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远古的呼唤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因为有安邑城的城防结界阻隔,是以正在城外激战中的那些半巫战士以及幽族战士都并没有留意到安邑城内的圣斧山的异动。

    数以百万计的双方战士依旧在浴血厮杀着,安邑城外的大地已被无尽的鲜血染红,遍地都是战死的半巫与幽族战士的尸体。

    而在深空之中,那些之前从巫殿中冲出来,前来寻找大巫祭,向其通知幽暗祭坛异变情况的巫殿圣徒此时仍然还在四处找寻大巫祭的踪影。

    他们也根本就不知道幽暗祭坛那里此时再次发生了更加不可预测的变故,连几位巫祭都全部粉身碎骨,化作了血雾殒命。

    数十名巫殿圣徒四散找寻,终于有一名巫殿圣徒xing yun的发现了大巫祭与幽族统领激战之处的动静。

    于是他连忙迅速的飞了过去。

    只是大巫祭与幽族统领之间的战斗余波确实强烈,那名巫殿圣徒顶着余波勉强靠近到自己神念能够企及到大巫祭所在位置后,立马就给大巫祭传音,将幽暗祭坛的情况向他汇报。

    本来正与幽族统领激战的大巫祭突然听到幽暗祭坛那边出现状况,顿时一阵大惊。甚至惊乱之下,差点被幽族统领的攻击给击中。

    好在大巫祭及时反应过来,连忙挡住了对方的攻击。

    不过,此时大巫祭的心思显然已经乱了,心里惦记着幽暗祭坛那边的情况,已是有些无心恋战。

    幽族统领显然也已发现了靠近过来的那名巫殿圣徒,虽然他没有听到那名巫殿圣徒对大巫祭的传音,不过,从大巫祭此刻的反应,他已然猜到必然是出了什么状况,这才让大巫祭突然有如此大的反应。

    立时间,幽族统领望着大巫祭的目光中异芒闪动,心中不禁暗道:“看来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幽帝已经在开启幽暗祭坛的通道,否则,还能有什么事情能够让半巫族的大巫祭如此惊慌失措。”

    想到这,幽族统领对大巫祭的攻击立即更加的猛烈了起来。

    被幽族统领死死缠住,大巫祭可谓心急如焚。他很清楚一旦幽暗祭坛冲破圣斧镇压的严重后果,他非常迫切的想要立刻赶回巫殿去。

    可是,幽族统领的猛烈攻势和纠缠却让他根本无法脱身。

    ……

    就在大巫祭焦急不已的同时,圣斧山中,巫神虚影与那条巨大的手臂的争锋也达到了极致。

    巫神虚影不断地催动着圣斧的力量想要压制住那条巨臂,可是,那条巨臂的力量却也强横得可怕。

    而巫神虚影,说到底只不过是当年巫神陨落之后,将那么一道残念烙印在圣斧之中,借助圣斧的力量一直残存至今。

    这么一缕残念本身又能拥有多少力量呢?

    事实上,他此刻能够与那条巨臂抗衡僵持住完全是凭借的圣斧本身的力量。

    这圣斧毕竟是‘巫神’当年使用过的巫器,即便只是‘巫神’的一缕残念也足以激发出圣斧十分庞大的力量。

    只可惜,残念终究只是残念,固然他能够激发圣斧非常强的一部分力量,但他本身却非常脆弱,根本无法承受太强烈的冲击。

    如果他所面对的是一个并不那么强悍的存在,那么凭借他所激发的圣斧力量已经足以将对方斩杀。

    但是,此刻巫神残念所面对的乃是幽界的新一代幽帝!

    即便幽界的这位新幽帝也并没有真身完全降临这个世界,仅仅只是一条手臂通过幽界通道与幽暗祭坛相连,穿越了两个世界的屏障,探入了这片天地,一身力量同样只能发挥出或许连百分之一都不到,但也不是一缕巫神残念激发部分圣斧的力量就能够轻松对付的。

    而在双方力量的激烈冲撞激荡之下,巫神的那一缕残念显然有些支撑不住,就如同风中火烛那般,微微的摇曳浮摆,不时的震颤晃动。

    安邑城内的那些半巫显然也能够隐约的感觉出那道巫神虚影似乎有些情况不太妙,一时间,所有的半巫都忍不住露出忧虑之色,充满了担忧和紧张。

    巫神虚影继续与幽帝的巨臂僵持了片刻之后,巫神虚影震颤得更加剧烈了起来。看那情形,似乎随时都有要涣散的迹象。

    这更是让安邑城内的那些半巫心头一紧,整颗心都不由自主的揪了起来。每一个半巫都屏住了呼吸,紧张的凝望着巫神虚影,忍不住在心中暗暗地祈祷。

    虽然他们都还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看到那条巨大无比的手臂竟然跟巫神虚影在争斗,而且那条巨臂周围所弥漫的那些幽森、暗红的气息与城外的那些幽族恶鬼如出一辙,不用想也知道,那条巨臂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东西,甚至极有可能与那些幽族恶鬼有关!

    在安邑城内所有半巫都紧张祈祷之际,震颤得愈发剧烈的巫神虚影突然间张口大吼了一声,双手握住了圣斧,须发皆张,怒目圆睁的猛然举起圣斧,朝着幽帝的那条巨臂狠狠地一斧抡了下去。

    轰!

    一声震天的巨响传来,仿佛整个天地都剧烈的震颤了几下。

    紧接着,幽帝的那条巨臂被巫神虚影这么狠狠地一斧直接给劈得猛砸在了地上,整个幽暗祭坛都‘轰隆隆’的剧烈颤动了起来。

    甚至,那条巨大的手臂上出现了一道细长的口子,一缕暗红的鲜血缓缓地从那道伤口中渗出……

    不过,也仅止于此,那条巨臂并没有受到更多的伤害。

    而且,这一道伤口似乎反倒是激起了那位幽帝的愤怒,那一条通道之中传来了一声震怒的狂吼,紧接着,那只巨臂再次凶狠的朝着巫神虚影猛抓了过去……

    却说巫神虚影在将幽帝手臂震退劈伤后却是一反常态的没有继续挥动手中的圣斧去攻击那条幽帝手臂,反而是目光望向了安邑城西北方向。

    他的眼眸显得无比的深邃而明亮,犹若星辰日月。

    这时,巫神虚影蓦然深吸了一口气,紧接着,面对着安邑城西北方向,也就是半巫一族正与幽族恶战的方向,圆睁着双眼,发出了一声仿佛来自远古蛮荒的呼唤与狂野怒吼,“昂……”