬头凝望圣斧山的方向,心里暗暗地祈祷一切能够尽快的平息,能够安然无恙!

    那些半巫的祈祷显然并没有什么作用。

    巫殿中的幽暗祭坛上方的空间已经扭曲到了极致,甚至已经形成了一道密集的漩涡。不过,在那扭曲空间的中央,一条隐约的通道也在逐渐地扩大延伸,并且一点点的趋于稳定。

    而大量的幽森气息也不断地从那一条渐渐稳定下来的通道之中涌出,不仅弥漫了整个幽暗祭坛,同时已经开始朝着祭坛之外扩散。

    圣斧的力量已经被压制到了极点,只剩下了正上方还能暂时勉强的支撑一阵,四方边缘已然完全崩溃。

    “吼!”

    就在这时,突然一声充斥着兴奋、喜悦的咆哮从幽暗祭坛上方形成的空间漩涡通道之中传出。

    紧接着,就见一条粗壮无比,肤色青灰,指甲格外的长利,几乎塞满了整条通道的手臂蓦然探了出来,一把抓着那条通道的边缘便是狠狠地一扯!

    轰隆!

    随着一声闷雷般的轰鸣响起,那条通道一阵剧烈的颤动,扭曲的空间也高频率的震颤了一阵。

    然而,过了那么瞬息后,那条通道竟然真的就这么被生生的拽宽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